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掀开梦幻的纱——与蒋勋先生略辩《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好坏

2020-06-10 02:00阅读:

早安虫子

早起的虫子可以尽情享受着鸟儿的晨歌,它在想鸟儿的嘴正忙着,顾不上吃我!

关注
《凤凰网读书》上,发表蒋勋先生文章,《红楼梦》后四十回 “面目可憎”,本人斗胆跟蒋先生掰扯掰扯。
掀开梦幻的纱——与蒋勋先生略辩《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好坏
自1791年,程甲本《红楼梦》出版,到现在二百多年,其间关于后四十回高下的争论。却是近代的事儿,上世纪二十年代,俞平伯先生与胡适提出“前八十回是曹雪芹所作,后四十回为高鹗所作。”由此,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红学论战。
蒋勋先生评价后四十回,是从冯其庸先生编纂的石印本《红楼梦》开始的。
掀开梦幻的纱——与蒋勋先生略辩《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好坏
1975年,冯其庸先生接受了国务院重新校注《红楼梦》的任务,用哪个版本做底本的问题上,冯先生坚持前八十回以庚成本为底本;后四十回以程本为底本,才有了今天大多数人读的《红楼梦》,也成就了冯先生在红学上的地位。
“在每回的结尾加说明来说出自己的观点,评比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的不同”,蒋勋
先生认为,冯先生的石印本每回多出来的“说明”,是“不太承认后四十回是作者的原稿。”为此,蒋勋先生还列举了几个石印本《红楼梦》中“说明”,来加以说明。
一、写鬼怪
在第一零二回《宁国府骨肉病宰祲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结尾的“说明”中,冯先生说“原作和续作对于鬼神迷信的描写都占有篇幅,但是前后两者却有所不同。曹雪芹笔下关于鬼神迷信的描写,用的是虚笔,似有似无。” “而后四十回鬼神的描写少了‘似有似无’的韵致”。
这一回里,有尤氏过大观园生病,贾蓉请毛半仙占卜测病的情节。
毛半仙这样解读尤氏的卦文的,“这卦乃是‘未济’之卦。世爻是第三爻,午火兄弟劫财,晦气是一定该有的。如今尊驾为母问病,用神是初爻,真是爻动出官鬼来。五爻上又有一层官鬼来,我看令堂太夫人的病是不轻的。”

