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助手是建筑工”:这是要用程序正义的矛戳实质正义的盾吗

2019-11-20 11:09阅读:
image/20191119/fbb8b01506f14fa1d57c8b1cd11a00f2
青锋
沸沸扬扬已久的孙杨“抗检”案,在有关听证结束没有多久的2019年11月19日即曝出,案中涉及的三名IDTM测试人员中,有一位不是受过培训的兴奋剂检测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新华社的这一报道发出后,据说,很快就上了热搜。
“检测助手是建筑工”?看到这一消息,青锋第一时间认为,这是否是要用程序正义的矛,去戳实质正义的盾?
不仅在美国,即便是在中国,大家都熟知的辛普森杀人案,据说当年宣判后,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辛普森有重大杀人嫌疑,但是,在一年的审理中,该案始终缺少谋杀现场的证人,以及谋杀的凶器,尤其是警方提供的一个证据存在瑕疵,最终,辛普森被判无罪。实质上就是程序正义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因为,在英美等西方人看来,'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看得见的正义',其实质就是要裁判过程——相对于裁判结果而言的公平,法律程序——相对于实体结论而言的正义。
依照英美等西方人一贯倡导的所谓'看得见的正义',在此刻公开曝出孙杨案中的三名IDTM测试人员中的一位的证言,由其本人以“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每天忙着工作,从来没有人教我怎样进行兴奋剂检查,我也没有接受过相关训练”来证明孙杨案检测过程存在瑕疵,甚至该检测人员当时只顾着拍照,而根本没有顾及相关过程,岂不正好可以用上英美等西方人程序正义这只矛吗?
新华社的报道披露,这名检测官在表明“我对兴奋剂检测完全不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么。我只是因为中学同学的请求,来帮助她的,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建筑工人”的同时还称,当天他只是临时接到中学同学电话,让他去火车站接上同学和同学一起到孙杨家。这就更加证明,检测程序存在瑕疵。
那么,根据上述,依照英美等西方人一贯倚重的“看得见的正义”,完全可以用程序正义之矛去戳实质正义之盾吗?
不过
,这让青锋也多少有了隐忧。因为,以检测程序存在瑕疵来证明自己清白,似乎有违国人习惯的实质正义,是否表明孙杨在这起案中,还没有足够的信心,而要靠程序存在瑕疵来取得本案的胜诉?
不管怎样,在应对国际事务中,国人都应该学会国际思维,用英美等西方人惯用的程序正义来戳实质正义。这样我们才能在国际事务中占据主动,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