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小升初60天,奥数不好的海淀家庭命真的苦

2020-05-29 22:40阅读:
多久那聆听者才会
转身,看到我们
多久我们才会
通过努力
成为我们的荣耀

引自北岛《无题》

当海淀区2020年小升初的第一次志愿填报,经过反复修改之后终于提交上去的那一刻,徐昕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全身心近乎麻木。
过去这几天的剧烈煎熬总算告一段落,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敢再去多想什么。
整个五月份,徐昕就一直处于晕头转向的状态中。
尤其是518日以后的几天时间里,用她自己的话说,光成为历史见证者了,却没有学校递来橄榄枝。
到后来,总算有一所学校主动来电请她务必在第一志愿填报该校,而且她确实也照着做了。
但她仍然有些心不甘的感觉:
一、对方学校并没有承诺一定能录取,令徐昕心里非常不踏实;
二、这是一所六强的新校区,很少有人了解其情况,问谁谁也说不清楚,徐昕心里心里总有一种拿孩子命运去赌的不好预感;
三、不甘心的还是付出太大,收获太小。
徐昕的孩子刘雯是个乖巧听话的女孩,在周围人们的眼中,属于那种邻居家的非常优秀的孩子。 刘雯在学
校已经是连续两年区三好,这第三年因为疫情影响而还来得及评,估计要评的话,肯定能评上。如果是在4年前的2016年,凭刘雯这样的资质和成绩,通过推优被区重点录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如果徐昕两口子再找找人,把握会更大。但可惜刘雯生不逢时,推优没有了。


刘雯所在的小学位于学院路学区,虽然这里是北航、北科大、北京语言大学等著名大学林立的区域,但学区内的几所中学不知什么原因越搞越差,像徐昕这样的名校毕业高学历家长,首先想的就是外逃,争取考入六强或者区重点。
4年前没有推优,还有考试考入学校等方式,公开的是名办校如师达、北达可考,不公开的则是龙校这类特定招生渠道,俗称点招的方式。
陪伴小升初60天,奥数不好的海淀家庭命真的苦
过去这几年,徐昕并不是不知道海淀小升初的形势,所以她在4年级就给孩子报了龙校,清华附中最著名的坑班,如果在龙校成绩好,是有机会被清华附中录取的。但她也知道,这还不够,还有一家机构是针对清华龙校的考试的培训机构。为了龙校里的成绩,她还为刘雯报了这家机构。这家机构在家长中的口碑并不好。龙校+这家机构一年的投入,在6位数以上,而且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刷题。徐昕和龙校+这家机构的前几届家长关系不错,知道这样刷出来的孩子,清华附中有机会考进去的并见得很多,但考民办学校之类的还是很轻松。

可风云突变,到了2019年春季,龙校被上级机关不予注册而被迫关闭,龙校关掉以后,徐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关注奥数点招通道了,毕竟刘雯的奥数并不属于学得很明白的。徐昕的希望更多寄托于民办校的考试机会。
结果,徐昕又一次遇到了造化弄人,2020年海淀区的民办校分出来大量学位给派位系统,找人问过去,不摇号的机会已经很少,更别说考试了。
所以,518日后的几天,徐昕眼睁睁看着牛娃们一批批上岸而无能为力,而且每个孩子都是手拿几张六强的邀请票,可自己家孩子和这些牛娃的差距,也很明显,没有过硬的杯赛奖项,又没有入营,便是升学走点招道路的死穴。
去年,市三好是可以被六强中的某所中学以公办寄宿生名义招生的,但今年公办寄宿生从公开信息看是必须要在大派位中摇号的,只要是真的摇号,就不存在学习好坏的问题,更别说是三好不三好的条件。所以,徐昕也不敢抱奢望。
也许是命运的负担过多集中压在徐昕们的身上,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之下,她对小升初升入六强已不再抱任何幻想,剩下的考虑,就是如何避免学区派位的那些坑校了。于是在截止时间前的一小时,她毅然决然地在第一志愿上填报了一所向她发出邀请的二梯队学校,并且她还在祈祷着69日那天在系统中顺顺利利地看到这所学校的名字。
今年海淀的小升初格外波澜壮阔,活生生的人生故事,正一幕又一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笔记录下来,为后来者提供经验和教训。
2020海淀区小升初,非奥牛优秀生的妈妈们从茫然不知所措,到坦然面对。而其他的家长群体呢?我们将陆续采访她们。

当然,文章中的人物都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