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在心,章无定法

2019-09-22 09:06阅读:
文思在心,章无定法
经常有学生问,怎么写文章?我无以回答。因为写了这么多年,真没学过“怎么写文章”这类课。陈望道先生的《修辞学发凡》看过,但记不住要领,到写的时候全忘了。曹旭先生惠赠他精心注释的《文心雕龙》,好几次想看,也终于没看。在高校工作这么多年,说自己不会写文章,有点说不过去;但说自己会写文章,连个写文章的道道都讲不出来,又怎么能说会写?古人写文章,是有一些章法的,赋、骈都讲究辞藻句式华美,唐以后以赋骈句式词藻损意,古文兴起,但明清以八股文约束,一时成敝,于是有桐城派古文复古。因此,从文章发展的历史看来,思想情感总会突破一定形式的文章章法的限制,白话文兴起后,古人的一些章法更不灵光了。现代人教别人写文章,拿鲁迅等等文学家的文章作为范文,要讲出其中章法的窍要,实在是椽木求鱼。
一篇论文的布局,决定于研究对象本身。有许多人认为,文章是人写出来的,好像文章的好坏决定于人,这个看法大体上没错。但不要忘记,写手的见识和文词能力固然很重要,但作为学术论文,是要反映客观对象的。所以,任何好的论文,都是十分细致地研究客观对象的基础上写就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好好地研究客观对象,凭着主观意念,仗着文词能力写出来的论文,大抵都不算好文章。研究做得扎实,好论文的基础就打下了。
论文是一个论点与论据相组合的一个体系。大论点、小论点、分论点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是与研究对象的内在结构有着密切关系的。马克思的《资本论》从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四个环节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是马克思的凭空设想,而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行的内在逻辑关系,由这种内在关系决定了《资本论》全书的篇章布局。如果没有对研究对象的深切把握,怎么可能处理好文章结构?历史事件、人物、事项,总的来说,都有个时间顺序,这是它们共同的特征,但并不排斥它们与其他相关历史事件、人物、事项存在着前后关联的关系,这些时间顺序和关联关系,也不是作者可以随意调度的。存在决定意识,这在我们撰写历史论文时同样必须记取的基本道理。你说这是章法么?既是,又不是。是,因为不管研究对象如何不同,你必须遵守这个基本道理;不是,因为研究对象不同
,文章的布局会大不相同。所以,“章无定法”,就是这个道理。
研究对象并不是自在地呈现出其内在逻辑关系的,需要研究者花心思认真研究加以发现的。因此,同一研究对象,在不同研究者阐述时,呈现的布局会有很大差别。用功不用功,心思对不对,文章的优劣也就会自然体现出来。这就是“文思在心”的道理。
学术论文不讲究文词句式的华丽,要求使用的概念明确、语句准确,绝对要避免因词害意,但并不是对文章形式上完全没有要求。文句不顺不通,啰嗦冗长,条理不清的论文,大都是作者思维能力和语言文字表达能力有欠水准的表现,所以平时是否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和文字表达习惯十分重要。这没有其他办法,只有多学、多思、多练。以为掌握了写文章的“窍门”,就可以稳拿硕士、博士学位,在高校或研究机关混上个教授、研究员,做梦去吧!
写完这段文字,这篇文章大体写完了。或许你还会问我:这篇文章怎么写出来的?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事先没腹稿,就是全神贯注,边写边想,坐在电脑桌前,这么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了出来。问我为什么这么结尾?这个窍门我告诉你:因为这篇文章是以“我无以回答”开头的,这叫“首尾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