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林四小女孩儿坠楼真相(九)终结篇

2008-05-10 09:15阅读:

相(九)

4月18日后,对方当然很高兴的开始准备协议书,几次接触我都不再参加,我心已定,为了心中唯一的愿望,什么都可以暂时抛下,但这决不是妥协,也绝不是结束,存款是要有利息的,那么“存债”呢?
直至4月23日,这一天协议签字,我依然没有参加会议,我的签字也是在门外进行的。一切结束后,我走进会议室,王副局长兴高采烈的向我来握手,被我拒绝了,我郑重地对他和刘校长说:“听好了,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一切才刚刚开始。”望着他们目瞪口呆的神情我离开了会议室。是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一时间我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为什么仇恨可以埋在心里上千年?”那是因为制造仇恨的人不愿意去化解仇恨。
4月24 日,二七了,又一束洁白的菊花放在了女儿的身边,看着女儿已经干涩的脸庞,我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无论代价多大,一定不能让女儿再受这尘世的煎熬。我再一次默默对女儿说:“身后事,爸爸来做!”
26日,女儿挑选了一个万里晴空的日离开这凡尘俗世,灵堂里布满了鲜花,横幅上写着“小凌波,天国任你遨游”,女儿安详的躺在那里,灵堂里站满了送别的亲人,朋友,老师,同学和热心的群众。气氛是凝重的,乐曲是悲哀的,语音是颤抖的,一句句寄托了人们对女儿的哀思,女儿是悲哀的,然而女儿又是幸福
的,短短12年的一个轮回中,女儿享受了人间的所有欢乐,饱尝了人间所有的真情,女儿走了,从此女儿将与日月为伴,与仙子同行,遨游于充满真爱的天国。“女儿,天国任你遨游!”
女儿终于走了,我的心终于安静了,坐在女儿的床边,面对女儿的遗像,感受着女儿的气息。回忆,回忆,回忆女儿的一生,女儿是优秀的,不能让女儿的死毫无价值,猛然间想起了鲁迅先生写的《纪念刘和珍君》一文,那么多的巧合:同样是3月18日,同样是学生,同样的姓氏。女儿的死又怎能和刘和珍先烈相比呢?她们有着本质的区别,然而女儿的死如果能够唤起千千万万的有良知的教育者,善待儿童,善待学生,能够唤起千千万万的父母,关爱子女,关爱下一代,让千千万万个家庭不再有我一样的伤痛,那么女儿的死堪比刘和珍君。
仅以此九篇《真相》告慰女儿在天的灵魂,愿女儿安息!(完)


尊敬的朋友们,在此我想和大家讲讲我个人在整个事件中的一些想法和看法:
1. 首先说对女儿的离去,因为没有任何的证据(警方说的),所以警方无法断定是失足还是自杀,而且
排除他杀也只是排除行为上的他杀,并不代表没有语言上的刑事犯罪(比如逼迫自杀),然而这需要
证据,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也排除了。所以不予立案。这一说法本身就是可笑的,按照警方的说法,
因为没有证据就可以排除,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因为没有证据显示自杀,那么可以排除自杀,
也因为没有证据显示失足,同样可以排除失足,那么女儿也就没有坠楼?真是荒谬。
2. 当时唯一和女儿呆在一起的钟晔,如果没做亏心事,总应该当面解释清楚,就她的责任问题,也是很
清楚地,(如果没有犯罪)不能因为出发点是好的,就可以抵消行为上的偏激,进而抵消造成严重后
果上的责任,在进而销声匿迹。其实这个钟晔在心理上有很严重的问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事情,她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给全班90%以上的同学家长发短信,甚至是给父母双方同时发,都是些无
关痛痒的事。大家可以算一算每天要发多少短信,这一行为他们的年级组长曾经派人劝阻过她,她也
不听。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可能在某些人的眼里,这也是认真负责,但在心理医生面前,这恐怕就是
严重的强迫症了。作为家长,我们却是有很大的责任,那就是我们太相信学校,太相信老师。我对当
事人钟晔本人的心态是由恨到平静到希望到更恨的一个过程,其中原因不言自明。她事发后的行为则
更不负责,更不道德。女儿已经走了,她已经失去了最后在女儿面前澄清自己的机会
3. 事发后,学校教育局等的做法明显袒护当事老师,这和自身的利益不无关系。为了自身的利益进而将
儿童的一些行为上升到道德品质,对逝者诋毁的同时不惜对活着的儿童诬蔑,可见他们的阴暗心理:
自身的利益大于他人的生命。
4. 很多枪手一再追问赔偿的事,确实,关于协议的内容在我的博客里我不便从我的口中说出。但有心人
一定能从其它渠道了解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协议,为了女儿能够早日入土为安,我什么都可以做,但要
相信,这不是结束,这才刚刚开始,我将继续以各种可能为女儿讨回应有的公道。
5. 本人还将会将女儿生前的一些文章和成绩继续登出,让更多的人了解女儿是怎样的一个女生。

声明:1.在整个过程中,本人衷心的感谢以下老师:
衷心的感谢田林四小的黄老师,是她第一个发现了女儿并在“一七”时祭奠了女儿
衷心的感谢田林四小的何老师,是他将女儿送到医院并在“一七”时祭奠了女儿
衷心的感谢田林四小的缪老师,是她在“一七”时祭奠了女儿
衷心的感谢青保办的朱老师,是她在女儿走后一直扶在车旁不停的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同是我也“感谢”以下人员:
感谢田林四小的刘校长,是她教会我懂得了什么是出尔反尔。
感谢徐汇区教育局王副局长,是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原则。
感谢成大律师,是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良心。
感谢青保办的王主任,是他让我明白了什么叫保护青少年儿童。
感谢田林派出所孔副所长,是他让我懂得了“有困难,找警察”。
2.本人拒绝以女儿的名义开设账户募捐,凡打着女儿的名义募捐者均属欺骗。望广大朋友勿上
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