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50万欠条:乡村医生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2017-03-15 17:25阅读:
一周前,河南新乡乡村医生杨全鸿在自家诊所的院子里,烧掉了行医近50年病人因无钱看病所写的欠条。此事被媒体关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伴随着媒体的聚焦,质疑、褒奖、荣誉也在这几天包围着他。杨全鸿出名了,但他却有些“害怕”了,那些从全国各地涌来的声音,让他深信“树大招风”。近日,杨全鸿告诉记者:他累了,从今天开始不再看病了,要歇一歇。(中国网3月15日)
烧50万欠条:乡村医生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50万欠条遭质疑,不管是谁,心里都会感到不舒服,人言可畏,乡村医生杨全鸿感受最深,以至“不再看病了,要歇一歇”。 然而,质疑者也不无道理,社会凭什么就信你这50万欠条是真的?凭什么相信你的疗效?如果从这些角度展开疑问,那么,怕是杨全鸿全身是嘴也说不明白来自四面八方全国各地的质疑。因为,即使你拿出了字条,说清了疗效,别人依然还会找到另外的质疑角度,其根本原因则在于杨全鸿的身份——乡村医生。
杨全鸿行医就在乡村,周边都是相识几十年的村民们,有的村民让他看了很多年的病,他的热心肠在当地不会受到质疑。然而,当他的事迹被宣传报道出去后,反而周身不自在起来,以前村里没人质疑他,那是因为每张欠条写就的第一时间都会有人看到,疗效也在那摆着,他不缺证明人。但报道一出,这就成了全国的事,人们当然就会从第三方的规范角度看待这一切,此时,杨全鸿所做的一切,一定会引发质疑,这几乎是社会的必然。
然而,这样的质疑并不是坏事,它说明全社会普遍的理性程度正在提高,既不全听媒体的报道,也不全信道听途说。因为,很多后来发生翻转的新闻事件,当初也都是正规媒体的报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事出了不少。所以,村医烧掉病人50万欠条遭质疑,这一点都不意外,相反,如果杨全鸿没有遭到质疑,那才是真正的意外,那说明,没人把这种复杂现象当回事,不闻不问不质疑,才是社会最大的可怕之处。
客观地说,50万欠条会遭到质疑;杨全鸿中医治疗精神病的方法和疗效也一定会被质疑。这种质疑的公共初心,来自于第三方立场,也可以想像成一场医疗收费和疗效确认的官司,其实这样的官司在城市里已屡见不鲜,
不管是美容方面的,还是疑难杂症方面的,都存在着行医资质问题,即使是法官,到最后判决的时候也是难办的事。所以,人们表现出的质疑,其实是将自己摆了进去,也是在想像中对自己的一份保护。
因此,对于杨全鸿这位乡村医生来说,受到了质疑,心里一定会感到不舒服,所以他说“不再看病了,要歇一歇”,这是一种受到伤害的表现。如果让一个人马上从公共思维中跳出来,而进入杨全鸿的思维,那一定会为杨全鸿打报不平,这虽然很迎合当下的社会情绪,但这并不可取,因为这根本的问题在于:其一,乡村医生的热心肠,是否就能成为医疗科学上的信任?其二,同样是杨全鸿,但要是出了医疗事故患者怎么办?这样的问题虽然有点冷,但冷在前面,总比出了问题之后的热炒有益得多。
问题说到最后,杨全鸿50万欠条的事,和热心肠的事,都是他表现出来的医德。但问题的关键是,做一名乡村医生已经很不容易,但他又能有多大的承受力?一名乡村医生是否也有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在医疗改革还没有完全覆盖到广大农村时,像杨全鸿这样的乡村医生,还会发挥很大现实作用。
但是,越是需要他们,就越要保护他们,一方面要给们基本的行医保障,另一方面,更要在相关法律法规方面给予规定性保护,从行医资质上,要给予法律法规的限定,目的在于让他们规避法律风险,这是对乡村医生非常必要的保护,这也是一种法律意义的“保险”。 关注《力量时评》公众微信号LLSP-A 或扫二维码,内容随时更新
烧50万欠条:乡村医生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