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又一个14岁男孩跳楼了,当着自己母亲和同学的面,轻轻巧巧地跨过栏杆跳了下去,轻巧得就像翻过操场的栏杆去捡篮球,只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看了那段视频,我心里一紧。
作为一个曾经偏激敏感的皮孩子,我挺理解那个跳楼的男孩。反正我读书的时候,想过很多次,把教学楼点了、炸了、推平了,或者从上面跳下来。只是我胆子小,不过想想而已。
作为一个皮孩子的家长。我也能理解那个暴怒的母亲。很多家长把孩子犯的错当成自己的错,甚至比自己犯错,更让他们痛苦、自责。失败感更强。特别有些阅历少,缺乏变通的父母,往往因为不知所措而恼羞成怒,为掩盖他们的无力感,就拿孩子发泄。
同学碰头,说着说着就会说到自己的孩子。成绩不好的忧心成绩,成绩好的担心身体,胆小的怕被欺负,胆大的又怕闯祸。爱似乎都化作了担忧,渗到了骨子里。一有风吹草动,就风声鹤唳,躁动不安。
貌似这已经成了社会问题,而且无解。
我人懒,既然无解,就不去解,心大一点,脸皮厚一点,别把孩子的错太当一回事,也别把自己的面子太当一回事,见招拆招好了。
儿子一年级的时候,他那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副班主任突然给我发消息,说儿子在学校欺负别人,让我去学校,还把被欺负孩子家长的话截图发给我,说她家孩子被我儿子吓得不敢上学,还说我儿子现在就这么霸道,以后一定会是个混子云云。
问到底这么回事,小老师又不说了,只是说下学前,家长务必到。
我挺诧异,儿子在班级里算最小的一个,年纪最小,个头也最小,样子又白净。我当初还怕他进了学校被别人欺负。四处查资料想办法。最后终于找到李玫瑾教授的一段视频。说注意三点,小孩就不会被欺负。一是练好身体,最好能练点儿功夫;二是学点可以让别的孩子羡慕的小本事,篮球、乐器什么的;三是在班里交几个朋友,孤僻的孩子容易被欺负,交几个朋友就没人会欺负他了。
我尽量照李教授说的做了。锻炼身体,练架子鼓,让他多交朋友。
可李教授还说,男孩子交朋友是个双刃剑,好处就是没人敢欺负他,坏处就是他可能欺负别人。
一语成谶。
收到消息,我和老婆做了沟通。老婆自己就是老师,竟也不知所措。我俩就谁去见老师,展开了一段积极热烈的讨论。最后老婆一言而决:“你去”。理由是我从小就被叫家长,有经验。她从小是个好孩子,从没经历过这些,脸皮薄。
去就
去呗,大不了挨顿骂呗。去的路上,我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包括该如何和儿子沟通,如何和老师沟通。态度怎样,是板着脸,还是一脸谄媚地笑。被老师训了,我是该唾面自干,还是据理力争。
磨磨蹭蹭终于到了学校,鬼鬼祟祟溜到儿子的班级----我有个同学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千万不能被她看到。进了教室,儿子看到我,懵了。我俩歪着头,面面相觑。他紧张,我比他更紧张。但也只能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儿子一脸茫然地说他也不知道。
来了仨家长,那个娃娃脸副班主任把我们六人叫到班级后面,开始调解。她显得比我们更紧张。声音都是抖的,啰里啰嗦说了一大通。我听了半天,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有个皮孩子自习课溜出去玩,另一个老实孩子跑去找老师告状。皮孩子知道了,要揍老实孩子。事情根本和儿子没关系,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正义感爆棚,和自己的小伙伴说,老实孩子告同学的黑状,是叛徒,要自己的小伙伴都不理他。
这话是上周五下学排队的时候说的,也就随口一说。过了个周末,我那心大的亲儿子早就把这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可那个老实孩子吓坏了,以为我儿子要拉拢人对付他,吓得不敢上学。老实孩子偏有个能干的妈,一听自己儿子被欺负了,那还得了?马上找老师告了状。
那个副班主任没经验,竟然把那个妈妈的话,截屏给我-----这不是挑拨离间吗?
听完我就放心了,没觉得儿子有多大错。我没说话,拉过儿子,靠在我胸前,边听老师讲话边随手捏他的大耳朵,软软的,肉肉的,捏着真舒服。那个副班班主任把事情经过说完。也不问我们意见,说仨孩子握一下手,这件事就结束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仨孩子握下手就能解决的事,你把家长都叫来干嘛?
那俩孩子还在顶牛,谁也不肯握手,我推了下儿子,儿子随我,脸皮厚,主动上前跟那俩人握手。副班主任见终于打破了尴尬,松了一口气,把我儿子搂在怀里,学我捏他耳朵。那个老实孩子的能干妈见状,上前说了一大堆不要纷争,要做好朋友之类的废话,说完故作亲热地把我儿子搂在怀里,也捏他耳朵。
我儿子的耳朵招谁惹谁了,你们一个个的,都来捏。我看着那个比儿子高半头的老实孩子,想着是不是也礼尚往来,拉过来捏捏。看看他又黑又小的耳朵,还是算了吧。
我全程面无表情,一句话没说,事情就结束了,之前想的招全没用上。
养孩子就是欠债,欠债就还呗。姿态放低点,预期也放低点,不涉及原则,捣捣糨糊就过去了。没必要发火,更没必要在外人面前,做严厉状。感情第一,其余第二。
这世界已经够严酷,当爹妈的就别雪上加霜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