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穴中的成长与辉煌

2019-12-02 19:46阅读:
感谢中共党史出版社为我们奉献了《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让我再次感触到我所熟悉而又陌生的沈安娜阿姨。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安娜阿姨是我从小就崇拜的偶像,我曾不无自豪地向小伙伴们“炫耀”,在我爸爸的同志当中,有一位打入到蒋介石身边担任速记员的阿姨,她叫沈安娜,使得国民党核心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党的掌控之中。某学院曾经编辑了一部影视资料片,片名叫《到目前为止尚不能公布的功勋》,说的就是安娜阿姨。我爸爸曾经赞许安娜阿姨是“我们情报战线可以引为自豪的无数无名英雄之一”。 《丹心素裹》以口述的形式还原了我所熟悉的安娜阿姨。文传心声,声声入耳。我仿佛听到了安娜阿姨那吴侬软语,款款道来,娓娓动听;文若其人,栩栩如生。我似乎又看到安娜阿姨朝我们走来,她是那么可亲可敬、端庄美丽、气质非凡、和蔼慈祥;之所以说陌生,是因为书中披露了许多闻所未闻、鲜为人知的细节故事——安娜阿姨的身世、追求、爱情、历险、磨难、愉悦……所有的家国情怀都全景式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肃然起敬。她不仅是让我敬仰的英雄,也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共产党人,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
《丹心素裹》描绘了安娜阿姨的人生轨迹。它不同于那些充满着色情、血腥、暴力、荒诞、低俗的所谓谍战大片,一律格式化的“手枪+美女”“拳头+枕头”,它就是一部实实在在的信史,真实地描写了一位中共情报员的成长历程,而就是这些看似平常的中共情报员,出污泥而不染,身处虎穴而不惊。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有气不说,有苦不叫,忠诚于党,任劳任怨,干出了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加速了一个腐朽政权的倒台。
安娜阿姨出生在一个动乱的年代,虽然家世显赫,书香门第,但不幸少年丧父,家道中衰。沈安娜性格倔强,与姐姐沈珉为摆脱包办婚姻,走上了外出求学的道路。之后,在舒曰信、华明之、鲁子成、王学文和姐姐沈珉的引导下,加入到革命的队伍,成为中共早期情报组织“特科”的一名成员,特别是她的领导人王学文一锤定音,派遣她打入到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担任速记员,开始了她具有传奇色彩的情报生涯。书中有两段细节描写十分感人。一段是沈安娜姊妹与母亲告别,“随着鸡公车吱吱呀呀的响声,我们看见母亲和沈家大宅门在浓雾中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看见母亲放下轻轻摇晃的右手,与左手交叉着垂在身前,像一尊雕像立在那里”。一段是沈安娜
与初生儿子告别,“庆来才牙牙学语,就要离开妈妈,说来也奇怪,就在分别的时刻,儿子忽然清晰地叫了一声‘姆妈’,我立刻把小庆来紧紧抱在怀里。在儿子圆圆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泪珠儿不由得滴在了儿子的脸上……列车员在催促旅客,赶紧上车,分别的时刻到了……汽笛长鸣,列车徐徐开动,带走了庆来,仿佛也带走了我的心”。撕心裂肺呀!两次生离死别,都是母子相离。对于安娜阿姨来讲,那是一条义无反顾的革命之路。
“八·一三事变”后,安娜阿姨和党组织的联系中断了,但她以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精神,不离不弃,千里寻党。在当年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里,许多地下党员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意志不坚定者就此脱党,而沈安娜夫妇坚定地表示,“要抗日救国,就必须紧随共产党。因此我们决定不退缩、不沉沦,自觉地向前冲”。这个“自觉”在当时太不容易了,太难能可贵了。为了与党组织接上关系,安娜阿姨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武汉,终于找到了党组织。她接受了周恩来、董必武的派遣,利用与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的关系,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担任速记员。从此打入到国民党核心机关,继续为党提供大量核心机密。
随国民党迁都重庆后,安娜阿姨凭其娴熟的速记技艺、良好的人际关系和不卑不亢的人品,很快获得上级的赏识和信任,被批准“特别入党”,成为国民党特别党员,可以为国民党“中常会”等核心会议担任速记员,伴随在蒋介石、宋美龄等国民党高官达贵左右。而与此同时,她的生活却陷于窘境。书中摘录了一段安娜阿姨的丈夫和战友华明之写给友人的一封信,“安娜失眠,半夜之后不能醒,一醒就得看天亮……产后已经是两个足月,仍然衰弱不堪,月前又发胃病、便血……奶水不够,母子俩的泪混流在一起……薪水已经借到三个月之后,大量的支出实在无法应付”。在这种情况下,安娜阿姨夫妇仍然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信念,无怨无悔地为党工作。每每读到这里,我的眼前就会闪现出那句诗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个“伊” 就是党,这个“伊”就是党的情报事业。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经过党的长期培养、教育和安娜阿姨的不懈追求,安娜阿姨终于在1939年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自此,她忠实地践行自己的入党誓言,永远忠于党,坚贞不渝!她经历了她的单线联系人徐仲航被捕入狱的生死考验,处乱不惊,化险为夷;她经历了与党组织再次中断联系的考验,宁肯坚守贫困也要等着组织来联系自己;她获取了大量国民党高层绝密军事情报和核心层的动态情报,获得周恩来的口头嘉奖:“迅速、准确”。事后,她被台湾《中国时报》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应该说,安娜阿姨和她的生死搭档华明之伯伯已经历练成为一对成熟的情报高手,他们的思想境界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书中有这么一段记录,“六十多年后的2002年,年届90高龄的明之因病住院,往事渐渐地从他的记忆中消失,唯有30年代他和我一起,满怀激情唱过的那两首对我们的人生具有特殊意义的电影插曲,依然记忆犹新,他常常躺在病床上吟唱‘同学们,大家起来……’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在医院里,他每天要坚持下床锻炼,可是腿脚常常不听使唤,在护工的搀扶下,他一边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起来!起来!’一边用力挪动双脚,医生和护士见了,无不为之动容”。
读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安娜阿姨的一段往事。在她弥留之际,我去看望她,陪伴她的小护工告诉我:“奶奶在昏迷的时候,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不知道她讲的是什么意思。”我问她:“奶奶讲了些什么?”她说:“奶奶说,我暴露了!他们抓人了,从后门跑……”医护人员和护工听后疑惑不解,我听后却哽咽了,安娜阿姨,你太累了,你的一生承载着太多的秘密,肩负着太多的使命,经历着太多的惊险,你该好好歇歇了。安娜阿姨和华明之伯伯已经达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他们无愧是我党引为自豪的成功的情报员!
安娜阿姨在与病魔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后,于2010年6月16日与世长辞,这一天恰恰是端午节。从此以后,每当端午节,我在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的时候,也会想起沈安娜这位我党隐蔽战线上的巾帼英雄。
与安娜阿姨告别的那天,我在外地出差,没能赶上送安娜阿姨最后一程。半夜披襟而坐,我含泪写下一副挽联:“冰清玉洁,独立寒秋傲霜雪;丹心素裹,智闯虎穴斗敌顽”。是我与安娜阿姨最后的一次心灵对话,也是我对所有隐蔽战线上无名英雄们的精神礼赞!
注:此文为长安街读书会讲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