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耀如的早期生平

2019-09-21 23:28阅读:
宋耀如的早期生平
(《宋耀如生平档案文献汇编》读后札记)
186110月,宋耀如出生在海南文昌县的一个贫苦农家,本姓韩,名教准。父亲名叫韩鸿翼(Hann Hung-yi)。耀如兄弟三人,长兄政准,生于18528月,长耀如9岁,弟致准生于186512月,比耀如小4岁。根据编者前言,教准于“1875年随兄长韩政准到爪哇谋生,过寄给宋姓堂舅,遂改姓宋。1878年随养父来到美国。在养父开的茶丝店当学徒时,他接触到了牛尚周、温秉忠等中国近代首批留学生,受他们影响,他向养父恳求上学,遭到拒绝后便逃离养父家,在美国海岸警卫队缉私船上做侍童。”
据孔令蔼在一封信中说:“虽然这个男孩于1875年就离开了家,但他直到1878年才到美国。这与大多数称宋离家后就直接到了美国的描写相矛盾。这三年他和他哥哥在东印度或其他地方的活动只能是有趣的想象,因为从来没有人听他谈论过这件事。”(第198页)其18751878年的经历,尚有存疑。与中国官费留学生的接触,可见于1881
114宋耀如致林乐知的信:“我前年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见到了一些中国学生,他们都是官费留学生,他们已在去年夏天返回中国。”
但逃离养父家却是事实。据海岸警卫队队长在1943年根据档案向美国外交部官员报告:“在点名册上,宋的名字是Sun,据描述,当时的他有五英尺高。年轻的宋显现出卓越的才华和十足的干劲,此前他跟随舅舅在波士顿从事进口生意。这是一位生性爱冒险的少年,性情不凡,深得所有人的喜爱,而且他前往海上明显是想逃脱之前生活对他的种种限制,做生意的日子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所以,18791月,他走向码头,登上了‘加勒廷’号;此时该船正在港口进行日常停靠。187918,宋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点名册上。”根据报告,宋耀如于188081,改到“斯凯勒·科尔法克斯”号服役,在大约八个月后退役,船长加布里尔不仅写信向财政部长推荐,而且把宋介绍给了第五街监理会教堂的里考德。宋与里考德教士交谈了数小时之后,决定在该教堂皈依基督教。因教名琼斯而得中文“嘉树”之名。编者前言提供的确切日期是1880117。可见海岸警卫队的报告,未必完全准确。根据詹姆斯·伯克《我的父亲在中国》记载,船长让宋耀如“作为船上的一名仆役跟着航行了一段时间后,把他留在了北卡罗来纳州威明顿的一位监理公会牧师家里。”这位牧师于1880117为他举行了洗礼。这个记载显然遗漏了入教以后的宋嘉树继续在海岸警卫队服役了一段时间。
报告继续说,离开海岸警卫队后,宋耀如去了当时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兰道夫县的圣三一学院(杜克大学前身)。1882年宋离开圣三一学院前往位于田纳西什维尔的范德比尔特大学,后从该校毕业。编者前言对于这段经历是这样叙述的:“不久,在达勒姆富商朱利安·卡尔的资助下,在美接受高等教育,于18855月毕业于范德比尔特大学神学院。”而根据《我的父亲在中国》,卡尔资助宋耀如上的正是圣三一学院,平时宋耀如就住在达勒姆卡尔家里。
进入圣三一学院后,宋耀如于1881625,通过监理会的关系,向在上海的林乐知用英文写了一封信,迫切希望他与父亲林鸿翼取得联系,并告知他已经入教和入学的消息。林乐知当然无法联系到他父亲,应林乐知要求,他又补写了一些中文的地址信息和地理示意图。那时的交通和通讯条件,在上海的林乐知显然无法满足宋耀如的希望。根据宋蔼龄的回忆,宋耀如是在1882年继续得到卡尔的资助,到范德比尔特大学学习神学的(第198页)。
