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恭禄《中国近代史》第六版自序

2020-04-15 09:23阅读:
陈恭禄《中国近代史》第六版自序
昨收到友人发来的江苏人民出版社新出的陈恭禄先生所著《中国近代史》,它采用的是此书的第四版。陈先生的《中国近代史》在19353月出版,当年便连续出了四版,受到学界广泛关注和欢迎。与手头上的一本对照了一下,发现我收藏的是第六版。看来出版者在之前没有对陈先生《中国近代史》的版本作过精选。
陈先生在193611月的第六版自序中,有些话与第四版自序相同。但有一段文字,是对第四版之后读者反馈意见的回应,我摘录下来供读者参考:

书为大学教本,篇幅已多,未能一一注明出处。教本异于专门论文,事实亦难将其一一指明,乃竟引起评者之误会。据余所见之书评,评者或以参看书籍太少,或缺乏鉴别史料之经验,或执一二误植大发议论,乃多不能接受其意见,并曾作简略之答辩。其尚可接受者,惟俞振基先生根据近时印行袁世凯之家书,称袁先曾因病辞职也。家书所言尚有疑问,事之真像将待新史料之发现,著者暂为避免争论起见,已将原文稍加修正(页五九四行一五)。余曾一再说明,凡批评《中国近代史》者,无论善意恶意,其所指摘者,果为事实上之错误,皆欣然接受,其无根据者,余限于时间,恕不答复。著者又收读者来函,或有所询问,或辨明史实,无不慎重考核,凡可接受者,皆愿订正,如第七二三页第一O行及第七六七页头三行之修改,则据当事人顾维钧先生之来函。帝制
运动之宣传真像,将待新史料之宣布,对俄交涉,外交部之立场,则不可非,论者不过代表时人之意见。著者非无根据,并非对于任何人私有好恶也。
《中国近代史》发行,值余于国立武汉大学教授中国近世史,采用之为教本,误植颇赖学生告知。本年秋,著者来至金陵大学,友人学生亦有告知,皆深感谢,并书于此。

从第六版自序看,陈先生对于第四版《中国近代史》还是有不少地方作了修改的。如须引用,要与第六版文字核对一下。此书是否还有第七版,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