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生来富贵,衡中感谢贫穷?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33讲

2020-01-12 09:10阅读:
青春期的蜡深藏在记忆的锁内火焰放弃了酒废墟上的匆匆过客我们的心引自北岛诗作——《蜡》


无言升学新讲堂第33讲
不知道为什么,这半年多来,我总是听到这学校有孩子抑郁了、那学校有孩子抑郁了……
我所听到的这类不好消息,其中多数情况是原本在各自初中学习很好,但升学以后进入名校的强班里名次不佳甚至成绩垫底,表现形式是情绪低落、厌学乃至休学等等
据说有些学校就很好,专门设有心理老师,孩子们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就可以去找心理老师聊一聊,只是这样的学校显而易见的太少了。
我经常情不自禁地用自身的少年记忆来比对现实教育:为什么我上中学那时候抑郁是个闻
所未闻的词,而现在则是不绝于耳。
抑郁,难道也是一种富贵病吗?
富贵不富贵的,纠结老账没有用啦,总不能为了自己孩子不抑郁,把财产都捐给什么美美,把自家搞得很艰苦吧。
也有人说中学生的抑郁症是因为学业压力太大导致的,我觉得有道理,目前所听到的消息基本都发生在内心非常要强的孩子身上,他们父母平时并没有施加什么压力,家长如何帮助孩子缓解学业压力便成了新时代新课题。
我能想到的便是帮这些优秀孩子们调低期望,比如有孩子在2019年的中考数学这科目上,自我感觉考砸,大哭,边哭边说:“我要去蓝翔啦……”这种情况恐怕需要家长平时多疏导了。 北京生来富贵,衡中感谢贫穷?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33讲
北京生来富贵,衡中感谢贫穷?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33讲
以上是2018年、2019年北京高考理科各分数段人数图。
2018年理科最低录取分是432分,2019年理科最低录取分数线是423分。上两图显示,绝大多数北京孩子是有大学上的。
调低期望,有助于缓解孩子们内心的压力。或者,像衡水中学那样,帮助孩子更多关注应试细节,这应该是条正道。

也有说孩子学习不好家长要抑郁的,毕竟这么多重任都压在母亲肩头,总有些妈妈一直在说,愁死啦。头上的白发,更验证了蕉绿的真实。
幼升小愁,小升初最愁,到了初中也愁,可学习毕竟是孩子的事情,孩子再没有内驱力,自己总不能代考,干着急没办法。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妈妈,总担心孩子考不上高中,提前去国外考察大学,真的没必要,孩子最后也还是考上高中了,只不过现在又要担心会考能不能过。可怜的老母亲,操不完的子女学业心。
还好科学研究倾向于认为抑郁是有遗传因素的,祖先有着开朗性格的,后代抑郁的几率小。经历了幼升小、小升初、中考还没抑郁的家长,已经大概率不太可能再抑郁了。
但北京和外省市一样,也是好大学难考,想考好大学,学业竞争的巨大压力,总也免不了。在缓解优秀生的心理压力上,家长能做什么呢?前述的提议,向衡水中学学习应试细节,又能学到什么呢? 在衡中,见到专业版”海淀妈妈“》是我去衡水的一篇游记,发表以后家长群里的议论非常踊跃。
很多家长注意到学校之间的比对,有家长说:“对北京家长而言,在北京的学校没给老师那么多要求的时候,压力就得放在家长身上,衡水中学对学生的分析、指导模型是可以拿过来用的,我相信会有效果。”
也有人感慨:“教委如果把许多权力还给校长和老师,整体会好很多。”
只不过,也有家长谈到北京当年22中的孙维刚现象已经很难再现了,这不仅是校长权力不大,还有人大附中掐尖掐走尖端生苗子、师资严重流失等各种因素,家长指出孙维刚当年带的班是一带6年,这种情况,现在也很难复制。
有家长感叹:“搞半天就北京上海都在补课?其他省都学校管啊?
还有家长说,“看中衡中就是觉得对家长而言效率更高、成本更低、还省心。当然孩子到底适应与否单说。”
有家长说:“衡中两周放三天假,每天学习14个小时,孩子们口袋里全是各种要背的纸,我们当年高中也这样学,只要有内驱力跟得上,那是人生最充实的时间段。”
更有妈妈吐槽:“北京鸡娃的家庭的是一家子压力都大,都跟着忙活,衡水全交给老师就好了。”
“本来家校联合应该是家长负责思想品德,学校负责知识。结果现在被歪曲成学校负责思想品德,家长负责交钱上课外班学知识。”家长如是说。
……

“关键累死也不一定效果好。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也有人谈到衡水中学抑郁少的原因,说道:“成绩跟得上,只有满足感,不会抑郁,抑郁的是跟不上的。”
关于衡水中学无抑郁这一点,我特意咨询过衡水朋友,我理解的精髓就是衡水中学的同学们在学习中更关注知识点、考试技巧、心理波动这三项细节指标,如果同学们关注不够,老师们会主动约谈辅导。
有家长很赞叹地说:“其实,学习就是衡中那种模式才能学好。学习的目标得单一,孩子没那么多精力既学这儿又学那儿。这样的结果是什么都学不好,比如,每个知识点应该讲深讲透,而不是浅尝辄止。应该把每个知识点的精髓和学习方法的精髓交给孩子们。”
聊到这个时候,家长们也提到任正非号召华为学习衡水中学,任总原话摘自报道如下:“我们公司的战略预备队都在学习衡水中学的精神。他们改变不了教育制度,就要适应教育制度……我们公司也改变不了社会环境,也改变不了大世界,也改变不了美国,我们就要向衡水中学学习,建立适应社会的方式,我们也跑步。战略预备队在华为大学学习,学员大多数是博士、硕士、至少受过高等教育,包括世界名校毕业的,在非洲等世界各国的基层工作几年、做出杰出成绩的人员到华为大学受训,受训以后再回去,再受训再回去,让他们一层层自己走上来,他们都要向这些中学生学习,为这个国家的振兴而努力奋斗。”
也有立意很高的家长总结道:“咱们国家最近二三十年的进步,我觉得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培养大量的理工科人才,基础好,扎实肯干的结果。”
当然也有家长有不同意见,觉得衡水中学一切以分数为标准,培养出来的孩子特别功利和自私。正应古语:“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我很难赞同这种说法,我们自身都是从应试体系里面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有功利性,也有自私心,但更多时候,一样有博爱与淡薄的时候,虽然从另外的角度看,淡薄更与无奈难以拆分。当一个社会,说真话都很不容易的时候,这不是教育出了问题,是任总所说的,社会环境必须重新适应的问题了。自私,好过虚伪!丢开书本理念,自我防范练成巴甫洛夫反应......
诚然,我们的教育体系缺少宗教式的关爱,但这与功利心与自私心并无必然联系。世家子弟的教育,确实无需功利,但他们不自私吗,低声问一句:他们肯把小升初名额分出来吗?不肯与应试分享资料,一句破功。
这大概就是富贵病的源头吧。
在衡中,我们很难不想起那位考上北京大学然后写出《感谢贫穷》一文的衡中学生王心怡。她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