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的“轻型化”转型

2014-09-21 00:28阅读:

陈同辉 原文发表于《证券市场周刊》 2014-09-05
招商银行发布了一份令人惊艳的半年报:2014年1-6月份实现营业收入842.6亿元,同比增长31.54%,在上市银行中名列第二,仅落后于平安银行的48.27%,较去年同期提升19.4个百分点。拨备前利润同比增长42%,达566亿,仅比交通银行低1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5.73%。按此发展趋势,招行在利润上超越交行或许并非没有可能,而这一切的改变,或许要归功于2013年5月新上任的招行行长田慧宇。
2013年前,招行由于日趋保守的作风而遭到众多投资者的诟病,具体体现在对同业资金业务的忽视,房地产业务方面的全面退出,以及全面缩减地方平台贷款上。较为保守的经营风格在保护招行资产安全的同时,也逐渐使其队伍失去了战斗力,无法辨别风险。体现在营业指标上,2013年之前,招行贷款收益率在上市银行中处于末位,所幸由于在吸收活期存款上的优势,让其净资产收益率得以在高位保持。然而在利率市场化时代,随着金融业各子行业间对资金争夺的更加激烈,资金成本逐渐抬升,以往银行依靠息差收益的盈利模式面临重大挑战。不仅于此,资金的稀缺体现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意味着银行资本的稀缺,这让银行必须更加注重发展轻资本业务。面对经营环境的改变,招行在新任行长田惠宇的带领下,开始了全面的转型。田惠宇认为,未来的银行,只有越“轻”,才能跑的越快,才能在同业中保持领先,而招行公布的这份半年报,正体现着其“轻”的思路。
整体看,银行利润的增长来自于营收的增长或成本的降低。从营收看,最大的构成便是利息净收入与非利息净收入。招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14%,其主要原因在于投资收益与存拆放同业利息收入的大幅增长,其次在于贷款利率保持稳定基础上的规模稳步扩张。实际上,就贷款利息收入增速来说,招行与主要股份行差距甚小,体现在数据上,招行贷款利息收入增长15.8%,而兴业银行与民生银行贷款利息收入同比增速亦达到11.5%。于此相对的,在投资收益与同业资金业务上,招行则大幅领先于兴业与民生。
可以说,招行在同业资金业务上的发力,正是招行向轻型化转型的最重要特征之一。首先,同业资金业务具备风险权重低,消耗资本少的特征。一般贷款业务根据类型,在权重
法下风险权重为50%~100%,而同业资金业务风险权重仅25%,这意味在RORWA一致的条件下,一般公司贷款业务利差2.4%与同业资金业务利差0.6%相同。其次,同业业务具备风险较低特征。同业业务以金融机构信用作为担保,并涉及一定的债券,或者信托受益权作为抵押。同时,一般在同业交易中存在三方参与者:收取通道费的过桥方、实际资金融出的资金提供方与通过承诺远期回购资产的担保方。这意味着实际资金融出方拥有担保方作为坏账隔离墙。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已公布的上市银行半年报中,同业资金业务占比最大的兴业银行,其不良贷款额度最低,半年仅暴露不良69亿,这使得其在无需计提过多减值准备的情况下,拨备覆盖率可以维持高位,而拨贷比更高达2.96%,远超2.5%的监管标准。实际上,由于拥有较低的预期损失,招行内部针对2013年各项业务的RAROC测算显示,同业业务RAROC平均高达40.47%,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小微贷款业务。此外,通过同业业务,可以让表内外资产快速流动,并通过资产流动做大规模、分散风险。以兴业银行为例,其以大资产管理和金融市场交易双驱动创造新的盈利增长点:不仅节约信贷资源,又实现自身从资金的“提供者”向资金的“组织者”转变。
有鉴于同业资金业务的以上优势,招行从去年年中开始,强调要大力发展同业业务。在转型之前,同业业务在招行一直发挥司库的作用,并非利润中心,从招行往年报表看,其同业资金业务利差甚至为负,例如招行2012年年报显示,其存拆放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款项年化平均收益率为3.41%,同时,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存拆放款项年化平均成本率则高达3.54%,同业利差为-0.13。而据最新的半年报,招行同业利差0.34%。不仅如此,叠加同业资产规模的扩张,招行上半年同业利息收入更是同比增长93.25%。成为招行净利息收入的有力助推器。实际上,招行利息收入中的投资收益的大幅增长,除了债券交易之外,也有“同业业务”的功劳,自同业业务新规之后,各银行将买入返售项下的一部分资产转入“应收投资款”,这使得招行在上半年中此项资产相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接近100%。正是由于招行在同业投资上一改以往的回避态度,其净利息收入相较去年同期增长13.53%,远高于兴业的6.57%与民生的7.48%。
