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我的僧涯,该留下点什么?

2020-09-07 09:49阅读:

本性禅师

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关注
《佛说四十二章经》的第一章,有语:“辞亲出家,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曰沙门。”明朝憨山大师在《梦游集》中,引用了该语,直指做为出家沙门,离欲为第一行。认为,如心醉五欲,便无法出离。那样,便是外欺其人,内欺其心。这教示,很震憾我。
比丘本性,1965年出生,1985年剃度。由于根机浅薄,悲智难运,福德难俱,一直在学修的路上,进退失据。由于常驻过一些丛林、院校,有些同参与同学,知道他们,学修日进,左右逢源,我是相当的羡慕,同时,也非常的汗颜。为此,我每天于晨起立愿,发下当天与未来之誓,自我加持,祈诸佛菩萨加被;更于入睡前省思,反省、自省、惭愧、忏悔当天与过往的过错。
本人恩师明旸长老,生前,对本人有两大期许,一是期望本人做个悲天悯人的僧人,二是期望本人做个解行并进的僧人。一直以来,比丘本性,以此做为僧涯座右铭。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本性自知,于大千世界,万象人间,自己只是一只蚂蚁,或一只蜜蜂,或一只飞蛾。缘木过河,向花而去,甚至赴火。生命瞬息,而且渺小。只是,我也很欣慰,乃至很知足。毕竟,如蚁,努力着,冒险着;如蜂,追求着,梦想着;如蛾,奉献着,牺牲着。
佛陀说,如是因生如是果。无论圣贤,还是愚夫,走过就有足迹,做过就有痕迹。平凡如我,我的僧涯,该留下点什么?我是一个僧人,我是一介书生,依着我的本业,我的本份,我想着,我或许还可以留下一些文字,记录这个时代的僧人,记叙这个时代的自己。
比如,我自己,我的出家,我为沙门,我为了什么?想做些什么?自己总结一下,就是:倡导心灵非暴力;致力以佛心导正人心,回归信仰,以佛道辅正世道,重建道德;弘扬慈悲、智慧、忍让、包容、自省、忏悔、中道、圆融、和合、共生;专注心灵修证、心灵文化、心灵教育、心灵慈善;宗于中华禅;践行南北传佛教交融,东西方文明对话;促进重返佛教轴心时代,再现佛陀荣耀时光;推动全球伦理构建;实现苦难的拯救,烦恼的解脱。
为此,剃度以来,教务之余,延续出家前的爱好与习惯,喜欢读些书与写些文章。虽然,这些拙作的思想与水平,连我自己都不敢恭维。可是,因缘所在,性情所致,所以,也就有惭有愧,却无怨无悔,陆陆续续,将之辑录于此,做为本人感恩、敬畏、自省、结缘之人生的一个部分,不求与舍利同辉,不惜与书本同尘。
比丘本性
序于福州
芝山开元寺灵山堂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