1885年夏天,宋耀如在神学院毕业,监理会为他举行了按立礼,会督马克蒂那宣布派他去中国传教,并于78写信通知了在上海的林乐知。188512月,宋耀如与传教医师帕克一起起程,于第二年1月来到上海,随即前往苏州。几星期后,住到了当地的一名华人牧师曹子实的家中,宋耀如向他学上海话。曹子实小时曾被凯利医生带过去美国南方,跟着凯利在南军中呆了几年,总共在美国呆了14年。这口南方土腔令宋耀如经常纠正他的口音,让曹子实最后发怒,不再教他了。上海苏州的监理会布道团内部也矛盾重重。主持监理会布道团的林乐知主张以教育方式布道,与传统的福音派布道方式不同,宋耀如这样长着一副中国人的脸,却不通中文的传教士也不入林乐知的法眼,说他不过是个“失去民族特征的中国人”,也不允许宋耀如马上回海南看望父母。对于林乐知的严厉管束,宋耀如“感到十分不悦,但必须耐心地忍受”,“但是只要时机成熟,我将不顾一切地摆脱眼前这个主管人的一切骄横的权势,置他所有飞扬跋扈的态度和他对本国传教士的憎恶于不顾。”鉴于宋耀如与林乐知的紧张关系,马克蒂耶会督令他在上海和苏州之间的昆山巡回传教。
到圣三一学院读书时,宋耀如已经17岁,开始了青春期的萌动。他认识了好几个美国女孩,有的是同学的妹妹,有的是他自己结识的。早年留下他不多的信件中,有一封是给马蒂尔小姐的,信中还请她向路易斯小姐问好,还提到了安妮小姐与他的通信。三位小姐应该都是在达勒姆结识的。18844月由田纳西纳什维尔给安妮的一封信中,似乎两人因为通信故障,有点误会,宋耀如的回信安妮未曾收到,过了好长时期安妮又来了封信,宋耀如赶紧回信,请求原谅,用有点掩饰的口吻说,他写了个剧本想寄给安妮,又希望安妮在祈祷时想着他,还要带些神像之类的东西给安妮,但又说,“非常渴望见到你们”——他在达勒姆结识的女友们。这种蒙眬的情感并没多长,但他与安妮的友谊却十分真诚。18857月,宋耀如由达勒姆刚到华盛顿不久,便收到了安妮的来信。宋耀如的回信谈到,在达勒姆女孩中我最爱你,并且在给安妮的信中表达了他的感情。但又说,在华盛顿,他又结识了几个漂亮女孩,爱上了贝尔小姐。20岁的宋耀如,还没弄清楚爱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他即将去中国,与贝尔也没有可能。但到18872月,他在昆山得到了安妮小姐去世的消息,他心中十分悲伤,但他的心灵已归于传布福音了。在这之前,他又看上了一位在南翔教会学校的女教师,风尘仆仆地到南翔去看望,不料遭到了校长雷金贞的拒绝。年轻的宋耀如来到昆山独自传教,完全不能适应,情绪十分低落。这时,他遇到了在波士顿结识的归国官费留美学生牛尚周。牛尚周建议他娶个妻子来排遣这种寂寞,征得宋耀如的同意后,牛便把19岁的小姨子倪珪贞介绍给了他。倪珪贞的母亲是徐光启的直系后裔,嫁到倪家后,随丈夫改皈基督教。倪珪贞本人也在9岁时入裨文女校,成为了一名新教徒。
宋耀如与倪珪贞结婚以后,于1889年生了宋蔼龄。他微薄的薪酬有点提襟见肘了,当时他的薪水每月15元(第242页)。第二年,宋耀如辞去了在布道团的工作,自谋营生了。离开布道团的原因,除了家庭开销外,昆山教务不见起色,与林乐知关系紧张,可能都有点关系。
之后宋耀如的经历,一是他与孙中山的关系,二是他的实业发达,三是他与中国基督教的关系。根据文献汇编所提供的一些零星资料,他与孙中山结识是从1894年孙中山北上见李鸿章路过上海时开始的(据冯自由:“总理于甲午冬北上过上海时识之”,第159页),何人介绍,不得而知。之后宋耀如长期支持孙中山的革命事业。宋耀如的经商活动最初是承揽教会的印刷业务开始的,先办印刷厂印制圣经,后来又当上了面粉厂的经理(第243页)。在中国基督教自立运动兴起之后,宋耀如是坚定的支持者。宋的这个立场,恐怕也与林乐知当年鄙视中国传教士的态度不无关系。汇编资料没有有关宋耀如回国以后与海南亲生父母关系的信息。有关宋耀如离开布道团之后居住的虹口老宅,《牛惠生回忆录》提到,他的父母(牛尚周、倪珪金)在唐山路买地建房,与宋耀如的住房排成一列。据编者注,牛惠生记忆有误,应为东有恒路,宋家老宅的确切地址为今东余杭路5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