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说起《红楼梦教育话题早有人做过专题研究,已用义理、礼法的望眼镜,望见于居于大清天空上高挂的“科举太阳”,其上活跃着高能的耀斑,宝玉不免纷乱kong惧的磁场,生出了怪癖的“磁暴”,让贾政和先生恐惧及不满,生生地将其da压下去;再环顾一下那所学堂,一入到此,这里的大小学生即刻变身弱rou强shi的猛兽动物,依从“丛林法则”,叫人胆寒,不免替宝玉、秦钟这些傻白甜的小鲜肉们担心、害怕;于是在众人的想象里,那里变成阴森恐bu的所在,翻遍整本的《红楼》,未见私塾有个名号,连宝玉起名不辍也没这个兴趣儿。
本人才疏学浅,没能力宏旨要义地旁征博引,却在疏密有致的文字里,在前后几次上私塾、起起落落物是人非的经历里,看见了宝玉的成长;于是,不揣固陋,借鲁迅先生“三味”书屋之名,动念给私塾起名——“三味”。
所谓三味乃“读经味如稻梁,读史味如肴馔,读诸子百家味如醯醢。”之意,我借用三味之名来谈谈宝玉经受爱的教育、情的教育、理的教育”。人自打生下来,必受父母呵护,并不缺少爱,可是宝玉特殊,自出生就由奶妈喂奶,稍大后就由丫鬟照顾,虽说不缺少父母的关心,祖母的疼爱,但是肌肤相亲的还不是他们,那个“混账”的奶妈李嬷嬷,把抚养宝玉看作买卖,自觉付出多,回报少,便在第八回里不断生事,惹得宝玉迁怒丫鬟茜雪,被撵了出去,这是多么反常的举动,可见硬嘴强手的李嬷嬷,恰如一块鲠骨卡在宝玉喉咙之中。而身边的丫鬟则是宝玉情愿释放爱的对象,尤其是袭人,从小照
顾他,百般为他着想,便是宝玉有一点难受,她便心疼,如此浓烈之爱,便是黛玉也做不到呢!
宝玉跟黛玉从宝钗那里喝酒回来已经很晚了,“原来袭人实未睡着,不过是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怄他玩耍。”不想宝玉因为李嬷嬷吃了宝玉给晴雯留的豆腐皮包子,又偷喝了自己的枫露茶,而大发脾气,将茜雪大骂了一顿、“赶了出去”,这是悬而未决的公案,引得“绛芸轩”里不得安宁,她只好起身解劝,服侍宝玉睡下,与宝玉单独相处的想法就这么着,落空了。
袭人为啥要与宝玉相守,因为今天,宝玉要上学了。在袭人看来,这是宝玉从她身边渐渐离开的起始,眼看着她从小带大的宝玉,就要奔向自己的世界了,而里面绝没有她的参与,“想要给你的思念,将像风筝断了线,飞不进你的世界,也温暖不了你的视线。”估计袭人当时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至日一早,宝玉起来时,袭人早已把书笔文物收拾停妥,坐在床沿上发闷。”
宝玉见她闷闷的,因问道:“好姐姐,你怎么又不自在了?难道怪我上学去丢的你们冷清了不成?”
