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通俄门演变成坑爹门?弹劾戏再添筹码

2017-07-13 10:18阅读:
特朗普的通俄门演变成坑爹门?弹劾戏再添筹码
正当特朗普的“通俄门”的陷入胶着的时刻,他的大儿子唐纳德·约翰·特朗普玩了一个“坑爹”大戏,将其16封“通俄邮件”全部在网路上公布了。当时,特朗普已确定获得共和党内初选,将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进行最后的总统大选决选。
邮件发生在2016年6月,是约翰(小川普)与中间人商谈要俄罗斯女律师维塞里尼茨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相见一事。约翰(小川普)的目的,是想从维塞里尼茨卡娅拿到希拉里的黑材料。其后,约翰(小川普)、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的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一起与这位俄罗斯女律师见了面,地点在约翰(小川普)的办公室。他们见面谈了什么,俄罗斯女律师给了些什么,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或另一个秘密了。
2016年6月3日,中间人戈德斯通的邮件说:“俄罗斯终身检察官愿意给特朗普竞选班子提供一些可以致罪希拉里和有关她与俄罗斯之间交易记录的官方文档和信息,这些东西会对你的父亲非常有用。”“这些信息显然属于非常高级别的敏感信息,这是俄罗斯及其政府给特朗普先生提供支持的一部分。”
约翰(小川普)回复说,“如果这就是你说的,我非常喜欢,尤其是在今年(2016年)夏季末期(使用)。
这是特朗普“通俄门”事件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2016年美国大选到了后期,俄罗斯被怀疑介入了美国大选,通过黑客、造谣、抹黑希拉里的行为,帮助特朗普获胜。这顶指控,直接在奥巴马任期最后阶段导致美俄关系空前紧张,而特朗普团队一直否认存在有什么“通俄门”行为,怒斥那是无耻的谎言。可是,等到特朗普接任总统大位后,“通俄门”却进一步发酵,因为媒体和民主党人找到了重要证据,如电话录音等。这使得特朗普团队的多个成员陷入舆论风波之中,其最重要的团队成员之一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于2017年2月辞职。他上任不到一个月,成为美国史上最短命的国家安全顾问之一。其后,“通俄门”在各方压力要求继续调查,对特朗普赢得2016大选客观上起到关键作用的詹姆斯·科米,因负责“通俄门”事
件的调查而不放手,又于2017年5月9日,被特朗普以羞辱的方式开除。
原本,在“通俄门”事件中,特朗普及其家人干了些什么,外界是不清晰的。约翰(小川普)是被《纽约.时报》逼迫,方才承认曾与维塞里尼茨卡娅进行了简短会面,表示会面主要探讨了美国家庭收养俄罗斯儿童的相关问题。可不久,他又在社交媒体上说,与维塞里尼茨卡娅会面时听取了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情报,但没有获得实质性内容。那才有了公开16封“通俄邮件”之举。
原来,得知《纽约.时报》已获得那些邮件,约翰(小川普)就不等《纽约.时报》放料,自己先行公开了。他的目的是打乱《纽约.时报》的报料计划,化被动为主动。他还说,2016年与一位俄罗斯女律师会面一事,没有告诉父亲。又强调,有关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串通的指控“可笑至极”。
华文媒体看待此事,完全从自己的中国思维出发。以为这是约翰(小川普)的“坑爹”事件。只要约翰(小川普)死不认账,别人就没有办法。这也是某些中国人想当然的无赖主义,以为只要百般抵赖,就啥事也没有了。事情是一贯善于揭黑的美国媒体只要揪住权贵的狗尾把,那就一定狠狠揪住不放,直到你丢脸丢到爪哇国为止。
而特朗普面对此事,又是一以贯之地可以将丑事说成伟光正的好事,他认为自己的大儿子这是“开诚布公”,大加赞扬。特朗普反智、粗暴、任性,有他这么一个大家长,家风不会好得哪儿去。选举期间,他们的形象可以精心包装。但人的性情、行事风格很难自我长期抑制,那一些状况就逐渐显露出来。比如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女儿伊万卡擅自坐在总统的座位上,就是一种失礼的表现。
约翰(小川普)的16封“通俄邮件”,关键是坐实了特朗普及家人与俄罗斯暗通曲款的重要事实,再也无法抵赖了。民主党方面自然要借此敲打。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高级成员希夫(Adam Schiff)说,公布的电邮是“非常重大、深深令人不安的事件”。希拉里前竞选副手凯恩参议员提出,约翰(小川普)的行为等同叛国。于是,这派势力要求约翰(小川普)到国会作证,接受质询。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主席格拉哈姆(Lindsey Graham )表示:“他必须得作证。该电子邮件让人感到不安。”“我们不能允许外国政府插手任何人的竞选活动说愿意提供帮助。”对此,也有共和党人加入这一反普阵营中。共和党籍参议员苏珊·柯林斯说,参议员情报委员会值得“对这些电邮进行彻底调查”。
在美国,丑陋事件中,重要人物被提溜到国会作证,那真得万分小心。那些议员个个猴精,又有自己的法律专家团队。被要求作证的人会要求全面如实讲清事实,并会被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折磨,而他将必须回答。如果发现证词有假,那就犯了伪证罪,法律责任随之而来。
这16封“通俄邮件”被一些人看得非常严重。美国选举法专家、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法学院教授哈森(Richard Hasen)表示,“通俄门”事件可能会让约翰(小川普)受到相关法律指控,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次的会面是同外国人员的一次经过准备的会面,同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有关。小布什时期白宫首席道德法律师彭特(Richard Painter)也认为“这是叛国,他(小特朗普)肯定清楚俄罗斯获得这些信息的唯一方法是通过间谍监听。”
但要完全将约翰(小川普)拉去治罪,在法律上又有争议。美国宪法叛国法专家、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教授拉森(Carlton Larson)表示,在俄罗斯和美国大选的相关议题上使用叛国罪不恰当。因为,此时的美俄,并不处于战争状态。
在美国这个国家,你最终是否确定犯罪,仅有动机和初步行动还不够,还需要有确切的事证来证明你干了什么。现在,16封“通俄邮件”和约翰(小川普)与俄罗斯女律师会面的状况,已经表明至少约翰(小川普)有明确的动机和初步行动,要进一步追问的是究竟干了什么事,还有其他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给隐藏着。如果能找到利益输送和秘密协议的证据,那就是天大的事了。这也是美国式的一种政治正确。特朗普反对美国传统的政治正确,可现在,却又正是这种政治正确在保护他和他的家人及团队。不然,仅从动机和初步行动就定罪,容易走上动机论和诛心论的歪路子。
特朗普由于“通俄门”,急需组建超强律师团,但是,至少有四家大型律师事务所拒绝了他的邀请,著名大牌律师洛斯金(RobertLuskin)、沙利文(BrendanSullivan)、奥尔森(TedOlson)等,纷纷表态不愿意加入特朗普的律师团。
不管怎样,16封“通俄邮件”可以说给了特朗普致命一击。对特朗普的反对者来说,这是给了他们充分理由要将特朗普的“通俄门”追查到底,能够进一步找到特朗普及其团队“通俄”的确切证据,最终能够弹劾这个老东西。从16封“通俄邮件”追查下去,抽丝剥茧,指不定又能找到某个真能置特朗普死地的妖蛾子,也是说不定的事。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特朗普的通俄门演变成坑爹门?弹劾戏再添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