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何以为疫情让路?《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1讲

2020-02-12 09:07阅读:
坚决防止疫情向校园蔓延确保师生生命安全!引自教育部最新指示
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1讲
2月7日,教育部召开全国教育系统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议。
教育部长在会上提出了七点要求:
一是严防死守。二是紧盯到人。三是稳住人心。四是停课不停教不停学。五是加紧科研攻关。六是加强舆论引导。七是层层压实责任。
从领导的上述指示精神看,防止疫情向校园扩散是重大政治任务,能否返校,不仅取决于疫情被控制,还要等疫情解除才行,2月份复课大概率无望,3月份呢?以目前的疫情发展趋势,很不好说了。
北京这边已经有大学的家属、中学生被感染的案例,随着8百万人返京高峰的到来,面对疫情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无独有偶,涉及教育的事情接踵而至。
2月8日,武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亚波表示,省、市防疫指挥部正在将省委党校、武汉市属高校改造成病房,预计增加5400个床位,用于收治轻症患者。随即这几天,有报道武汉某市属大学的学生宿舍已经被占用了,学生个人物品也被移出宿舍,引发争议云云。
把市属高校改造成医院,那些大学在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还能开课吗?进一步的,少了那么多学校,武汉高考会不会受影响呢?湖北的大学在
外省市的招生受不受影响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全都取决于病毒肆虐的周期有多长,按SARS的疫情周期,至少是3个月。现在大家期盼的拐点尚未到来,从拐点到解除疫情,在湖北省至少比其他省市要花费更久的时间。
假设最坏情况发生了,疫情影响到今年武汉的大学都不能招生了,尤其是七所985及211大学的招生情况,那么影响到的高考招生数量究竟有多少呢?
可以参考下表2019年武汉的985及211大学招生情况: 教育,何以为疫情让路?《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1讲从上表看,从绝对数量上看似乎对北京市高考招生影响不大,对全国高考的招生情况影响更大一些,减少约10%。
但其实,按比例算,对北京高考的影响也不小,北京985及211的招生人数约在3500左右,也就是约缩减9%,影响还是很直接的,如果考虑家长对香港的大学普遍意愿不强,可以说,如果有最坏情况出现,今年北京高考优质大学的竞争难度将难于以往任何一年。
顺便说一下武汉大学在京招生情况。
以往武汉大学是985大学在京招生的大户之一,但从2012年开始,武汉大学的招生计划名额快速大幅度下降。
2014年计划招生:理科80人,文科20人;2013年计划招生:理科83人,文科22人;2012年计划招生:理科104人,文科28人,实际录取192人;2011年计划招生:理科147人,文科38人;2010年计划招生:理科146人,文科47人;2009年计划招生:理科171人,文科41人。其中,2012年及以前年份,武汉大学每年在北京的实际录取人数都比计划人数高。
当然,以上仅仅是就最坏情况来说的,相信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全国人民能够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让最坏的情况仅仅停留在纸面的演算之中。
最坏的情况,我们相信不会出现。
那么,减招的可能性有没有呢?这要看这七所大学所属领导也就是教育部的态度了。
从解决疫情以后减少人员流动的角度看,适当增加本地名额,减少外省市名额的可能还是有的。
2003年SARS疫情,对高考影响不大,很多家长是当年高考生,他们回忆那年高考的难度略微降低了,而且,2003年疫情主要发生在广东和北京两省市,北京虽然严重,但并不是疫病发源地,属于躺着中招,即便如此,当年7月份的高考也没有推后。
在那年之后的历年,高考反而提前了一个月,从7月初提前到6月初,大概是坚信SARS不会卷土重来的缘故。
当然,6月初高考,躲开7月份的酷热,对考生是有利的,但在今年,能否在6月份之前战胜病毒,尚难断言。
相比复工复产保障国民经济这件大事,高考时间并不是必须保障的,所以教育部三令五申要求各地保障师生安全,生命安全高于学习成绩。

放寒假已经过去三周,大多数时间,孩子们宅在家里,很多孩子尤其男孩子已经憋坏了,在家里客厅里就开踢各种小物件,或者没事找事地寻些乐子。
家长光嚷嚷学习,对孩子们来说,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正常态。正常的大人,形同软禁般的生活,个中滋味也不好受。早日开学,还是大家内心的期盼,但目前,疫情还不允许。
但不管怎样,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孩子,再来争取新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