宝玉这么关心的一问,可不得了,袭人情感的闸门就开始泄洪了,品味她的话,里也不是外也不是,很难抓住重点,这被评论者定义为“长亭之嘱”典自《西厢记》崔莺莺十里长亭送张生赶考。字里行间充满着爱,这不能不让痴的宝玉有所警觉,原来她的爱意沉沉。“你放心,我出外头自己都会调停的,你们也别闷死在这屋里,长和林妹妹一处去玩耍才好。”
不难看出宝玉此时心里充满了对黛玉和袭人的爱,这发自情感的深处,说不清道不明,已经融入到身体之中,须臾也离不开,一个关心他,就是他的空气,一个了解他,就是血液。
袭人之于宝玉如此的重要但是宝玉要修成正果,却不能依赖于关心和爱而是要依靠黛玉,眼睁睁地看着黛玉一步步走向死亡,要把她从自己身上剥离,就像剜下身体上的pi肉,说来残酷,但这就是宝玉的命。
但即便是割皮wan肉,你别以为都能看到,就像小时候,大人带你去拔牙,你大哭不止,旁边的大人连哄带吓唬,直到医生已经把大大的钢钳伸进你的嘴里,你还会被医生轻柔地话语所蒙蔽,“别害怕,叔叔只是看看,不会让你疼得,放松放松”如果你相信了医生的话,真的放松了,那你就倒霉了,一阵剧痛之后,沾着血rou白白的牙已经横陈在铁盘子里了,即便你多怎么哭有多不舍,都晚了
袭人又道:“大毛衣服,我也包好了,脚炉手炉”等等一概杂物,连同揣摩着宝玉的心思而炮制的左右逢源的劝学篇,反正啰里啰嗦给宝玉带了一大堆,很快地,这些嘱托在后面情节里,消散在乌烟瘴气的闹学里,看似夸张多余的袭人不放心,就像那颗带血的牙,被生生现实从宝玉身上拔了下来,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嘲笑着袭人自作多情
说起情,此回却是对“意yin”阐释。草蛇灰线意yin来自第五回警幻仙姑之口,“唯意yin二字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如此,如说红楼是本佛经,至此,宝玉开始经受迂阔怪诡的世道中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之磨砺。
接下来介绍学堂里的人物,“原来这学中虽多是本族子弟与些亲戚子侄”又与学堂中多情的小学生“香怜”“玉爱”,而他们均怀着“不利于孺子的qie慕之意,缱绻羡爱。”
为了辨析宝玉的“意yin” ,将其与薛蟠“龙阳之兴”对照,薛蟠虽未出场,所造成的余波不断:先是学堂学生对金荣对“香怜”“玉爱”独得薛蟠之爱,而自己被弃,颇为不满,现在看他俩又私下里勾扯宝玉、秦钟二人,便欲报复,莫须有的诬陷,助教贾瑞一碗水端不平,平日里,他从香怜玉爱处得些微好处,现在二人没有笼络薛蟠之心的能力,便以为二人故意不进贡,便偏信金荣,数落秦钟、香莲的“不端”,宝玉和秦钟虽在贾府被众心捧月,在学堂里也忍气吞声,不愿与人为难。
此时,一个重要角色出场了——两面三dao的贾蔷,他是贾珍的养子,与贾珍父子二人,关系不清不楚,但见到贾蓉的小舅子秦钟受辱,也不想这么“便宜”下去,假装出恭,在外面挑唆宝玉的书童茗烟,去找金荣麻烦。于是茗烟大摇大摆地走进学堂,当众羞辱金荣,被茗烟激怒的金荣,不打茗烟,却拿起砚瓦照着宝玉打了过去。宝玉不受伤,也是丢了脸。
加下来,出场是李贵,李嬷嬷的儿子,他是真正的教育者。
本来,真正要给宝玉教育的人应该是贾政。就在出来上学前,去拜别父亲时,闻得宝玉主动要去读书,贾政知其必有猫腻,当众众人,斥责宝玉“你仔细脏了这地,靠脏了我这门。”够恶毒的,从这两句话里,我看见宝玉站也不是、靠也不是,低头局促麻木不堪,此时他大概已经顾不上丢人了,只想着赶紧逃离这个阎罗殿。
接着贾政说出宝玉,“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这是贾政作为一个父亲,冷眼观察到宝玉的成长中的收获,说实在的倒是满准确,其中包含着宝玉从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从心底里,贾政是认可这些至情至理部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众清客门人面前,先抑后扬、颇费心思的说出这些不无“夸耀”的话来的,因为他也年轻过,不过这些东西是“毫无用处”的,如果真性情、真灵性的东西多了,必然误了求功名的“正事”,为了贾家,这是万万使不得的,他必须亲手剪灭宝玉性情的火苗。
宝玉的“嚅喏”着,马上要引起贾政真的生气,门客们劝说下,才将宝玉撵了出去,贾政余怒未消,仆人李贵被叫了进去,接着挨骂,面对这种紧张的局面,李贵背了句“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应为“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才将“情”与现实的对垒消弭在贾政和门客们哄堂大笑中。消弭虽然是偶然的、短暂的,却是符合人性的,从中我们似乎看见贾政内心里透露出的一丝亮光,这在《红楼梦》前八十回少有。
李贵是李嬷嬷的儿子,都姓李,但第八回那个冒充“教育者”的李嬷嬷相比,李贵则高明了许多,他无所图,只求能安安生生地守在宝玉身边,别出岔子。
茗烟闯进学堂挑头nao事,学堂一下子陷入混乱,秦钟已经中彩,宝玉也无能为力。此时该有一个权重人物出场了。
“外边几个大仆人李贵等,听见里边作反起来,忙都进来,一齐喝住。呦呦鹿鸣,食野之萍问是何故?”“李贵且喝骂了茗烟等四个一顿,撵了出去。”见到有人撑腰,宝玉摆出主人架势,命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去!我们被人欺负了,不敢说别的,受礼来告诉瑞大爷反派我们的不是,听着人家骂我们,还挑唆人家打我们,茗烟见人欺负我,他岂有不为我的,他们反打伙儿打了茗烟,连秦钟的头也打破了,还在这里念书么?”
