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2017-08-27 17:24阅读:
经过一周的折磨,在高原上趴窝的爱车终于再次发出其特有的嘶吼,我终于可以离开青海,踏上返乡之路了,这也意味着,我这一次历时近4个月的漫漫西行即将结束。
好象是从2012年的元旦开始,每一次长途自驾的最后一站,我都会有意无意地安排去朝佛,这一次也不例外,离开青海的最后一站,也是返程的第一站,我特意安排前往坐落在青海省乐都县境内的一座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瞿昙寺。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瞿昙寺是明初在安多藏区由明朝的皇帝敕建的具有中原汉式风格的藏传佛教寺院,因其总体结构布局、建筑风格与北京故宫十分相似,历史上又曾是明王朝的皇家寺院,因此被称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其实,来青海已经三次,先前并不知道这里还有瞿昙寺这样一座寺庙,直到上海的一位同样爱好旅行和古建的朋友建议我有机会一定去那里看看,相信定会不虚一行。
从西宁出发驱车经乐都县前往瞿昙寺的路上,道路两旁,是西部特有的高原沟壑,只是较他处多了一些植被与绿意。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当我停车于寺外的停车场时,诺大的场地上竟然空荡荡的只有我一辆车,更看不到游人,全然不像国内大多数的佛门圣地前那人流涌动,香烟缭绕的景象,但这样的情景却是我最喜欢的。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从看寺的喇嘛处买好门票,并没有急着进寺,而是一个人先绕着寺院走了半圈。寺院被高高的,长满萋草的红墙所包围,从墙头之上可以望见寺内的殿宇那层层叠叠的飞檐……确实与皇城中的某处建筑相似,寺院周遭那幽静的环境仿佛也让时光依旧停滞在数百年前的大明朝。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大门前的八字形砖砌照壁非常的朴素,但其建筑形制等级很高,寺门内的一座一九五九年立镌刻着红五星的青海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碑充分体现着那个时代的特色,这在全国各地的文保碑中极为少见,而两侧塑立的金刚造型则也同样充满了当地少数民族的特色。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走进瞿昙寺,一看寺内的建筑布局和大部分殿宇的建筑风格,立马就明白其为什么被誉为“小故宫”了。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整座寺院由前、中、后三进院落,山门、金刚殿、瞿昙寺殿、宝光殿、隆国殿五座殿宇组成的主要建筑,以中轴线前后排列分布,御碑亭、钟鼓楼及两侧游廊配殿则是对称设置,果然是典型的明朝汉式的建筑风格,其中不少殿宇还是仿照明故宫的建筑形式,这一点尤以后院中寺院的主体建筑--隆国殿及周边配套的连廊、大钟楼、大鼓楼最为显著,明显仿制了北京紫禁城中的太和殿及左右两边的文楼、武楼,这些建筑无论是从大木的结构、斗拱的形制,还是建筑的布局都与北京明代故宫一致,难怪这一切让人看着如此眼熟。再加上寺院建筑前低后高的地势布局,使得整座寺院显得端正而大气,即使历经岁月洗礼,铅华褪尽之后却依然令人肃然起敬。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每一座殿宇,其建筑主体上的木结构都显得古朴苍劲,这样的感觉主要来自那些漆面剥落却依然坚实的梁、柱,甚至是隔扇,岁月的磨砺已经让它们最本色的木纹都裸露了出来;而房檐下的瓦当、房顶上的脊饰以及飞檐上的吻兽,经过时光的雕琢,更显出独特的美感,真心觉得,这里的一砖一瓦,都非常有韵味,特别是有大明盛世的味道。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不过,瞿昙寺毕竟还是一座藏传佛教的寺院,除了先前所见金刚殿中藏传佛教金刚形象,还有两侧护法殿中牛头饰物和哈达都彰显了藏族的文化元素,而在中院的瞿昙殿的四角,更是建有形式与大小相同的四座佛塔,形成藏传佛教“曼陀罗”坛城的布局。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参观完瞿昙寺后,最令我着迷的,还当属瞿昙寺内的数量颇丰、色彩鲜明的明代壁画。这些壁画全部采用当地的石色,着色牢固,虽历经数百年的历史,仍然色彩鲜艳、光彩夺目。
寺院中这些壁画我实在是喜欢,利用参观人少,寺内僧人都在坐功课的机会,前后绕行参观了三次,用高感光度模式,不开闪光灯拍摄了这些珍贵的照片,也算是符合文物保护的要求。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寺院内大殿里的壁画全部是藏传佛教内容,但因有僧人值守无法拍摄,唯有在光线幽暗无人值守的大钟楼中拍到了诸多佛母像,其中有大白伞盖佛母,还有三面八臂结印持物的尊胜佛母像,这些佛母像都是藏传佛教中修行所依的重要本尊之一。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在离开瞿昙寺前,瞿昙殿中值守的僧人正好离开,我拍了殿门西壁上的弥勒净净土图和东壁上的净土变与太子出行的壁画,描绘的是众菩萨听法以及悉达多太子出行的场景,从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座两重的城池,外城遍布宫殿、园林、宝池,内城则矗立宝塔、宝殿,佛祖所在的金瓦殿放射出七彩光芒并幻化成千佛,画面之中世俗的城池与佛国的区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不难看出画工们只能用对皇城的印象来想象佛国净土的神圣和壮丽。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瞿昙寺壁画中,最令人惊叹的是中院与后院两厢回廊内墙面上的巨幅彩色壁画。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这两厢回廊的建造很有特色,其随地势而建,从隆国殿两侧拾级而上,平地陡起,有斜廊相接贯通。由于布满了壁画,也被称作画廊。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壁画的主要内容都是有关佛祖释迦牟尼的佛传故事,以连环画的形式展示,有“净居天子叩问天鼓图”、“法传迦叶图”、“咐嘱国王图”、“咐嘱龙王图”、“双林入灭,佛陀涅槃图”、“十三层宝塔之育王起塔图”、“魔军拒战图”、“鬼母寻子图”等,壁画构思奇巧,层次分明,形象生动。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与许多佛教寺庙传统壁画不同的是,这些规模庞大的壁画除表现佛教故事外,还有不少的画面是表现当时的宫廷及世俗生活的场景,画面中的亭台楼阁、山水云石、奇花异草、人物服饰等都栩栩如生。生动的造型和流畅的线条,让人联想到宋代的宫廷绘画和明代的青绿山水画卷的风格。
如这幅“六官彩女簇拥太子归宫图”,人物形象皆源自于宫廷生活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如此图中有锡杖老人,又有渔人钓鱼之场景,大片的青山绿水,一切源自于现实生活。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西行漫记之青海 瞿昙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宫”
如果你是一个喜爱明代建筑艺术和绘画艺术的人,那我建议一生之中还是应该去一次瞿昙寺,在那里,你定能体味到原滋原味的明风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