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可是你依旧存在

2010-09-12 16:26阅读:
特以此文纪念陈怀中校殉职48周年。
陈怀(1930-1962.9.9),国府空军中校,福建闽侯县人,空军幼年学校第2期,空军官校第28期以第一名身份毕业,曾代表全期学员接受民国总统蒋 介 石颁给的毕业证书和《辞海》字典。随后进入空军第6大队12中队服役,先后驾驶过P47 P51 B25 T33 RF84 F86 F100等各型飞机,两次赴美进行飞行培训,于1960年加入第35中队,期间设计出了35中队的队标,1961年1月13日第35中队成军后首次侦照大陆甘肃就由陈怀驾驶U-2完成。1962年9月9日出任务前不久在民国总统召见时,被蒋总统赐名陈怀生。其于1962年9月9日上午侦照大陆南昌时被北空地空导弹2营击落,伤重不治。留在大陆的家人在文革期间才知道陈怀的下落,在文革结束后其胞妹想移坟到自己父母坟边因找不到具体的埋葬地点而空手而归,至今其墓依旧在南昌罗家集的山岗上而无人知晓。当时负责中美间情报交流的蒋经国在随后的纪念会上写下了该文。该文真情实感,情真意切,阐述了个人在责任,抱负,理想方面应该具备的态度,该文随后被台湾中学选为国文范文成为教材。抛开文中的政治立场,该文是相当
打开APP阅读全文
深刻的一篇启迪性的文章。(注:民国的国文语法习惯和大陆的语法大同小异,但差别还是明显的)
正文:
怀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喜欢他那纯真的情感,平凡的言行,乐观的态度和坚强的性格。我们彼此的住地虽相距不远,但是因为工作都很忙,平时见面的机会并不太多,不过每隔一两个星期总要见一次面。但是这一次彼此不见已经将近一年了。虽然我确实知道他业已牺牲,然而在我的心的深处,怀生仍旧是一个活着的人。许多朋友远行之后,也有二三十年不见面的,对于怀生,我就有这样的感觉。说得更确切一点,在我们的情感和友谊的天地中,生与死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同。
“即使你死了,我不愿悲伤。死神不能永久把我们隔开。不过像墙头的花,爬到墙的那一边开出花来,看不见,可是你依旧存在,它岂能把我们隔开。”读了这一段《荒漠甘泉》中的话语,在我内心中有无限的感触。对于生命,我也获得了一次新的体认。我常常这样想,人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动物,就是因为在人是生命历程上,死亡并不就是幻灭。人的心灵活动常是永恒不朽的。像怀生那样,他虽然死了,但是我确实觉察到彼此心灵的交往并未终止,他确实仍旧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我第一次见到怀生,他手里正拿着照相机,在人群中为总统拍照,看见他的样子显得非常兴奋愉快。他率真地对我说了一句话:“今天我是多么高兴啊!”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的一举一动使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们在很多的场合中又见过很多次面,谈过很多的话。当他第一次驾驶U2飞机完成远程的高空侦照任务回来时,我亲眼看着飞机的滑轮平平稳稳地落在跑道上,我为他骄傲,也为他高兴。他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完成了往返台湾与新疆之间的不着陆飞行,打破了中国空军飞高和飞远的记录,可是当我和他握手时,他和平日一样的谦虚有礼,一点也看不出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他对我说:“我们的祖国实在太伟大了!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收复自己的国土!”当我代表总统向他表达祝贺之意的时候,他兴奋激动,几乎流出泪来。这种纯真的表情,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一天是民国五十一年一月十三日,又是星期五,我曾笑着对怀生说:“今后我再也不相信十三日和星期五是不吉祥的日子了。”他很快的回答我说:“是祸是福全在自己。”此后,他不断的飞向大陆,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了艰巨危险而重要的任务,对反(共) 复国的大业作了极大的贡献。
