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难乃知岁寒,孩子们从武汉疫情中该学到什么?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2讲

2020-02-13 12:25阅读:
他们公而忘私,国而忘家,
置个人安危于不顾,
充分大会了人定胜天的无比威力,
打了一个大胜仗
转自马识途报告文学《他们打了一个大胜仗》


每当和家长们聊学习上的话题,我感觉最复杂的还是语文,一千个家长眼里有一千种学习方法,没有重复的,但很少有人提到“标准答案”。


语文并不是个随心所欲的科目我见过平时语文成绩很好,但高考时偏要在作文上发挥一下,结果比平时低了20来分的;见过扎扎实实照着中心思想写,超常发挥的。那些洒脱的满分作文得主,都是幸运儿。


拿我自己来说,我高考语文成绩很好,但小学、初中都不出彩。之所以高中语文有优势,一是议论文好,二是古文读得多。


议论文好,又在于读书多,思路开拓。但思路太开拓也有麻烦,记得惹了麻烦的倒不是我本人,而是同气连枝的一个同宿舍同学,毕竟重点中学的同宿舍高中同学更容易相互影响各自的看法。


有一次,课上讲报告文学《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这哥们气哼哼地站起来说:什么大胜仗,明明是大灾难。
我和别的同学都觉得好笑兼好玩,但语文老师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平时很和蔼,这时候脸色逐渐变了,声色俱厉地叱责这位惹祸的同学,最后把他叫办公室去了。


结果如何,我记得倒是没有惩罚,反正大家都当没发生一样。



但对我来说,有两个直接的记忆永远也抹不掉:


一、语文成绩就是看标答,你自己觉得自己再有理也没用。


二、我们的胜仗,真的都是胜仗吗?


这就是语文世界的标准答案和我们内心世界以及现实世界的冲突。


恰如昨天成都七中网校高三年级开课,语文老师在开课致辞中写道: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还有些人应该埋在冬天。


这是一篇体现人类意志的致辞,但很遗憾,目前来看,这并不是符合语文标准答案的教育。



让我们回到《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做个对比吧,这篇报告文学记载的是1981年四川大洪水的抗洪事迹,这场洪灾属于百年不遇,在21世纪的这些年里,每当四川省遇到连日暴雨的时候,网上总有文章习惯性地将其与1981年大洪水做比较。


据说1981年受灾最重的金堂县,水已经淹没了2楼,人们躲到3楼避难。


厄难乃知岁寒,孩子们从武汉疫情中该学到什么?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2讲
都江堰当年的水位也奇高。
厄难乃知岁寒,孩子们从武汉疫情中该学到什么?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2讲
那年,四川全省(含现在的重庆市)除甘孜、阿坝、凉山三州和渡口市外,洪水波及14个地、市,119个县(市、区),3549个公社,15305个生产队,城乡受灾人口1584万人,淹没房屋223.7万间,倒塌、冲毁房屋139万间,死亡888人,伤13010人,直接经济损失20亿元以上,按1:200换算成现在的货币价值约在4千亿以上。


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我在网上查阅到一篇马老对中学老师们咨询他文章相关的语文问题的回复,其中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大水灾发生了,我到了抗洪救灾的前线,那时我并没有立意要写一篇报告文学,也没有立意要通过救灾运动来歌颂什么,说实在的,我还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我歌颂的呢。但是我在抗洪救灾的实际生活中和抗洪救灾庆功大会上,的确见到和听到党的领导干部、解放军、特别是那些普通的人民群众,在这场斗争中,舍生忘死,大公无私的英勇斗争事实,无穷无尽的事实!我只记录了一小部分,已经使我感动得不得了。”


从马老所阐述的这些意义上,让我们来谈论文章的主题立意,会较少那些“明明大灾害非要说成大胜利“的心理抵触,但毕竟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只知道理想与纸面上的现实,即便听大人们讲真相,也仅仅是一知半解。


后来,不常见到此类标题,更多见到的是类似下文的论调——《她最早上报疫情,“我这次把一生的眼泪流光了》,这篇文章让我们了解到医院是怎么发现新病毒的。这次湖北没有尽早实施防疫措施,留下许多教训,值得未来总结。我们也借这次公共卫生事件测试了我们的各方面能力,如动员能力,执行能力,配套能力,运输能力,疏散能力,舆情控制能力,攻关能力等等。通过这次教训,相信政府部门特别是医疗部门会完善防疫体系、制度和措施,让坏事转变成好事。



坏事变好事,从现有逻辑上讲得通,只是公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不管怎么说,孩子们学语文,家长们还是要注意让孩子们准确掌握标准答案,并且在生活实践中,尽量去大胆尝试运用试错。


前几年曾经发生过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人大附中一位学生将违章停车的车牌拍摄下来,当场遭到车主及亲友们的言语攻击,对方甚至说到:“读书读傻了吧。”


这个事件,便成为中学生们实践的一个话题。
主流的观点是既要自身讲公德,遵纪守法,也要与不良行为做斗争,但有个前提是要讲策略,要保护好自己。如果孩子不思考,生硬地去背这些主流观点,无非是增加了新的学习负担,活学活用才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


总之,大人们站着说话都不腰疼的时候,让孩子们尽情地发挥一下想象力,让思维变得更锐利,然后回到考试的考点上再适度收缩。



但现实总归是现实,孩子们终归是要离开大人们的翼护,独自面对复杂的成人丛林。


好消息是,时至今日,疫情已经开始好转。


厄难乃知岁寒,孩子们从武汉疫情中该学到什么?转自《无言升学新讲堂》第42讲
很明显,此次病毒的第一波恶浪已经扑了过去,大家担心的随春节返京人流而可能带来二次疫情,也在政府及群众的警惕之中。
新型冠状病毒,在湖北省以外的省市及国家地区,目前看也没有太大意外。湖北省的情况复杂,有人为因素,不单纯是病理现象。


现在即便尚不明确胜利日何时到来,但我们坚信胜利终将属于我们,只是孩子们怎么理解“胜利”的含义,各家就有各家的说法了。


然而这个“胜利”体现在语文试卷标准答案里的样子,就是我们这个世界未来的样子


最近成都七中的一篇致辞又在网传,“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我们还需要忏悔,因为真正的哀悼开始于忏悔。”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呢,我们需要哀悼,更需要忏悔,这必须是一个整体的行为,而不是某一个群体的目标。


至少,如果在今年或者未来的某一次高考中考到了关于这次疫情的所思所想,也许成都七中的学生作文并不符合标准答案,但请不要排斥他们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