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本性禅思录】388:欲望狮子岩

2020-10-12 10:34阅读:

本性禅师

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关注
文、本性禅师
曾经痴绝处,最痴在锡兰。
在锡兰,嵌入我心灵最深处的,一为千载佛牙寺,二为千年菩提树。这两者,皆为佛教圣地圣物。此外,有处狮子岩,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感慨满怀。
我曾六上狮子岩,这岩之奇迹,给我最大震撼的是:自然、视野,王朝、欲望,以及艺术与救赎。
遥望狮子岩,是天空之殿,是云上之城,是远方的海市蜃楼。沧桑的路,坎坷的岩,神秘的护城河,凄凉的皇家花园,斑驳的枯树,蹒跚的老人。似乎,这一切已然过去,却又在眼前。
从三十多岁,到五十多龄,攀登,比丘本性,一直未曾停歇。小径,橘红色危岩,时宽时窄,堵在其中,第二个人便没有了道路。或许,他可以停留,仰望高阁,俯瞰奇景。当然,有心攀登,便无心堵在其中。当我一路栈道,战战兢兢,登上岩顶,袈裟临风,极目四野,苍绿无际。脚下的狮子岩不语,古王城不言,头上的云飘过,日照耀。
走在狮子岩上,独坐岩壑,那岩上的王朝,浮现;那岩上的王者,来朝。想那王者,为了王御天下,杀了王者的王,还是父王,还是在他父王于泳池畅游时,他潜入池中,一举弑父,血染池水。从此,他成了新的王。从此,染红的池水,夜夜浸入他的梦乡。从此,他恐惧于他的兄弟为父报仇,为父雪恨,日夜不安。于是,他从都城力迁皇宫到狮子岩上,为安己身,为安天下。
佛陀有言:心安则身安,心安则国土安。可见,王安,天下安,在于心安。监狱与坟墓,未必一定与犯罪和死亡有关。安王,安天下,又岂关乎岩石的高大威猛?
天色灰暗,落日余晖。下得岩来,我心绪难平。子之弑父,自古有之。不想,无论中外,无论古今,历史是这么惊人的相似。想想,真是欲望如火,焚毁父子,也焚毁了这岩上的宫殿与王朝。欲望也如鳄,更撕碎了挣扎着要游过护城河的将士。欲望更是毒汁,毒灭了兄弟的血脉情深,哥哥还是领着异国的大象之群,在狮子岩的视野中,大战本国的狮子们。四面楚歌的岂只中国项羽,卡西雅伯,这斯里兰卡狮子岩上王朝的缔造者,结果,自作自受,退无可退,拔剑自刎于狮子岩畔的沼泽。这不,狮子岩下硕大的狮子爪还是没有抓住王者夺来的一切。
回到狮子岩下,回想岩上壁画与佛台,杀父的王者,不忘在佛台礼佛,他也不忘于岩壁之上浓墨重彩地画上父王生前最爱的妃子群像。那么,杀父的王者,这是为了护佑?还是为了救赎?这只有在此修行千年的僧侣们才知道答案。
2020年9月21日于芝山开元灵山堂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