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人追随荷兰“民粹英雄”

2017-03-10 14:05阅读:
3月15日,荷兰议会选举将正式投票。整个欧洲都忐忑不安地等待这一天。
荷兰国土四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700万,算不上欧洲的大国。今年欧陆两大国法国和德国也将进行大选。为何荷兰选举能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这是因为这一年西方主流,被民粹主义折腾得风声鹤唳。而荷兰正是民粹极有可能取得成功的一站。
国家不大 影响特殊
导致欧洲惶恐的荷兰民粹“英雄”,名叫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他领导的政党,是2006年成立的自由党。
三种人追随荷兰“民粹英雄”威尔德斯在竞选 (图片来源:spiegel.de)
据他的哥哥保罗·威尔德斯说,现年53岁的基尔特·威尔德斯,少年时即异常叛逆,后赴以色列定居一阶段,成年后对权力和政治斗争充满兴趣。应该是个天生政治人物。
威尔德斯为何让主流惶恐不安?因为他的反欧盟、反移民、反伊斯兰的立场,比特朗普和法国的勒庞更明显,更激烈。他本人曾经因为煽动反伊斯兰的言行,受到过审判。
靠这些激进立场,威尔德斯和自由党的支持率,近期一路攀升,目前已经和领先的传统右翼政党自民党不相上下。
这让欧洲主流非常担心,因为如果极端反欧盟的威尔德斯一旦在政坛坐大,对欧盟的影响会有特殊影响:
远一点说,近代荷兰是欧洲最自由最包容的地方,近一点说,荷兰是欧盟前身欧共体的创始国之一啊!(其他五国分别是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和卢森堡)
而威尔德斯获得支持的背后原因,可能更让自由主义者担心。
在过去一年里,每次说到西方民粹主义时,人们差不多都能找到很重要的经济原因,比如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很高,中产阶级边缘化等。
但荷兰几乎没有这种明显经济问题。荷兰经济今年增长率达2%,失业率持续下降,社会经济分配也非常公平。从经济状况来看,这几年荷兰在欧陆算是发展最棒的国家之一。
追随者支持威尔德斯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的反欧盟、反移民和反伊斯兰的立场。
追随他的“三类人”
作为一个历史上以自由和包容著称的国家,荷兰哪些人支持排外的威尔德斯?
荷兰政治社会学学者科恩·达姆修斯(K
oen Damhuis)认为,威尔德斯的支持者主要是三类人。
第一个比较小的群体是社会的上层。这些人是精英,但他们对伊斯兰教对荷兰社会影响越来越大的形势感到担忧;同时他们也认为欧盟侵蚀了国家主权。
第二个群体是低收入阶层。他们认为移民在工作、社会福利和住房等方面,受到更多照顾,影响到他们自身利益。这些人认为自己“得到的太少了”。
第三个群体则主要是中产阶级。这些中产阶级认为对难民的支出、对欧盟陷入危机国家的援助,都加重了自身的负担。他们认为自己“付出太多了”。
可见,各个阶层都有支持民粹的选民。
这大概是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化、区域一体化、自由化高歌猛进之后,必然带来的反弹吧。
放眼西方,这也是民粹的深层原因。只不过看什么人能成为这股民粹的代言人。
在这种蕴含着对立情绪的背景下,人们已经不耐烦听长篇说理和具体辩论,短促有力的信息更能打动人,比如特朗普的“修墙”、“禁止难民”、“抽干腐败沼泽”。
威尔德斯也是个中好手。他现在打造出三组精悍的概念对比,“我们”-“穆斯林”;“荷兰”-“欧盟”;“人民”-“精英”。
这些概念未必反映事实,未必经得起推敲,但一目了然,铿锵有力,传播效果很好。
“地震”有多大?
荷兰是个君主立宪制国家,立法权在议会,首相是由议会中占多数的政党代表担任。
不过荷兰政党林立,没有哪个政党可以获得单独组阁的席位。因此选举后一般都是获得席位比较多的大党,联合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目前的分析认为,自由党即便发挥出色,也远不能单独阻挡。鉴于自由党和威尔德斯的极端立场,没有哪个政党愿意和它联合组阁。
因此威尔德斯如果想当首相,自由党想成为执政党,可能性非常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地震”。如果自由党得票第一或第二,即便没人和它联合组阁。它在政坛影响也将会今非昔比,将是一个强有力的反对党。
作为强有力的反对党,在未来四年内,估计荷兰的政治辩论中,会不断出现挑起“我们,荷兰,平民”和“穆斯林,欧盟,精英”的争论。
因此如果威尔德斯这次选举出色,未来四年荷兰将会更加“两极化”,社会对立也会更严重——社会对立和分化,已经是全球化、移民、宗教因素给西方带来的后果。
此外,如果威尔德斯“成功”,那么给法国和德国的极右翼,又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本文首发一财网 钱克锦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