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2018-02-13 08:00阅读: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王旭明
狗年春晚即将开场,即使这春晚早已经风光不再,但毕竟尚有余温,尤其像我这年纪的人,年三十儿边陪老人闲话,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春晚,已经成了习惯。若说我对今年春晚的盼望,那就是再盼杰伦登场。据说,杰伦录制了央视春晚倒计时特别节目,这也是他第四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和观众一起共度除夕。翻了翻资料,说是周杰伦第一次是2004年的春晚,唱的是《龙拳》;第二次是2008年的春晚,唱的是《青花瓷》;第三次是2009年的春晚,唱的是和宋祖英重唱改编的《本草纲目》和《辣妹子》;第四次是2011年的春晚,是和林志玲搭档表演魔术《兰亭序》。不知道准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毎年的春晚我都在等待杰伦出场。也真是难为杰伦,面对这么多意义、这么多大嘴和这么多审查,能唱的这么有特色,这么好,不易。
为什么我对杰伦情有独衷?这在此前我的几篇文章中均有阐述,概括地说,就是周杰伦有情有义、才华横溢,生长于贵圈而不染尘,始终保持乐观、清醒和积极向上,成为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偶像,这在艺人中、尤其是当下的艺人中,是极其罕见的。2018年春晚,杰伦又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期待中。
想起就在不久前,周杰伦的新歌《等你下课》首发,我在零点22分发表微信和微博“零时刚过,新一天开始,杰伦以一张新歌碟迎来自己的生日。这个自强、要强、真强的好孩子,祝福他!”随即,我就读到了《新京报》上一篇关于周杰伦的好文章,作者是与归,也是90后。这位90后的作者能有如此见识和文笔,让我惊讶。文中这样表述:周杰伦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歌手,他的音乐或许称不上一个时代的灵魂,但却是一个年代清晰的年轮。90后的青春年代,可以脱口而出的代表性歌手,就是周杰伦。而事实上,周杰伦之后,至今也还难见一个风靡型的现象级歌手。文章结尾精彩之极:周杰伦“已经给一个时代做了注脚,他已经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模样。”这文章写得真棒!素不喜庆生,但周杰伦是个例外,这孩子值得让人为他深深地祝福。 \
又想起更远些我曾经的编教材往事。根据当时要求,我作为语文版修订版教材的主编,将周杰伦自己作词的歌曲《蜗牛》编至正式课文的当中,既让学生感受词语美,更让学生体会蜗牛精神,自强不息,可谓“人文性与工具性统一”。不料,却被一些所谓“专家”驳回;无奈,
又作为练习题让学生扩大视野,这回总该行了吧?嘿,又被“专家”驳回,而且毫无理由,仅仅“蜗牛需撤换。”我无语,我愤怒,我无方,为顾全大局,我只好忍痛割爱。我不知“专家“为什么那么恨杰伦,那么容不得杰伦,一首充满正能量、青春励志且形象生动的比喻的歌为何被拒绝?先再重温下这歌词吧: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只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 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小小的天 留过的泪和汗/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这是多好的歌词啊,难道只有当某位大领导批示:“某某同志,我看杰伦歌曲不错,值得让孩子们一听一学”时,“专家”们才赶紧做响应状和拍马下作样儿不成?我看,果真有那么一天,一定要追这些“专家”责任,让他们的名字曝光;我还深信,如果是这样子的人当“专家”,把教材关,教材偏难怪旧的局面能改?老了!
又又想起更更远些,大约是2015年8月吧,我有幸与杰伦的一次单独会面(见照片)。那是在嘉兴中国新歌声录制现场,杰伦第一次作为中国新歌声史上最年轻和最具人气的导师。在主办方安排下,我与杰伦在休息室小聊。杰伦见我特别有礼貌,主动与我握手,称我为王老师,一点儿没有大腕儿、明星的傲娇。因为录制时间很紧张,听说为了见面,他连饭都没有顾上吃。我最关心的是他怎么想起了当导师,杰伦说,他的妈妈曾为老师,对教育和老师很有感情。他作过很多工作,歌手、演员、导演和老板,就是没做过老师,要体验一下这份崇高。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歌手们很不容易,也很努力,只有尽心尽力指导,方可安慰~~当然,我还有很多问题,但看他又要上场十辛苦,便相约以后再约访。阴差阳错,始终没有再约上,就留下了这久久的遗憾。
想想经历的这些许多,怎不期侍杰伦狗年春晚登场呢?有道是,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这过程完全适宜于我们对杰伦。 2017年,不断听到某某人死去的消息,不以为然,对其中“专家”,我倒盼着他们早死,让有思想、有见解并且与时代合拍的人顶上来。也许,我比“专家”们更早死掉,那就让未来见证吧。还是想起《蜗牛》无缘语文教材事,令人伤感。幸好,我们还有音乐,还能和杰伦在一起,我们用音乐一起守岁,守候美一个关于青春的美好梦想和记忆,也驱邪气避小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
狗年春晚,再盼杰伦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