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今年五一我们一家开车去山西芦芽山旅游。
从呼和浩特出了右玉,先奔朔州,然后去了山阴,然后从阳方口进了宁武县。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山阴县城
山阴,当然是指山的北边,这山是恒山,太行山的分支。到处是山,山连着山,此处山西之行,真的体会到“表里山河”的深刻含义了。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山阴县街道恍若六七十年代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沿街的许多商铺已经烂尾了
少数民族的铁骑越过大同左右卫入侵中原,首当其冲就是山阴。始建于明洪武年间的广武营是山阴县的屏障,傍长城内外分为新旧广武,长城是这里的前哨站。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远处还能看见有座古塔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山阴县
老人们说旧广武是杨六郎所建,而广武的老百姓大多都是明代戍边将士的后代。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道路两旁的道栽树尽染黑霜
现代的山阴以煤炭为主,号称“煤乡”,但是煤炭没给这里带来富裕,2018年9月这里才正式脱贫。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煤业公司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煤加工企业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与煤炭运输配套的彩钢配件、汽车配件矿山配件企业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老百姓的生活还是依然不富裕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这种建制的单位还是第一次知道
桑干河,是从中学的时候知道丁玲有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知道了这条河的名字,桑干河是一条季节性的河流,据说是等桑葚成熟了,河水就干涸了,顾名。它发源于山阴在手机里搜了很久,也找不到,原来它已经改了名字,还改了形象。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桑干河水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桑干河水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路两旁和洋河北岸一样,稻穗穗密密地挤着,谷子又肥又高,都齐人肩头了,高粱遮断了一切,叶子就和玉茭子的叶子一样宽,泥土又湿又黑,从那些庄稼丛里蒸发出一种气味,走过了这片地,又到了菜园地里了,水渠在菜园外边流着,地里是行列整齐的一畦一畦的深绿浅绿的菜。
——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由于桑干河水量并不充沛,有点飘忽不定,流到河北境内,与洋河交汇,流进了官厅水库,才终于安定下来,所以叫永定河。
关于桑干河的发源地有很多说法,一般是宁武县的管涔山,其主峰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芦芽山,至于其他起源,不过是形成桑干河的其他支流的起源,这样追根溯源地,结果山阴县也成了桑干河的发祥地了。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河阳广场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河阳广场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雕像上的人物大概就是当地推崇的“三代帝师”王嘉屏,关于他的资料网上找 不到。倒是有一个文官王家屏,跟帝师比较接近,但是如果此王嘉屏为彼王家 屏,那么一身武将打扮何来?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从河阳广场向南望去,一片水域——桑干河湿地,看见有小船荡舟其上。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被称作桑干河湿地的水域庞就是这座河阳广场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疫情山西故事游(上)
但是据说,修建这个广场的工程出了问题。是啊,不出问题才怪,偌大广场空空荡荡,少能见到人影;且命名为河阳广场,按照逻辑讲,为了旅游的宣传,该叫更响亮的桑干河广场才对呀!
查了一下,山阴有个村叫河阳堡,估计也是过去抵御外敌的堡垒,现在县城里唯一最豪华的观光之所,弄了两个铜像高高站立,还没有任何解释和资料,让人不由得心生疑惑。
我猜想,这个河阳广场的名字、铜像上的遍身盔甲的铜人、还有不远处王家屏纪念园(据说一个有钱的煤老板给王家屏修建的墓地)都是在赞颂同一个人王家屏,作为一个历史名人为之修建纪念性建筑,无可厚非,但是如此遮遮掩掩,加上公私合营(相信这个广场和广场前宽阔的河阳大道就是公家投入的了)真的感觉太不正常了。
在一个刚刚摆脱贫困的地方,看不到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却到处都是少数人的有钱人的意志,不能不让人为地方发展而担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