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阁是座城》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人一旦赌了就输了全部

2019-06-11 11:28阅读:
《妈阁是座城》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人一旦赌了就输了全部
遮掩浪漫主义的美好情愫,进行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层拷问。严歌苓小说一旦被拍成电影,总如华丽又锋利的手术刀,解剖人性的复杂。《妈阁是座城》依然如此。暌违大银幕多年的李少红,赋予影片细腻的现实主义笔触,将文艺色彩于与商业属性两者兼容,用轻松不沉重、悦心又赏目的故事,把警世、醒世、喻世三管齐下,告诫着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
“妈阁”,是英语澳门Macao的中文音译。片名准确道出故事发生于东方赌城。一个女人与三个赌徒的情感纠葛,在长达十余年的岁月跨度中上演。时间节点的变换,带动人物历程向纵深延展;女主的前后遭遇,推动剧情的跌宕起伏。出人预料的情节反转,让故事在悬念与惊奇中震荡。各色人物因赌负债来赖账,在金钱与欲望面前呈现各样的人性表演,看得人乐不可支又触目惊心。 《妈阁是座城》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人一旦赌了就输了全部

作为影片的核心人物,梅晓鸥拥有三种身份:赌场叠码仔、情感受伤的女人、独立坚强的单身母亲。故事讲的就是她的求爱谋生。身为叠码仔,她既是旁观见证者,看着赌客或悲或惨的命运轮转,同时又是赌徒引入歧途的领路人,给参赌者提供方便之门。一系列画面显示她游走在赌场内外,靠着放债与讨债来维持生计。一趟北京的匆匆之行,结识两个特别优秀的男人。这看似人生小插曲,竟给她日后带来生活大麻烦。
气度不凡的地产商段凯文,享受掌控物欲的快感,赌桌上屡战屡胜;才华横溢的雕刻家史奇澜,找寻新鲜的生活刺激,初涉赌局便泥足深陷。前者是梅晓鸥精心发展的赌场客户,后者是她刻意禁止的耍钱之人。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并非表露的女主在看人下菜碟,完全是她判定厂商超级自控有节制,艺术家意志薄弱难自禁。而角色的精明有心机和善良有爱心,得以在情节中初步勾勒。 《妈阁是座城》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人一旦赌了就输了全部
这楚楚动人的女子,为何干上赌场掮客这血淋淋的职业?那闪回画面的浮光掠影,映现一个女人往昔的情感创痛。小市民丈夫卢晋桐沉溺赌博抛妻弃子,单亲妈妈为了养孩子在赌场谋生,看遍形形色色的赌徒。如此经历导致梅晓鸥成了矛盾的复杂体。一方面憎恨赌博,另一方面又寄生于赌场。明知赌徒无信用可言,但又幻想赌徒能有不骗亲朋的良知未泯。剧情大体是沿着梅晓鸥与几个赌徒周旋的节奏展开。她一边对段凯文追债讨债,一边对史奇澜倒贴金钱来相助,还要面对身患绝症的前夫来争夺孩子。
久赌必输,不赌为赢。这简单的道路谁都懂,却阻止不了赌徒们踏上倾家荡产的不归路。叱咤商海的段凯文也好,心灵手巧的史奇澜也罢,皆因赌博而债台高筑、迷失自我。曾经风度翩翩、谈吐不俗的商业精英输掉了家产,也赌掉风度与人格,为筹赌资来搏杀,居然把与梅晓鸥十几年的交情当成诈骗筹码,满口谎言来骗钱,理直气壮来赖账。风雅而多情的艺术才子,流连赌场贪恋难离,不但让自己斯文扫地,甚至诱骗亲戚来赌博,以求达到转嫁债务之目的。两人的际遇赤裸裸地揭示赌博的害人害己害家庭、损亲坑友误前途。 《妈阁是座城》钱不可赌博、情不可押宝,人一旦赌了就输了全部
片里的男人在赌钱,而女人在赌情。梅晓鸥一直规劝男人们不要赌,但她在生活是一直在赌。用孩子来赌亲情,渴望卢晋桐给予家庭生活的安定;用家产来赌友情,冒险为段凯文提供金钱担保;用真心赌爱情,无偿助史奇澜重新振作。可她一片真诚难填无情洞,自己反落得伤痕累累。当她把所有的财物与情感化为孤独一注,最终得到却是苦楚的品尝。这个人物的遭遇真是令人可悲可悯、可嗟可叹。
演技派的出场阵容,奠定故事的精彩好看。白百何演绎出另类叠码仔的不唯利是图,以及为情所困。黄觉诠释出天才艺术家误入歧途的堕落。吴刚的表现最为亮眼,把地产富赌场赢钱时的自鸣得意、说谎赖账时的鬼话连篇、沦为阶下囚时的自我催眠,一股脑地显现了出来。而这部很具现实意义,用赌性放大人性,直面当代女性乃至都市人的孤独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