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电影《邪不压正》的影评人之一

2018-07-22 15:30阅读:
我是电影《邪不压正》的影评人之一
电影《邪不压正》里,有个影评人角色,只会写五个字。
如此戏谑,对于影评人群体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么大火气干嘛。
导演奉上如此大餐:北平那个美,视觉那个炫;低音那个重,音效那个强;台词那个密,幽默那个乐;凹凸那个媚,鲜肉那个刚。
夫复何求。
观后,我想到两句诗: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十全十美,不可得。剧情,逻辑,节奏,千呼万唤不出来。
影评人也算文人,不该“相轻”,我赶紧看看同行怎么写。
按照五个字标准,基本分两拨,喜欢或不喜欢。还有一个观感,《邪不压正》的影评比电影好看。
喜欢的人,把导演历年的几部电影横向纵向比较,把里面的各种隐喻一一揭示,还有人给《邪不压正》编写小词典,集中展示导演隐藏的各种彩蛋。
不喜欢的人,把导演历年的几部电影横向纵向比较,把里面的各种拧巴一一揭示,还有人给《邪不压正》整理小缺憾,集中曝光导演夹带的各种私货。
所有种种,导演会看吗?
看或不看,影评就在这里。而写或不写,却是影评人的态度问题。态度决定一切。
影评人重要吗?
反正,有的影片,口碑不佳,影响票房,还有直接下线的。从国内电影市场来看,好口碑与票房齐飞,是铁律但没规律。
影评人重要不?
反正,有的影片,口碑两极,影响票房,还有逆势上升的。从国内电影市场来看,差口碑与票房同频,是规律但非铁律。
《邪不压正》,就是例证。
和一个北京大妞聊,她特喜欢《邪不压正》,因为导演在北京长大,骨子里有北京人的范儿,她最懂。
我也懂,因为这部电影姓“导演”。
管你爱和恨,我拍我的,你说你的。
中国电影的进步,需要“邪不压正”的自信和霸气。中国电影的进步,已取得单兵突破,比如某部影片的票房和年度总票房,最欠缺体系性的进步和产业链的完善,比如作品如何走向世界,影评如何更加独特。
某些导演,在国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需要墙内开花墙外香,就像“张将军”那样,到国际影坛去“杀敌制胜,扬我国威”。

《邪不压正》,包括之前的几部电影,导演的讲究,国人公认。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劝导演重抖擞,不拘一格降好片。
“还等什么呢?”
难度好像很大。
拍屋顶,《卧虎藏龙》珠玉在前;
拍内务部街,《末代皇帝》再现当年;
拍北平,《霸王别姬》颇受好评;
拍复仇,好电影太多太多;
拍男人女人身体,先要尊重遵守国际制度。
导演和许知远有个对话,谈到晚年最想做的三件事。其一,写小说;其二,谱个曲;其三,做幅画。
“C'est la vie(生活就是这样)。”
真如此,影评人可以消停会了,但,书评人、乐评人和艺评人,该你们上场了。
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