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性禅思录】384:佛教与青年

2020-05-06 17:41阅读:
文 / 本性禅师
佛教,是年轻人的信仰,更是年轻人的事业。也就是,佛教与青年特具胜缘。
佛教的创立者,释迦牟尼,不爱江山,不当国王,29岁时,就放下王子的桂冠,出城入山,苦行修道。
佛陀的两大上首弟子,为三十多岁出家的迦叶,十九岁出家的阿难。佛经能够流传下来,就因阿难长期随侍佛陀左右,又记忆超群。佛灭度后,迦叶主持,阿难口诵,佛陀圣典,结集出来。
观音菩萨的信仰,于华人世界,深入人心。“户户观世音”。该菩萨座前,就有两大青年人,即童男童女,是观世音菩萨的很好帮手,不仅欢喜,而且可爱,与众生特有缘份。
罗睺罗,是佛陀出家前的儿子,也是少年出家,后来,成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密行居首。
我很敬佩佛教中的善财童子,据《华严经》说,他遍访善知识,共五十三参。他还得到智慧法王子文殊菩萨的指点,多么有幸呀。
玄奘大师是中国佛教唯识宗的创立者,他13岁就出家,27岁就开始西行求法,在印度,终成大乘人眼中的“大乘天”,小乘人眼中的“解脱天”。直至今天,还无人可及其在佛教造诣及贡献上的高度、深度、宽度与远度。鉴真大师,亦是如此,他14岁就出家,后来,弘律于日本,成为“日本文化之屋脊”。同样的,还有慧能与怀海等等。
慧能大师创立中国禅宗,他是24岁入寺修学,据说39岁出家。他将印度佛教从理论上中国化,影响至今。怀海大师,创丛林清规,有说是幼年出家,也有说二十岁出家。他将印度佛教从戒律上或者说制度上中国化,通用至今。
近现代四大高僧:虚云禅师19岁出家;圆瑛禅师19岁出家;印光长老21岁出家;太虚法师16岁出家。虚云传人本焕禅师,22岁出家;圆瑛传人明旸禅师,15岁出家。
国时期的《荀子·劝学》有语:“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宋代的刘斧,于《青琐高议》中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
清朝的赵翼,有《论诗五首》,其中有首曰:“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从这三位前人的词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前人的基础上,一代人会有一代人的创新创造,一代人会有一代人的成长进步,从来无需以前人否定后人,站在前人肩膀上的后人,随时都有可能比前人更高。
以上的诸佛菩萨,祖师圣贤,让我想到今天的中国佛教,尤其中国的佛教青年,或者说,中国的佛教新青年。
时空因缘,中国佛教的今天:二十世纪40与50年代出生的僧人,他们是复兴的一代,但已寥落晨星。60与70年代的我们,是过渡的一代。而80与90年代出生的你们,将是中兴的一代,可惜也是屈指可数。可见,佛教的传承与未来,堪忧。因为,继承者数量缺乏。正因如此,教育与保护好80与90年代的佛教新青年,显得尤为重要。
已故领袖曾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磅礴,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而今,世界正处于大变局时期,中国正处于大复兴时期,中国与世界,给这个时代的佛教新青年,提供了广阔的天地与舞台。每个时代,需要每个时代的文化创造;每个时代,需要每个时代的教育创新。每个时代,需要每个时代的慈悲者拯救苦难;每个时代,需要每个时代的智慧者解脱烦恼。每个时代的青年,皆被赋予他新的历史使命;每个时代的青年,皆被赋予他新的现实担当。因为,每个时代,皆有每个时代的因缘根机与因缘果报。为此,每个佛教新青年,在这个日渐崛起与日趋盛世的新时代,只要心有大愿力,胸有大格局,眼有大视野,身有大行动,便有大机遇,就有大未来。你们,将会是这个伟大优秀民族走向高度富强与这个伟大文明国家走向高度繁荣的参与者、见证者、助力者、创造者。
新时代有着新青年的丰厚土壤,新青年的丰厚土壤,定当成就新青年的绚丽梦想,值此五四青年节之际,之于佛教,我们期待着新一代的玄奘、鉴真、慧能、怀海在新时代的佛教新青年中,有如春笋,破土而出,节节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