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总动员2》离经典只差一个“屏霸”的距离

2018-06-26 10:19阅读:
《超人总动员2》离经典只差一个“屏霸”的距离
经典动画电影,引人回味,比如《寻梦环游记》。《超人总动员2》,只是摸到了“通向经典”的门。
站在门口的,是《超人总动员2》里的大反派“屏霸”。
只要进了门,“屏霸”有可能成为经典小说《1984》里的老大哥,有可能成为经典社科著作《娱乐至死》里的批判对象。
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激战正酣,能“进门”,太重要。
《超人总动员2》电影海报上写着:《寻梦环游记》金牌团队再度出击。他们可以保证票房,但无法保证经典。
为何?
既然是金牌团队,自然名不虚传,影片基本水准依然很高,全球大部分动画片仍需仰视,所以,怀旧的、慕名的和尝鲜的,自觉自愿贡献真金白银。
可是,珠玉在前。
看过《寻梦环游记》,走出影院,关于“生与死”的话题,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看过《超人总动员2》,走出影院,关于“男主内女主外”和“中年男危机”,关于“搅黄女儿初恋”和“不会教儿子做数学题”,关于“超能巴小杰”和“耍宝玩萌”,一笑而过,片甲不留。
很多动画电影,都会设置一个大反派。《寻梦环游记》中,是骗子歌神德拉库斯。《玩具总动员》的三集故事里,每集反派各不同,分别是破坏玩具的男孩、倒卖玩具的奸商和毛绒玩具大熊。
屏霸,是《超人总动员2》的最大亮点。
这个大反派,时代感强。
它的特点是通过屏幕,任何一块屏幕,来控制看屏幕的人,包括你的一举一动。
手机时代,细思极恐。
手机已成人体器官之一。未来科技发展,是否有手机替代品出现?目前仍是未知,至少现在无可取代。
在“创新创业”热潮下,大部分公司的主战场就瞄着手机。2007年,乔布斯创造屏幕化手机,获得巨大成功。2018年,我们回头看,这个屏幕化手机的出现仿佛打开潘多拉魔盒,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尚无公论,实践和争辩同步行进。
截至2017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7.53亿,使用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由2016年的95.1%提升至97.5%。
如果真有屏霸出现或者存在,那手机就是手雷。
这个大反派,寓意性
强。
经典小说《1984》写到,每个人家里都有“电幕”,能够同时接收和放送,“温斯顿发出的任何声音,只要比极低声的细语大一点,它就可以接收到。只要他留在那块金属板的视野之内,除了能听到他的声音之外,也能看到他的行动”。
“电幕”背后,大洋国的领袖——老大哥,无处不自,他用自己的理论控制国民的思想。
屏霸的威力,可能远大于老大哥。
这个大反派,批判性强。
经典社科著作《娱乐至死》写道,媒介社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在于电视为人们提供娱乐性的内容,而是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形式表现出来。倘若如此,其结果是人们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看看我们周围,直播和短视频,大行其道;内容,良莠不齐。我们的碎片化时间等于手机,我们的语言越来越贫乏,我们的表达越来越表情包。“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而言之,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物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的命运就在劫难逃。”
在《超人总动员2》中,屏霸在被“抓获”前,有一大段独白,大意与《娱乐至死》的观点类似,其中一句是:“你们从来不运动,却热衷于观看体育比赛”。
只是,这段独白发生在女超人抓捕它的关键阶段,观众被紧张的气氛所吸引,大气都不敢喘,更无意或无心听到和听入这些有点说教味的内容。
《超人总动员》作为超级英雄类动画片,结局可预料,正义胜邪恶。如此套路下,第二部如何与2004年上映的第一部“找不同”?这一找,就是14年。
观众能感受到制作团队的走心。剧情紧凑完整,打斗设计精巧,家事地气十足,搞笑绝不含糊。三D效果,美轮美奂。
如果,把屏霸的寓意性和批判性,继续强化和深化,而不是浅尝辄止,把结局落脚在合家欢,或许才可以称得上和配得上经典二字。
2008年,动画电影《机器人总动员》上映。片中的人,形象夸张,四肢退化,变成圆球。即便面对面,也要通过屏幕沟通。当时看,觉得好笑;现在看,预言快要成真。大部分人,越来越宅,越来越喜欢键对键而不是面对面,因为万事皆可通过手机搞定。
若干年后,再回头看《超人总动员2》,我们可能会再度感慨于屏霸这个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