掀开梦幻的纱——与蒋勋先生略辩《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好坏 用六爻法分析毛半仙之卦的示意图
本人不懂占卜,从资料中闻得占卜用了六爻法,且毛半仙解释似有误,从上图看,第五爻是“子孙未土”,半仙说“五爻上又有一层官鬼来”,官鬼应该是第一爻。从卦的图上,得出这样的结论,似有些直白简单,毕竟半生行走江湖,怎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
其实,毛半仙的本事不在卦算得怎么样,而在于他深谙人性和洞察人们心理,半仙说“官鬼是忧愁的象征,子孙却是福神、解忧之神,在解忧之上推出官鬼,只因官鬼与父母有关,他不过是想将“病灾”引到贾珍身上只有贾珍的祸福,才是宁国府的关键,尤氏既不是贾蓉的生母,也无关大局,为了求得贾珍的平安,宁国府自然少不得要出银子,。后来贾珍人等果真生了病,看来毛半仙的先卜先知的“本事”的。
二 、写主要人物
“他的结论很清楚,”蒋勋先生说,“后四十回文学性、艺术性流失。”“他(冯其庸)逐回比对,指出某些人物性格前后的不统一,像贾宝玉、林黛玉丧失了前八十回的‘叛逆’,明显向世俗妥协。”
掀开梦幻的纱——与蒋勋先生略辩《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好坏
“林黛玉向世俗妥协”,体现最多的、大概要数第八十二回《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噩梦》这一回。
宝玉从私塾放学回来,急急地来到潇湘馆。黛玉自然要问第一天读书情况,触了宝玉的霉头,他愤愤地贬了假道学和八股文章一通。黛玉没有理会宝玉的不悦,而是评价道:“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远的。那时候,虽不大懂,也觉得好,不可一概抹倒。况且你要取功名,这个也清贵些。”
说出这话的黛玉,的确与前八十回不一样。那么还有什么不一样?年龄不一样了,黛玉已经十六、七岁;考虑的问题也不同,此时对黛玉来说,最关键的是婚事,能否嫁给宝玉,从后来黛玉的结局就可以看出,婚事意味着生死。所以,对宝玉的大事大非上,黛玉不能不有所态度,毕竟他们生活在现实里,不是大观园风花雪月的槛外人。
说实话,黛玉对儒家经典的评论相当客观,她的劝学方式与袭人不同,是从事物本源出发,不是为了迎合谁,当然包括宝玉。所以有人说黛玉“山中高士晶莹雪,果然不同世俗,而别有伟抱高怀”,此言不虚。
三、写小人物
“读许多微尘众生的卑微与庄严;我也用这样的方法读后四十回,夏金桂在续写的部分始终是一个一无救赎可能的“坏女人”,淫欲、卑劣、残酷、刻薄、悭吝、惹是生非,每天闹到鸡飞狗跳,最后还给香菱下毒。她的坏,这样直接;她的坏,坏到让人憎恶讨厌。一旦警觉到心中生“憎恶”,我可能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前八十回中没有一个人物使我“憎恶讨厌”,而阅读后四十回时,为什么如张爱玲所说,人物“面目可憎”起来了。”
此处,蒋先生又搬出了张爱玲,可蒋勋先生大概忘记了,第七十九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夏金桂就已经是个十足的“坏女人”了。
那薛蟠“得陇望蜀”又贪心上了夏金桂的丫鬟宝蟾,“金桂亦觉察其意,‘我且舍出宝蟾与他,他一定就和香菱疏远了。我再乘他疏远之时,摆布了香菱。那时宝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处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金桂真是熙凤的翻版,“坐山观虎斗”,连整治老公身边女人的策略手段都相同。
第一百零三回《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里,夏金桂误服了毒药,闻得消息,夏家上门来闹事,此时薛蟠已经入狱,薛家能主事的只有薛宝钗了,她冷静地静待时机,当夏金桂的丫鬟宝蟾与夏母开撕,说出真相,夏金桂服毒的结局,比王熙凤“坐山观虎斗”来的有新意,毕竟撕出了真相,给当事人和读者一个交代,把一直韬光养晦的薛宝钗推到台前,也让她之后挑起贾家重担给了读者一个合理的预期。
另一个小人物赵姨娘。
第一百十二回《活冤孽妙姑遭大劫 死雠仇赵妾赴冥曹》,贾母鸳鸯死后,发丧的人群里,赵姨娘突然发疯,我想目的有二,被鸳鸯的魂附身、替鸳鸯说出了被贾赦逼死的真相;又道出她自己的恶行,诅咒宝玉和王熙凤的死。
借周姨娘,写劲填房悲惨的命运,地位决定的命运,也限制了思想行止。让读者在她的哀嚎声中,原谅了她,所谓的坏不过如此吧!
“赵姨娘一时死去,隔了些时又回过来,整整的闹了一夜。”她折腾的虽然连读者也有点烦,但作者也许就是用如鲠在喉的手法,求得读者的关注,一个悲催的小人物就这么被记住了,善莫大焉!
许多人心怀慈悲,不忍淬读后四十回,不过是不忍看穿美梦破灭后的真相,我猜想将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区分开,可能是曹先生的游戏,他故意把不讨巧的推给了高鹗,把一体的一本书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讨喜,一部分“讨嫌”,字里行间却是真相,这样也好,人生需要梦,也需要醒。梦和醒不是对半,是梦多些、清醒少点,这样艰难的路才能好过些!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