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经费失踪案:地下党120两救命黄金竟然被劫走

2016-12-02 18:27阅读:

1949年11月下旬,中央公安部、社会部向华东局、东北局、华北局的公安部、社会部发出机要件,要求对件内所注明的发生于新中国成立前我党我军各个历史阶段的若干起尚未侦破的悬案进行调查。分发给华东局的案件中有一起中央特别经费失踪案,经华东公安部、社会部研究决定由上海市公安局进行调查。
这一起中央特别经费失踪案也被称作“地下党救命黄金被劫案”,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导致不少中共地下党员暴露被捕,幸存的党员也有许多负伤。受伤的同志看病需要钱,疏通关系营救被捕同志也需要钱。上海临时党中央向中央苏区求援。中央苏区把打土豪收缴的金戒指、金耳环等金饰凑在一起,熔铸成12根金条。每根金条重10两,总共是120两黄金,派人送给上海临时党中央救急。
12根金条装入一口按照金条尺寸专门制作的白铜小盒,盒口用锡焊封。苏区的具体经办人员想得很周详。考虑到这笔数额巨大的经费从江西送往上海得经由若干个地下交通员之手,这就有一个交接验核的过程,交割成功后,下线交通员得给上线交通员一个确认收货的凭证:这个凭证是一个银元大小的汉字,由当时管财政的林伯渠亲笔书写,写后请刻章店铺用经沸水反复煮过的硬木刻成一枚比象棋子薄些的印章样的东西,刻成后按笔画破解成七件。七个笔画代表着七个地下交通员,事先将各个笔画和锁具、钥匙各一分寄至(或者送达)预定交接地的地下交通站。上下线交接时,凭暗语相认,以下线钥匙打开上线的锁具确认,交割完成后下线交出笔画,上线则把他掌握的锁具交给下线。上线凭笔画向组织证明他已经完成了使命,已变成上线的原下线交通员则用上线给他的锁具去与下一站交通员接头。完成使命的交通员返回后把收条凭证——笔画交给组织,组织则按照规定的方式把这一特殊凭证辗转送交苏区汇总。
特别经费运送线上的第一个交通员是1931年11月6日从瑞金启程的,按预定的路线,应该是这样的:瑞金——南平——福州——温州—金华——杭州——松江——上海。安排得如此周密,可这批金条还是在最后一段路程不翼而飞了。因为这批至关重要的黄金被劫,受伤的地下党员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被捕的9名同志也无法被营救,壮烈牺牲。上海党中央甚至窘迫得连房租都付不起了,党组织受到了又一次巨创。
现在,新中国成立,有条件查清该
案了。上海市公安局决定由“悬案调查办公室”第三组负责调查(简称“悬办”)“特费失踪案”。 第三组有蒋文增、徐立鼎、胥德深、邬泓四名侦查员,蒋文增为组长。四人接受任务后,于是,赴南平,去福州,下温州,转金华,一路顺藤摸瓜竟然都还顺利,最后抵达杭州。找到了当年杭州这个地下交通员名叫刘志纯,经过了解,最后“悬办”第三组终于查摸到了当年运送特费的秘密交通线上的最后一道环节:松江的那个穿黑色棉袍的男子。因为在松江汉源旅馆接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衣黑裤戴着黑帽子的男子,两人对了暗语看了棋子,用钥匙开了锁,他也就放心把装金条的箱子交给了那个人。侦查员迅速找到当年的旅馆老板核实,并查出这第七名交通员的身份是上海来松江采购药品的医工梁壁纯。药店老板表示这个梁壁纯在自己店里工作多年,却突然领着全家消失了。通过当地公安局的协助,侦查员找到已经改了名字的梁壁纯。梁壁纯拿出两封信。他供述,当时他带着铜箱子到了上海,准备把箱子交给组织。刚下码头,有辆黄包车主动拉客,他也就坐了上去。上坡时有两个人帮忙推黄包车,他突然感到头昏,不省人事,醒来时已身处于一个旅社,铜箱子也不见了。无法向组织交待,他索性跑了。他还让旅社老板给他写了个证明,证明他是不省人事被人拖进旅社的,以免日后组织找到了他问罪。
事到如今,又要上哪里去找那3个劫走黄金的人呢?事情很快又有了转机。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的一个因强奸罪入狱的年轻人对着一个老巡捕发牢骚,说自己知道一个案子的线索,揭发出来是否能够戴罪立功。老巡捕说这得看是什么案件了,年轻人说是关于黄金大劫案的。
侦查员迅速审问了这个年轻人。原来,他有个远房表哥吉家贵,19年前来他家借黄包车,一段时间后忽然阔绰起来。侦查员马上逮捕了吉家贵。经梁某某指认,这就是当年那个黄包车夫!吉家贵交待,他和狐朋狗友刘阿古、庄克想筹款开店,于是向表弟借黄包车为作案做准备,原准备作案多次,哪知一出手就是120两黄金,3人各获40两后就此歇手。为防止引起外界怀疑,3人从此就基本不接触。
1950年11月18日,吉家贵、刘阿古以抢劫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梁壁纯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当时尚未有“玩忽职守”、 “重大责任事故”等相应的罪名,他是以“历史反革命罪”被判决的,但判决后却将其释放了,以“反革命分子”身份交由地方监督管制,于1959年病殁。庄克则于1937年参加了由戴笠组建的“抗日别动军”,次年与日寇作战时阵亡。这桩黄金大劫案终于落下帷幕。【根据网络长篇报告文学缩写:原文名《尘封档案》-----特别经费失踪之谜】
特别经费失踪案:地下党120两救命黄金竟然被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