【丝路海潮音】16:道元

2019-01-07 15:49阅读:
文 / 本性禅师
公元1227 年,道元禅师东归日本,为日本禅宗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中国汉传佛教八宗,以禅宗进入日本最晚,却是影响最大的宗派之一。
如果说南都六宗、平安二宗分别是奈良与平安时代佛教的代表,禅宗堪称为日本镰仓佛教的代名词。
禅宗思想进入日本的时间很早,前文提及的日本法相宗一传祖师道昭,被认为是最早将禅法传入日本的人。在日本民间,达摩祖师很早就被奉为神灵。传说,达摩祖师曾化身前往日本,开导并协助圣德太子在日本弘扬佛法。到了平安时代,也不断有日僧来华跟随禅门尊宿学禅弘法。
但禅宗的全面传入,则要算是在镰仓时代。这一时期,除道元外,还有中国禅僧兰溪道隆、兀庵普宁、无学祖元、一山一宁,日本僧人明庵荣西、无象静照、南浦绍明等。他们活跃在中日之间,以禅的话语构建起两国的文化桥梁,直至今日,禅在中日佛教乃至普通民众生活中,都占据着不可忽略的重要地位。
道元禅师出生于日本京都的一个上层贵族家庭,俗姓久我。但道元三岁丧父,八岁丧母,坎坷的经历让他很早就打定了出家的想法。他拒绝了担任摄政的养父让他出仕的打算,在十四岁那年,赴比睿山随第七十代天台座主公圆大师出家。
但在比睿山潜修多年后,道元对天台教义始终觉得有所疑惑。后受人指点,道元前往京都建仁寺求教有“日本初传禅宗第一人”之誉的荣西。荣西本为日本天台宗寺门派僧人,曾先后两次入宋,巡礼天台圣迹,甚至希望可以寻找机会前往印度朝圣。但在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临济宗黄龙派的高僧虚庵怀敞,不禁油然生敬,随行侍奉,参禅学法,并得到怀敞的印可,将这一支禅法传回日本。荣西久浸台、密,所学甚广,其禅法实为台、密、禅三宗并弘,因而也被认为是“兼修禅”。
道元来荣西处参学不久,荣西即圆寂了,道元又追随荣西的弟子明全学习禅法。明全是荣西门下唯一专弘禅法的人,这给道元也带来极大的影响。公元1223 年,明全准备渡华求法,将已在门下学习六年的道元也一并带上,来到当时处于南宋时期的中国,开始二人的参学之旅。
【丝路海潮音】16:道元 荣西禅师开山的圣福寺有“扶桑最初禅窟”之称
明全与道元二人来到中国后,投入宋代禅宗五山之一的宁波天童山求学。二人先参临济宗杨岐派的无际了派禅师,未能相契。道元寻师未果,深感失望,打算回国潜修。正当他要登舟之际,忽闻曹洞宗高僧长翁如净禅师入主天童山,于是赶忙折返,拜在如净禅师门下。
如净禅师是中国曹洞宗历史上的著名高僧,有南宋曹洞宗殿军之誉,其身长而豪爽,因而得“长翁”之号。如净禅师不慕名利,曾获赠皇帝赐予紫衣,却一生不曾穿戴。其禅法宗风一语蔽之,即是“只管打坐”。其禅风一反曹洞宗传统上的从容绵密之风,见处高迈,别具一格。
道元与如净相见时,如净禅师已六十多岁,但依然丝毫不减其威严。如净对道元深加教诲,在他的钳锤下,随参不及三年,道元便已了脱开悟。如净显然也对这位来自东瀛异域的弟子极为满意,将曹洞传法信物悉数尽付这位异域僧人。此时,明全早已在天童山入寂。
公元1227 年,道元偕明全的遗骨回国,临别前如净禅师谆谆教诲,嘱托其“归国布化,广利人天。莫住城邑聚落,莫近国王大臣,只居深山幽谷,接得一个半个,勿致吾宗断绝”。这番话,深深影响了道元禅师的一生。
【丝路海潮音】16:道元天童如净禅师道影
道元回国后,先将明全遗骨葬于京都建仁寺荣西墓侧,接着整理自己的思想,打算在日本传授所学禅法。他著《普劝坐禅仪》,发出开教立宗之宣言。他反对兼修禅仅将坐禅视为单纯的修行手段,强调禅法之殊胜,乃是究尽菩提之修证。后来,道元离开建仁寺,依如净禅师所言,来到郊外几近荒废的极乐寺建造别院,导众传禅。
公元1243 年,道元离开京都,效仿天童山,在越前伞松峰建立吉祥山永平寺。道元与当时大部分来华求法僧人不同,他归国时未并携带中国佛教经典,自言“空手还乡”,只以平常的禅僧本色化度众人。当时在日本影响极大的早期禅宗流派达磨宗,在得见道元禅师的高风后,门下俊彦纷至来投,其中就有承继道元衣钵的日本曹洞宗二祖怀奘、三祖义介等。
在道元的身上,随处都彰显着天童如净禅师带给他的影响。他将如净禅师尊称为“古佛”,将如净禅师的一句“只管打坐”发挥得淋漓尽致。道元认为,坐禅不仅是一种修行法门,庄严的坐禅者本身就是佛性的体现。因此,坐禅,是修行,亦是度化,是精进无间,亦是积功累德。
道元还坚持如净禅师所训,坚持远离国王大臣。他拒绝了当政者北条时赖捐赠的大量土地田产,将劝说接受权贵资助的弟子逐出山门。后来,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了天皇赐赠的紫衣后,也一如其师那样,终其一生未曾使用。
公元1252 年,五十四岁的道元已入重病。此时,离他的恩师天童如净禅师圆寂,已有二十四年之久。天童如净禅师临终时曾有一偈:“六十六年,罪犯弥天。打个跳,活陷黄泉。咦,从来生死不相干。”故此,道元也作了一偈:“五十四年,照第一天。打个跳,触破大千。咦,浑身无觅,活陷黄泉。”
道元禅师在兴建永平寺时,曾以佛陀降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之事相喻,豪言道:“天上天下,当处永平”,发愿以永平道场,继佛慧命。其一生严格恪守中国禅宗古风,追慕百丈遗范,拒不向当时的环境妥协,展现出了卓绝的人格魅力。
【丝路海潮音】16:道元道元禅师开山的永平寺是日本曹洞宗两大本山之一
孤傲自守的永平道元,与豪迈不羁的天童如净,一水之隔,一带相连,二人所坚持枯淡修行的高洁风骨,交相辉映,熠熠生采。道元曾有佛偈:“古佛修行多有山,春秋冬夏亦居山。永平欲慕古踪迹,十二时中常住山。”此山,是灵山,是天童,是永平。笔者心中的两座大山:师公圆瑛大师与恩师明旸禅师,两师曾先后住持天童山,笔者无时不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