这个太爷是贾瑞的爷爷,私塾的先生贾代儒,这里只是宝玉虚张声势罢了,他怎么可能向着宝玉这个“差劲”的学生呢?其次,他把责任都推到助教贾瑞身上,的确有点冤枉贾瑞。
且看李贵怎么说:“哥儿不要性急。太爷既有事回家去了,这会子为这点子事儿去聒噪他老人家,倒显得咱们没礼似的,依我的主意,那里的事情那里了结,何必惊动老人家,这都是瑞大爷的不是,太爷不在这里,你老人家就是这学里的头脑了,众人看你行事。众人有了不是,该打的打,该罚的罚,如何等闹到这个地步还不管?”
首先,李贵不把事情看得有多严重,能这样做、这样想其实很难,像他这样一个身份,出了事肯定找他,翻看整部的《红楼梦》,一出事,下人们便寻机兴风作浪,从中牟利,站队献媚主子,像李贵这样清醒的真是“奇葩”。
他的中心意思是劝告宝玉不要找贾代儒,那样做根本无用,他的原则是“哪儿发生哪儿了!”这就是最基本的应对冲突的策略,他要在这里,为宝玉解决矛盾,首先他指出问题的症结在贾瑞,他让贾瑞出面解决问题。
可是受委屈的宝玉秦钟不同意,不过此时,宝玉已经走上了解决问题的正轨,他提出要处理金荣,因为是他先动手打了人。可是宝玉却又走偏了,问金荣是谁家的,李贵的态度是,“也不用问了,若说起那一房亲戚,更伤了兄弟们的和气。”
正是不出李贵所料,在第十回里,大闹学堂在金荣家掀起了余波。
无事生非的茗烟以藐视的口吻当众说出了金荣的“出处”。李贵忙喝道:“你要死!仔细回去我好不好先捶了你,然后回老爷太太,就说宝哥全是你调唆的,我这里好容易劝哄的好了一半,你又来生了新法儿。你闹了学堂,不说变个法儿压息了才是,倒遂往火里奔。”茗烟方不敢作声。
听了李贵对茗烟的一番教训,贾瑞也醒悟过来,于是逼着金荣赔礼,后来金荣给秦钟磕头赔了不是,宝玉、秦钟等才寻来颜面。
李贵是红楼里少有的明白人,王熙凤处理问题,干巴利索,但是本后都有一个大大的“利”字;探春兴利除弊的改革,是无人能比,但是她缺乏“那里的事情那里了结”的悟性,只愿贾家兴旺下去,看不到任何事情,只有时过境迁,原来存在的条件就不存在了,以至于到了后来,探春的改革反倒成了引起矛盾的dao火索,李贵一时一地为事情的起止,为宝玉寻来了面子,伸张了正义,不能不说,他是智慧的,这也源于他无欲,相信人性中善良,具体事情上,他抓住了事件的重点,讲策略,抓重点。大事化小。
宝玉成为修成正果,不能不说,有李贵这样智者的指点和陪伴,这也是宝玉不能割舍的部分啊!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