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农村大办酒宴之风:在村民的心里,酒局饭局也都是困局

2020-09-22 11:19阅读:

马进彪时评

综艺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莫让乡村文化陷入“酒局的困局”
近日,成都蒲江一社区出新规:除红白喜事外,禁止举办其他酒席。“这个月平均每天一个酒碗,一年份子钱都要给三四万。”宋春香9月已接到了第21个 宴席邀请,其中婚宴仅两个,其余主要是乔迁、升学、满月等宴席,在她看来,近年来农村办酒碗的现象愈演愈烈。这个《村规民约》发出后获得了社区居民的支持。(成都商报9月21日 )
农村大办酒宴之风:在村民的心里,酒局饭局也都是困局

在乡村文化中,红白喜事体现的是村民间世代相传的邻里情谊,为老人办寿宴、为年轻人办婚宴,其本质并不在于吃什么喝什么,而在于全村人对长者寿比南山的祝福,和对年轻人百年好合的祝愿,此乃人之常情。
但近些年来,乡村大办酒宴之风愈演愈烈,名目繁多的事由无所不及,满月酒,生日宴,乔迁酒,升学酒,大家轮流坐庄,无休无止的份子钱已成了人们巨大的经济负担,同时,一次次的攀比也成了人们巨大的精神压力。
农村大办酒宴之风:在村民的心里,酒局饭局也都是困局


而当这些负担与压力全部沉积于村民心头之时,再好的宴席也都没有了乡村文化的意味,有的只是内心企盼着眼前参加的宴席就是最后一次的“下不为例”。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酒桌上做下的情面,必然还要一次接一次“下不为例”的延续。
此时在乡村,大办酒宴之风愈演愈烈,同时,酒局饭局也成为村民心中无法破解的困局。其实,村民们并不愿意没完没了地凑份子吃酒宴,但几十年来,甚至是祖上几辈人都同在一个村子里生活,碍于这样的情面,谁都不愿成为实话实说的第一人。
农村大办酒宴之风:在村民的心里,酒局饭局也都是困局

酒局饭局是困局,但也是僵局,谁都不想成为第一个说出真话的人,但谁都特别愿意有人第一个说出真话,而在人情为上的乡村文化中,使得众多村民陷入了纠结,甚至患上了“宴席焦虑症”,如果去,会是“不堪重负”,如果不去,则会使村民几十年的情谊“不堪回首”。
农村大办酒宴之风:在村民的心里,酒局饭局也都是困局

显然,急需一种个人之上的力量,来打破这个僵局与困局。而成都蒲江一社区提出的新规,除红白喜事外,禁止举办其他酒席。这个经全体同意、通过必要流程形成的《村规民约》,实际上是松绑了村民心里的纠结,消解了淤积心头的焦虑。
这个《村规民约》,打破了当地乡村文化的困局,避免了当地乡村文化跌入宴席的陷阱,彻彻底底还乡村文化一个清爽。让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回归于乡村文化的主位。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