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买茅台不是酒文化,过度涉入要被处分

2018-02-11 22:49阅读:
文|马涤明
2017年3月-5月,时任宜昌市西陵区检察院办公室主任的彭革文认为单位接待用酒档次较低,安排办公室科员吴祖泉购买档次好一点的白酒。吴祖泉分三次共计购买了10瓶茅台酒,费用共计16057元,此后以购买厨房用品、办公用品虚列名目入账报销。2017年9月,吴祖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彭革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被免去区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职务。(2月11日湖北日报微信)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个单位的办公室,一次就购买了10瓶茅台,值得关注的问题,首先不是官员喜欢茅台,而是机关真有钱,想买茅台就有钱买。而只要机关有可以随意支配的资金,官员想买什么,应该不是问题。禁止公款喝茅台的禁令已有十余年,其间还被不断重申,但实际上我们都清楚,只要禁不了官员们手上的钱,就未必能禁得了买茅。
检察院买茅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几年的茅台热销、价格暴涨。舆论中一直有怀疑,其中有公款消费助推的因素。而几年前,茅台曾经历下行调整期时,媒体上曾有《八项规定出台半年审视:茅台将从官酒变民酒》的新闻。当时市场的情况也是,茅台价格、销量双跌。公款吃喝风一收紧,茅台就量价双跌,证明的是茅台销量和价格,与公款消费之间的正相关关系。那么,当各种禁令随着时间在一些地方和基层出现边际递减效应后,茅台会否受到重新回到一些公款消费的酒桌上?理论上说,这种可能性应引起重视。

请输入图片描述
而现实中也不乏
“生动”的案例。 2016年8月,河南通报了一起“扶贫晚宴官员互殴”事件:周口市教育局官员赴项城市扶贫点慰问,项城市委市政府为其举行“扶贫晚宴”,光茅台酒就备了5箱。且不说,扶贫还要招待“晚宴”,单说项城市政府的“5箱茅台酒”,信息量恐怕不小:上面教育局的官员来了,给茅台酒喝,其他部门来了,喝不喝茅台?那么,项城市政府应该还有更多箱才茅台储备才合理吧。一个县级市的政府就有这些茅台储备,茅台酒能不热销吗?并且之前媒体暗访中时常发现,一些官员将茅台酒灌进矿泉水瓶里,防止被拍到。这至少说明,高压态势下,茅台酒并没有远离公款酒局。
还有一些信息,能帮助我们窥见这方面的情况。2017年9月起,贵州省公务接待全面禁酒规定开始实施,而作为配套措施,贵阳市纪委要求统计全市各部门酒类库存情况,无论白酒、红酒还是黄酒等酒类,都要填写报送统计表,并就地封存——政府部门居然有“酒库”?那酒库里一定茅台吧?但不管有无茅台,都说明一些地方公款消费酒类具有一定的“规模性”。而只要存在公款消费助推酒业的情况,应该是拉不下茅台的。

请输入图片描述

据报道,2017年多地政府部门和事业机构陆续下发了《关于开展违规公款购买消费高档白酒问题集中排查整治工作的通知》。白酒业内有分析称,此轮整治或因恶炒飞天茅台而起。
茅台价格暴涨“或多或少都有公款消费的影子”之说,我看是无风不起浪。而“风”也好,“浪”也罢,要想让公款与茅台及其他高档白酒以及所有的违规消费彻底绝缘,只有从限制政府部门、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花钱的权力方面制定办法,没有多余的钱,拿什么公款吃喝?而只要有钱,官员们喝茅台,还是五粮液,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