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有危险

2017-08-08 08:35阅读:
(文后附攻略)
Tip:在公共场所,男性要尽量避免与年轻貌美的阿拉伯女性单独交谈,容易引发纠纷。
清晨,村妇朦胧中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果然是下了小雨。
起来时,皇帝已经备好了早餐,煮鸡蛋和大米粥。饭毕整理行李,结账走人。
早就听说黎巴嫩物价高企,所以我俩先来到市场,皇帝看包,村妇去买了两公斤黄香蕉苹果和一大堆红桔,这里黄香蕉苹果的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合人民币才7块钱/公斤。从埃及一直到叙利亚,我们每天都吃红桔,这里的红桔十分甜,好吃极了,最贵时才合人民币不到2.5元/斤。另外,我俩每天都用自带的大枣和枸杞煮开水,晾凉后装进1.5升的矿泉水瓶里,基本解决了一天的饮水,既有营养又卫生。
还省钱。
所以说,带个电磁炉出国太有必要了。
言归正传。买好水果后我俩背起大包继续前行,来到市中心广场的公交总站,找到了开往长途汽车南站(就是我们从Hama来时下车的那个站)的公交车,这车是红色的,全程大约走行20分钟。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在叙利亚很多城市都能看到从中国进口的客车,好多还是纯电动车呢。
长途站里面有很多售票窗口,都是各个汽车公司的。但去黎巴嫩贝鲁特的车子只有Sarraj公司有,每天6班。我们在这里看到当地人买票也是600叙镑,皇帝不甘心,又去别的窗口试探,结果是的确只有一家公司经营贝鲁特线路,但也的确有另一家说可以500镑卖票给我们,结果证明他们也得去到我们买票的那家公司拿票。
只能这样认为,如果亲自来买票,肯定有砍价余地。但是最好提前一天来买,否则,是否有座位没把握。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我们乘坐的车子的牌照。有时候将车子牌照拍下来很有好处,以防万一出问题。
车子磨蹭了半天,诸如登记乘客护照身份证、验票、警察查验司机证件、出门时的最后报单等手续很繁杂,效率很低,结果是本来应该10:30分开车,一直拖到11点才开出来。不过,这台奔驰大巴速度极快,平均都在100公里以上。
我们座位旁是一位已定居加拿大15年的叙利亚人。大家一路聊天,他对腐败的认识是:哪里的政府都是如此,如今绝对是金钱当家的时代。谈到政治,他也认为,其实哪种社会制度都一样,唯有权力阶层才是最大的收益者。
皇帝说,至少你们有权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啊。他说,其实那选举也没多大意义,上台后做的和上台前承诺的往往都大相径庭。
看来没治了,天下王公皆贵族,天下草民都苦命。
唯一区别也就是程度不同而已。
接近叙----黎边境时,海拔下降到了40米左右,看到了地中海,公路就沿着海边前进,两边到处是菜地和大棚,一片清新景象。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大约在14点,车到叙---黎边境,没想到办理离境手续竟然整整用了2个小时!无论外国人还是叙利亚人,都需要提交护照或身份证,移民局的官员要一一将每人的身份信息录入电脑,如此十分浪费时间。
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当时的叙利亚一直处于紧急状态法生效期。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我们早就了解到,离境税是每人550叙镑,但车到离境大厅前,我们车子的乘务员收护照时(每个车的乘客统一交由司机办理)却坚持向我们要1200(两个人),一开始我们坚持只给1100,但由于语言不通,那家伙就是等着不走。我们想也许是涨价了,反正俩人才多花2美元左右,给他算了。
眼见办理离境手续很费时,皇帝留村妇在车上看包,自己进了移民局探究真相。恰遇我们车子的乘务员刚刚交完离境税,皇帝拿起收据一看,一张是500镑,后面贴了一个小邮票类的东西。旁边的移民局官员解释说,这个小东西要付50镑,所以总计要付550镑/人。皇帝闻听,立刻请移民局官员告诉我们车子的司机,他们多收了我们100镑。司机听明白后二话没说,立即从自己口袋里掏出100镑还给了皇帝。旁边的那位乘务员脸色相当难看,一个劲对皇帝打手势,估计是想说那多出的100镑是他吃午饭的。
可是全车20多人,你的饭费说什么也不该只出在我俩身上啊(全车除我俩外,都是叙利亚和黎巴嫩人)。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16点,好歹办完了所有人的离境手续,车子向前开了100多米,又停在黎巴嫩方面的入境海关门前。这回我俩自己拿着护照直接进去填表办手续,黎巴嫩对中国公民实施免费免签政策,所以办理过程十分简单快捷。唯一引起我们注意的是,签证官一页一页非常仔细地翻看了我们的护照,估计他是在寻找是否有以色列的签证记录。
由于手续简便,全车人总共用了约半小时时间就都办完了,奇怪的是本地人的办理时间竟然比外国人还长。
