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寻觅铁岭(57)乱石山日军工程

2020-09-23 19:31阅读:

铁岭-记忆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乱石山日军工程
918事变后,关东军为了充实军力,向日本军部提出,再将日本本土的若干师团移驻中国东北,在东北各地建造永久兵营长期驻扎,并且将扩充驻“满洲”的日本空军及机械化部队做为重点,为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作战略准备。为了解决“满洲”空军部队器材装备、弹药燃料补给不足而引起战力下降的问题,关东军在奉天还设立了航空厂。
1944年时,关东军航空厂厂长是龙登少将,航空厂代号:羽,番号是第16680部队(满第237部队)。当时全厂有2500人,其中军人800人、军属1500人。航空厂下设四个分厂:大连、连山关、锦州和铁岭分厂。航空厂主要负责航空发动机的补给及军需物资统配管理的监督,大连分厂负责飞机燃料的保管补给及一部分弹药的保管分发;锦州分厂负责发动机的修理和补给;连山关分厂负责飞机部件的制造;铁岭分厂负责弹药的制造保管和飞机燃料的储存、补给任务。
铁岭分厂设在平顶堡,位置在平顶堡驿(火车站)西侧,分厂番号:第727部队。1933年时,铁岭分厂厂长是工兵大尉木下秀文。分厂的警卫由日军“南地区防卫司令官”负责。为了方便飞机燃料的贮藏和分发,分厂利用铁岭南部乱石山的丘陵地区优越的地理环境和便利的交通条件,修建了储存飞机燃料的山洞仓库。燃料的运输则是通过新修建的铁路专用线与南满铁路对接来完成,铁路运输任务由关东军野战铁道司令部负责。
当时为了建设乱石山的秘密工程,日本人曾以“勤劳奉仕”的名义,强征了大批的中国劳工,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劳工在日本监工残酷逼迫下日以继夜开凿山洞、修工事,由于劳动时间长、强度大、生活环境恶劣,吃住条件极差,造成了大批劳工死亡。
山洞建成后,储存了大量的飞机燃料,据收集到的日军档案
记载,仅在1938年8月13日和9月30日,日军就曾经两次将大连港口的50000石(日本度量衡,石=180公升)飞机燃料通过铁路运往乱石山洞库中。 寻觅铁岭(57)乱石山日军工程
乱石山的军事工程持续进行了好多年,除了开凿了储存飞机燃料的洞库外,直到日本投降前一年,还在进行一些用于其他军事用途的工程。1944年3月10日关东军组建了一支直辖的“临时特设作业队”,在铁岭乱石山地区进行洞库飞机工厂的建设。临时特设作业队,通称号:德,番号: 第4368部队(亦称,满 第421部队),驻地在乱石山地区的周安屯。部队人员编制1200人(实际人数1000人),相当于一个日军联队(团)的规模。作业队队长是小冢恒一郎大尉。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8月20日,作业队被苏联红军就地缴械成了俘虏,关进了铁路西侧原日本西兵营改设的收容所里,后在苏联红军押解下在辽河上架设木桥,1946年6月从葫芦岛上船被遣送回日本。
日军奉天兵工厂也曾计划搬迁至乱石山,1944年,作为日军侵华战争后方基地的东北受到了美国飞机的轰炸。为了保证军工生产的安全,日本关东军被迫着手实施疏散计划。当时的奉天造兵所下设枪厂、炮厂、枪弹厂、炮弹厂、火具厂、铸造厂、火药厂、迫击炮厂,1945年春,日军将枪厂的一部分迁到宁安县,枪弹厂的一部分迁到了汪清县,共搬迁机器2000余台。7月,复将枪厂之全部机器设备转移搬迁到铁岭乱石山,准备利用开凿的山洞建造新的枪厂,但计划正施行时,日本就宣布战败、无条件投降了,搬迁也就此中止。
2011年初,我去了乱石山的殷家屯。这里的老乡一听说是打听日本鬼子工程的遗迹,指着远处说:“要找洋灰墙啊,往前不远啦。”远远的山坡上水泥浇筑的两个门字型的水泥架子相向而立,大约有个四、五米高,孤零零地立在田野里,以前有人考察说这是水泥搅拌机的机架。距离它几十米远的地方,就是老乡说的所谓“洋灰墙”了,水泥浇筑的墙体大约有十几排,平行排列的水泥墙高约三米,长约五十米,每个都有一两米厚,墙与墙之间的间隔约有五米,有的墙上还留有窟窿。这不是普普通通的“洋灰墙”,这是用中国人的鲜血和身躯浇铸的控诉碑!它让我们永远记住日本鬼子侵华的历史。
寻觅铁岭(57)乱石山日军工程 寻觅铁岭(57)乱石山日军工程 寻觅铁岭(57)乱石山日军工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