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男子控诉未成年女儿遭强奸:莫再“血泪控诉”后才办案

2019-11-20 11:09阅读:
湖南一男子控诉未成年女儿遭强奸:莫再“血泪控诉”后才办案
青锋
湖南祁东周姓男子11月16日网络发帖控诉其未成年的女儿周婷(化名)被多人强奸,称其中两人是祁东县公职人员后,2019年11月18日夜“@新京报我们视频”发文证实,“从权威信源获悉,祁东公安正在侦办此案,已有涉案人员被批捕,确有两名公职人员涉案”。
看到这一消息,从“@新京报我们视频”微博配发的图片看,祁东周姓男子发文的标题为“一个父亲的血泪控诉”。这不由让青锋感觉,为何一些案件要等当事人父母或者亲属在网络上公开“血泪控诉”后,有关方面才赶紧回应,已经立案,或者介入?
祁东周姓男子是这样,发生在之前的昆明女大学生坠江溺亡一案应该说也是这样。昆明女大学生李某草坠江溺亡伊始,被说成是“相约跳江”,后在其母亲及其家人依据酒吧有关视频提出质疑,并经网络广为传播后,当地警方作出回应,对视频中当事人罗某强立案调查等,虽然说从某种程度上平息了舆论,但似乎让人感觉有关部门采取措施似乎很被动。
还有最近一段时间被网络和媒体关注的福州外语外贸学院大四女生疑遭裸照威胁服药自杀一事,这两天被曝出女生疑遭裸照威胁后没有报警,是怕威胁其的男友父亲是警察。尽管青锋从一篇报道中看到,疑似发裸照威胁女生的男子警察父亲也公开对媒体称,“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纠纷,如儿子真有犯错,决不姑息”。但却没有看到当地警方或其它司法部门表态。
非“血泪控诉”不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似乎好像也被一些普通百姓所注意。一个叫“@德溢飞扬”的网友多次给青锋留言,称其在老家山东莒县店子集街道东穆家
庄子村的家人,因为向有关部门反映村干部截留贫困户征地粮食补偿款,遭到村支书辱骂,并提供录音。青锋劝其到当地有关部门依规依法反映,但“@德溢飞扬”则称,没有网络公开能引起更加重视和有关部门快速解决问题。这让青锋大为不解。
不过,湖南祁东周姓男子的“一个父亲的血泪控诉”有可能证明了“@德溢飞扬”所说。但青锋还是要呼吁,有关问题反映,还是要走相关规定渠道,而有关部门也不要再在“血泪控诉”之后才重视,才积极回应,这样才能让老百姓有更多的真正的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