外面的厕所关闭,我们直接进到办公室里面,村妇微笑着请一名边防军哥哥带着借了楼上的内部厕所用。回去说给加拿大老兄,连连说我们LUCKY,因为这在他们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中国估计也不可能。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这样的边界估计是专门为偷渡者设立的
之后,村妇回车里看包,皇帝继续在移民局门口晃荡。这时,一位漂亮时髦,身材绝佳的阿拉伯女孩儿主动凑过来和皇帝聊天儿(后来我俩总结时认为,并非皇帝长得帅气人品无敌,关键是百十号人中只有皇帝一看就是来自外邦的男人),她自我介绍叫妮娜,叙利亚人,现在贝鲁特一家大学学习阿拉伯语。皇帝一看女孩儿英文很流利,加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有男人为了避嫌见了漂亮女人就躲的道理?于是便微笑相对。没想到俩人儿刚聊了几句,就走过来一位中年男人,十分不礼貌地打断了热烈的交谈。只见他对着那女孩比比划划用阿拉伯语叽哩哇啦说了几句话,女孩脸上顿时晴转多云,抛给对方一脸的鄙夷之色,转过头来继续与皇帝聊天儿。
皇帝继续兴致勃勃地向女孩介绍中国。这时又走过来一个男人,从他和女孩儿交谈时的表情,皇帝明显看出那男的试图阻止女孩儿与自己接触。这回女孩的反应更激烈,本来白皙的脸庞登时变红。旁边的皇帝有点不知所措。撤吧,有点败阵的感觉。不撤吧,又不知如何反应才得体。毕竟是在异国他乡,稍一不慎就可能冒犯了人家的习俗。
就在这时,我们车上的那位乘务员跑过来一叠连声地喊皇帝回车上去。皇帝顺坡下驴,与女孩道了声再见就赶紧撤了。
上车一看,根本不是车子要开。奶奶的,肯定是那个乘务员也和另两个阿拉伯男人一样,对皇帝与女孩的热络交流醋意爆发,再加上皇帝刚刚追回了他索要的不义之财,不使坏才怪。
当然,最有可能的是第一位被女孩顶回去的那个男人到我们车上去告状搬救兵了。
这些阿拉伯男人,心眼忒也小啦。
联想到昨晚在基督教徒聚居区的状况,我们终于彻底明白了。这就是伊斯兰信徒,他们是不愿意自己的女同胞跟异教徒打交道的。
车子继续前行,大约在17点10分到达黎巴嫩第二大城市Tripoli。在司机的帮助下,我们下车后走了约几百米来到市中心,先在西联换了点黎巴嫩货币。然后找旅馆,前两家都满了,最后住进了钟楼旁的Palace Hotel,大床带卫生间电视不含早餐的价格是40美金,被皇帝砍下了5美金。另外一家的四人间上下床不含卫生间含无线上网含早餐的价格竟然也要每床20美金。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不过,晚饭十分令人满意。我俩以每份8000LL的价格要了一份鱼块炒饭和一份碎牛肉炒饭。端上来一看,天哪,满满一大桌子,除了两盘正餐,还有一大盘由青椒胡萝卜水罗卜和薄荷叶组成的蔬菜、一碟酸黄瓜和另一种说不上名的小菜,沙拉酱和薄饼,大有韩餐的架势。
主食好坏先不提,我俩自打出来几乎就没吃到什么像样的蔬菜,结果是俩人很快就把几只辣椒和水萝卜薄荷叶蘸着沙拉酱一扫而光。皇帝舔舔嘴唇,倍感意犹未尽。看看村妇,也是满脸期盼之色。皇帝估摸着蔬菜应该是任吃的,于是便走到老板面前,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结果可想而知,我俩面前又多了几根黄瓜和辣椒。
过瘾啊。
饭后去网吧上网传博客,结果试了多次都登不上去,放弃。热情的小老板又带我们走了很远去另外一家网吧,结果被告知也有问题。好心的小老板说,还有一家是有无线网络的,但是比较远,如果我们愿意,他还可以带我们去。
皇帝对村妇说,看来,只要不亲近他们的女人,阿拉伯男人还是相当可爱的嘛。
村妇吃得满意心情超好:你再试试找个漂亮女孩儿去泡,肯定也是相当可爱嘛。小样儿,整不死你。
回到旅馆,皇帝留村妇在家,自己到外面买次日早餐所需鸡蛋和咸菜。小店老板极热情,皇帝本来拿了两只鸡蛋,结果他硬是又塞了三只进去,比划着告诉皇帝总共1000LL,在黎巴嫩,这算很便宜了。皇帝本欲解释,又苦于语言不通,最后之好拎了5只鸡蛋回来。
皇帝吃稀饭时少不得咸菜,在一家肉饼卷店,皇帝指着橱窗里面的酸黄瓜让店主装了一小袋,问多少钱,店主一挥手。
又免费了。
估计是人家嫌跟你交流太费劲,反正几根咸菜也不值钱,索性免了。
Palace的房间举架很高,但室内平面面积却很小,空调是棕褐色的非常古老的款式,倒是合了这个古城的气质。橘红色的路灯透过木质百叶门斜射进来,装饰着没有窗帘的门框,暖暖的。
村妇洗完澡欲上床时发现床单未换,上面还遗留着几根前人未知部位的毛,就很生气。皇帝见问题严重,立马叫了服务生过来重新换过。
我们的计划是明天去BCHARE小镇,感受自然风光的魅力。
叙利亚处于紧急状态,跟当地女孩儿搭讪须特别小心
Tripoli 之夜
今天一路颠簸,有些累。但回想一下全过程,发现虽有小小不快插曲,但总的来说还是好心人多,总是能在遇到困难时遇到帮助。于是,心情就好了起来,渐渐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攻略:从阿勒颇去贝鲁特的车子只有Sarraj公司有,每天6班,普通车票价是600叙镑,如果亲自来买票,肯定有砍价余地。但是最好提前一天来买,否则,是否有座位没把握。叙利亚的离境税是550叙镑/人,因为是由乘务员代办,注意不要被乘务员给蒙了。黎巴嫩对中国人免费免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