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本性禅思录】392:活的对了,更要死的对

2021-04-07 10:07阅读:

本性禅师

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关注
文、本性禅师
今日,安居山寺。
陋室之内,甚是温暖。推开木窗,一地阳光。
走在山间小径,时闻泥香花香,虫鸣鸟唱。
山风也柔柔,山云也淡淡。
远足至山巅,盘石散坐,只见四野茫茫。
想起来时道,起伏蜿蜒。那么,猜度回时路,是否一马平川。无论如何,皆是因缘所成。吾没有后悔,也没有遗憾。
我出生的山乡,土地贫瘠。纯朴的父母,见少识狭。因此,似不完美,但非缺点,也非错误,更非罪过。珍贵的是,山乡始终自然生态,环境优美;父母始终本性善良,生性信仰。
我学习的学校,小学时,还有土墙。初中时,教室还漏着风寒。及至高中,便要寄宿,因为,要远离山乡,乘车前往。后来,学习于宗教院校,从专科到本科,乃至漂泊海外,于贫困动荡的国度修学数载。二十年的全日制学习,物资贫乏,但精神丰满,弥补了父母没有遗传给我更多心智之不足,也为今日的继续学习,打下了根基。
我选择的信仰,首先感恩我的父母,以及外婆,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善良。还有,就是与灵祐与空海有关,这一中一外的两位高僧,其精神沁入我的内心与灵魂,我誓愿以之为人生的典范。因为信仰,心灵得以安顿,终极不再恐惧,而且,有了向往。我也因此,不再害怕与亲朋好友、师长同参的生离死别。因为,我相信,挥泪一去,还将挥泪归来,再次把手言欢。
我专注的爱好,如读书,如写作,如练习书法,如旅行山川,让我的深入专业,有了助缘。这也让我于世俗的眼中,于专业之外,平添了些许的所谓雅儒。毕竟,我还只是个僧人,还不是个圣人,我还无法做到不顾世人的口评与无视世人的眼光。我希望,保有僧格之外,还要保有人格,尊严地活在这个世上。
我热爱我的国家,从我一出生,国家就承载了我,保护了我。当我走在祖国街头,当我行在异国山川,当我困顿时,当我欢欣时,无不感受得到国家的力量与温暖。因此,国家的元素于我,浸润着我的每个细胞,我的基因,是中国的基因,我的元素,是中国的元素。尽管,我不完满 , 但国家包容了我,成就了
我。
我是僧人,我知道,佛陀眼中的人生,只有生死。如今,我已知天命,正近耳顺。有谓是,生命的赛道上,没有冠军。最终,我总要被甩出生命的赛道。因此,我也不时回首过去,前望未来。对上半场人生,我是心满意足,知足常乐。我欣然于我的选择,我庆幸于我的坚守。我活对了我的过往人生,我活好了我的过往生命。我生大事,我死亦如。我只希望,活的对了,更要死的对,活的好了,更要死的好。因此,我对生命的下半场,我对终极的远方,更充满憧憬,也就是,我向往我的往生:随顺自然,满是自在,充盈法喜,进入莲邦。
日近西山,月正高悬
循着来时路,欣赏一路景致,我回到寺前的山岗。远望,紫霞掩映,近观,山花烂熳。悠悠然然地,自远而近传来的,是寺里的钟声。
(作者:中国佛协海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福建佛协常务副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