怀生是一个忠勇的飞行员,是一个善良的青年。他有一颗慈悲的心,有一个远大的抱负,而且他无时无刻不在力求上进。他虔诚奉行耶稣基督舍己爱人的宏远,坚决信仰三民主义救国救民的真理。然而,怀生也和其他的青年人一样-----好胜,激动。在他日记中有两段记载,就很有意义。某次,他在新疆上空归来的途中,突然发生了一种感想,他记在日记里:“我已经飞得这么高,这么远,我曾到过这样广阔无涯的大天地,为什么还是把自己放在这个小我的天地里,为了一点小事情,会和同事吵架呢?真是无以自解。。。。。。”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情形,自己有时会不自觉地,倨处在自我的小天地里,为了小事,而彼此猜忌,互不谅解。我们所以会有这种现象,完全是由不懂得往大处想,往远处看,而只知道在小天地里钻牛角尖的关系。怀生在第二天的日记里,又说:“我想明白了,我再也不同任何人吵架了。”他之所谓“想明白了”,正就是想到了大处,看到了远处,想到了高人一等处。
怀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们看他在日记中坦率承认自己的缺点,有嫉妒心,有私心,有偏心,然而他不断责备自己,勉励自己,总要使“今日之我胜过昨日之我”。他的伟大就是自己永远不欺骗自己,这就是他平凡中的伟大,也是他成功的基础。
怀生有坚强的毅力和决心,同时又有精密清醒的头脑。他第一次在执行长距飞行任务时,从台湾出发起飞到新疆返回着陆,比预定的飞行计划只差四十秒钟,这种坚毅,沉着以及细密和准确的行动,不仅值得我钦佩,而且也正是我应该向他学习的地方,因为在我们长期的反(共) 抗(俄)战斗中,这些精神和方法都是最重要的决胜因素。怀生有一次对我说:“万米赛跑不但考验一个人的体力,更考验一个人的毅力;很多人往往失败在最后半圈,因为这正是最紧要的一段。”革命的事业原本和长距离赛跑一样,愈接近成功就愈感到艰苦,愈需要我们发挥坚持到底的毅力,向正确的目标勇往迈进。
怀生在牺牲的前几天,曾经写了一封信给我说:
蒋主任:无论在任何地方,我们的心始终同在;不论在海洋上,在沙漠上,在山峰上,或是在敌人境内,都是一样。美国第一个太空人格伦说他相信上帝,他相信是神的引导使得他能完成该一历史性飞行。我--一个U2飞行员--蒙主的垂爱,我也要说出这同样的话;没有上帝的保护,我们将仅是易被灾害吞噬的牺牲品。我愿意引用一则《圣经》上的历史故事,在《旧约民数记》第十三,十四,十五章。记载的是关于以色列人--上帝的选民--进入迦南地的事情。那是一块流奶与蜜之地。当时那块土地被强大的敌人占领着,并修建起城堡坚营。摩西只派遣了十二个人去窥探那块土地,他们和敌人比较就好像蚱蜢一样,同时敌人也是如此看他们。但是十二人当中有两个勇敢的人,嫩的儿子向西阿,及耶孚尼的儿子迦勒。他们对以色列的子民说:“我们所窥探之地是极美之地,我们立刻上那里去罢,我们足以得胜,去占有那地。耶和华若喜悦我们就必将我们领进那地,把地赐给我们,但是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并且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我希望这个故事能给予我们完成任务的光亮和勇气,我们一定要回到大陆去,愿上帝祝福。陈怀生九月七日
这一封信可说是怀生的遗嘱。他在信中自然地流露出坚强无比的信心和纯洁仁爱的天性。有一次,我们在三军军官俱乐部见面,他讲了一个故事说:“沙漠里有一种鸟,在找不到水喝的时候,母鸟就用嘴啄破自己的肚子,用体内的血喂给小鸟吃,血吃完了,小鸟得活,母鸟就此死去。”从这一个故事,我又想到另外一个故事,那是记载在一本基督教的书中:“有一次森林大火,一只母鸟从外面飞回来,看到巢中的小鸟快被烧死,就自己扑在鸟巢上,准备和那些小鸟一同死去。”这些动人的故事,都是说明伟大的仁爱与牺牲对于生命绵延的价值。怀生就像那故事中的母鸟,他流尽了鲜血,奉献了肉体,但却换来国家民族永恒的生命。
怀生已经从七万英尺高空掉在自己的国土上牺牲了。他的牺牲出自虔诚的信仰与仁爱的天性,他不会想到世俗的报酬和赞美,但是我已经立下誓愿:当我们消灭敌人回到大陆国土上的时候,我一定要在怀生殉难的地方树立一块大石碑,作为永久的纪念,因为:一颗伟大的陨星曾在此处坠落!他奉献了有形的生命,换来国家民族的永生,他的牺牲留给青年们珍贵的启示!他的伟绩应受到同胞们的敬仰与尊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