除了在净利息收入上表现优异外,非利息净收入的大幅增长也是招行上半年营收大幅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上半年招商银行非利息净收入304.0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82.97%,占比由去年同期的25.94%提高至36.08%。其中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增长67.34%,位居上市银行第二位,仅次于平安银行的78%。分项看,招行在“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佣金”、“信贷承诺及贷款业务佣金”以及“其他”三项收入同比增长接近翻翻。由于无法得到进一步收入细分的数据,笔者猜测这里面有“丙方”业务的功劳。所谓的“丙方”即上文同业三方业务提到的承诺远期回购的担保方。一般而言,银行开展“丙方”业务的原因,包括核心资本不足,或者希望发放监管层不允许类贷款。在去年年中招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中,田惠宇曾提到:“对于丙方业务,招行需要做的就是加强风险管理,要统一授信。对于地产业务,我们不做,这一块业务要重新找回来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一些的劳动。什么样的行业都有好客户与坏客户,不能简单地说他属于这个行业属于坏蛋。如果这不做,那不做,不仅净利息收入无法提高,中间业务收入也无法提高。”从招行半年报中对房地产与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有关描述,亦可证明招行丙方业务的加速发展可能来自对此两行业的重新介入,数据上,据招行半年报介绍,其房地产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广义口径风险余额分别为2721亿与1894亿,分别比年初增加824亿与452亿。
可以说,在加强风控的前提下,通过“丙方”或者“乙方”的方式介入房地产与地方融资平台业务,不仅有利于增强招行队伍风险鉴别,风险定价能力,增加收益,更可以通过资产业务带来存款的派生,缓解招行紧张的存贷比。毕竟招行2013年年报显示其存贷比高达74.44%,如果考虑银行期末普遍存在的高息揽储行为,可以说招行2013年在存贷比上已经超标。而2014年上半年,在存款比2013年年末增长23.26%的帮助下,招行的存贷比回落至66.23%。此外,存款的增长,不仅仅有助于招行符合监管指标,也意味着招行客户的增长,业务范围的扩大。
拨备前利润的大幅增长,原因不仅来自于营收的快速增长,亦来自招行对成本的有力控制。从数据上看,上半年招行成本收入比为26.78%,相较去年同期减少4.63个百分比。在上市银行16家银行中排名第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6名。这意味着原本“较重”的运营体系正在向“轻型”转变,在成本收入比大幅降低的影响下,招行2013年下半年所进行的配股对其净资产收益率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大幅降低,数据上,招行2014年上半年归属于股东的税后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年化值为22.10%,仅比去年同期减少3.36个百分点。
招行的“轻”不仅体现在利润增速上,也体现在其特有的资产结构中。由于招行零售业务占比较高,使得其在高级计量法下风险加权资产大幅降低。就贷款业务而言,招行的零售贷款占比长期在上市银行中排名前列,2014年上半年此数据为35.64%,仅次于民生的36.30%。在高级计量法下,较高的零售贷款占比意味着相同的资产总额消耗更少的资本,体现在资本充足率指标上,由于高级计量法的采用,招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比权重法下分别提高0.56个百分点和0.74个百分点,达到11.45%与9.47%。值得提出的是,由于银监会的规定,在银行实施高级法的三年内,存在“并行期底线要求”,在此期间,资本底线要求调整系数在第一年为95%,第二年为90%,第三年即以后为80%,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三年,招行资产业务对资本的消耗将进一步降低。此外,由于招行在零售业务中的个人经营贷款上较少使用“联保”方式,真正做到了贷款个体的风险独立,因此在高级计量法下,其预期损失率将大大低于民生银行,也就是说,民生银行虽然在零售贷款占比上高于招行,但由于其商贷通主要采用“联保”方式发放贷款,如果采用高级计量法,也许不仅无法节约资本,反而可能出现资本消耗的现象。
整体而言,招商银行的这份报表处处体现着“轻”的思路,不仅业务在向着轻型化发展,原本制约招行的“保守”思想也正在消失,这让招行能够解除负担,真正做到“身轻如燕”,“减负”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