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老师发微信红包上课:小红包看出国人贪便宜心理有多大

2018-04-14 09:12阅读:
9894224ec59746fdbf7165b172ba1468.png
青锋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蒋文华把自己教授的《基础博弈论》课堂变成了发红包游戏,据说,这门开了整整20年的博弈论课程因此而玩出了新花样,并颇受学生追捧。青锋看过有关报道后,忽然感觉,从这一基础博弈的发红包游戏中,似乎可以看出某些国人贪便宜怕吃亏的心理。
据报道,这个教学游戏利用的是“猜对方会怎么做,猜对方猜我会怎么做”的换位思考,教授两人或者多人之间利用发红包进行博弈。比如,两个人在互不通信的前提下发1~20元红包。若总金额刚好等于19.99元,各被奖励20元红包,否则所发红包被“没收”。假若对此游戏感兴趣的读者读到这里愿意停顿一下做一思考,看自己发多少,对方发多少能凑成19.99元,如果猜对了,自己可以得到20元红包,如果两人凑不出19.99元,老师就把其两人发出的红包没收。这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里面却隐含着深奥的道理。
7f31b1e189184b06a1e9ad3c6a49239c.png
据说,“一开始发红包,一般不会发太少,10到15比较多,18、20蛮少。第一次发16胜出的机会大。”教授博弈论的老师给出了这样的规律。但现实中,人们往往不会这样做。比如,确定游戏规则要求几位学生在0~5元之间发微信红包。平均金额超过3元,每人奖励5元,否则所有红包被“没收”。如果进行试验,其结果往往是每人发出的红包平均金额达不到2元。老师一语道出天机:“按理说,只要每个人发3.01元,就可以得到我的5
元钱,但就有人会发1分,他怕发多了,自己吃亏,希望别人多发,但最后平均金额往往只有1元多。”
游戏出现的这种现象,教授博弈论的老师称其为搭便车,而透过这个游戏,青锋似乎从中看到了某些国人爱占小便宜心理在作祟,抑或说怕吃亏、怕投入失败的心理也应该存在。由此更可以看出某些国人思考问题一般是从个人角度考虑的多,而少有从合作或者团队的角度来考虑。
66980933d87b47aa8ad2bb68585e1c92.png
如此怕吃亏,爱占小便宜的心理则导致了恶性竞争的发生。比如,将100元钱作为拍品,每人以微信红包的形式出价一次,价高者得。按照一般人的心理,出价最高的一般不会超过100元。但是,正是有人想成为最高出价者,得到老师奖励的100元,就会“有学生最高出价112元”。如此发红包的认为,这点损失无所谓,虽然倒贴了12元,但他觉得这样损失反而少,因为出价第二高的是105元,第三高的是100元……他们没有拍成功,反而全赔了。教授博弈论的老师说,这就是恶性竞争。而类似的恶性竞争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应该说也不少见。
起初,青锋看到这篇报道曾经不以为然,甚至曾有那么一瞬间想撰写评论批评老师这样上课有可能助长学生课堂上玩红包的行为发生。但是,通过上述分析,青锋忽然感到,小小红包蕴含着大道理,甚至隐含着深奥的理论。而透过着小小红包也可以看出每个人在现实中行事,甚至是做生意搞经营、进行管理的心态,且据此可以获得真正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