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2020-05-14 10:07阅读:
当前,我国的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外受霸权国家欺凌,内有分裂势力挑衅,还有“推墙党”与之呼应。习主席强调的底线思维、忧患意识,都活灵活现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敌对势力内外勾连的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国的崛起,解构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的颜色。
一些西方国家利用疫情展开了一场“妖魔化”中国的舆论攻势,岂止是“甩锅”?纯粹是栽赃陷害。西方国家不是要民主吗?不是尊重法治吗?那凭什么先入为主,凭什么有罪推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把中国定为原罪,罔顾事实,罔顾科学家们的科学判断,将自然灾害演绎为政治灾害,将天灾演绎为人祸。说什么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泄露,要对中国进行调查,我们还怀疑病毒来自美国的实验室呢,你美国敢敞开你的实验室吗?说什么中国是病毒的源头,那么,现已查明美国、法国在去年年底就发现病例,又作何解释?美国的航母、核潜艇在海上游弋上百天,如此封闭,也发现病例,又作何解释?说什么中国“有意延误”,更是弥天大谎。中国的张继先医生首先报警后,湖北省、武汉市的领导仍然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参加了地方的“两会”和春节“团拜会”。如果说,他们对疫情有一个认识过程,对疫情麻痹大意尚可解释,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这次国外的领导人大致也都经历了这么同样一个过程,犯了同样的错误。但若说中国的地方领导人是“有意延误”,那就是胡扯了。谁人敢拿着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去谎报疫情?中国第一个发现了病例,第一个向世卫组织通报了疫情,第一个以封城的代价阻击疫情向全球蔓延,第一个战胜了疫情并向全世界提供了可信的经验和力所能及的援助,却要被兴师问罪,天理何在?!本来此次人类共同战胜疫情,是展示国际合作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极好机会。但是,现在却被一些反华势力搭建成攻击中国、妖魔化中
国的舞台。
国内一些分裂主义势力也蠢蠢欲动,特别是“台独”首恶分子趁火打劫,以疫谋独,完全站到中华民族的对立面,沦为美国反华势力的帮凶。国内一些“推墙党”也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与境外反华势力遥相呼应,或者跪舔,或者“带路”,或者递刀子,或者捅刀子……
一时间,浊浪滚滚,黑云压城。
但是,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全体中国人民的同仇敌忾,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中流砥柱,有无数个“白台山英雄团”、“塔山英雄团”、 阻击战英雄团”、黄继光英雄连英勇顽强功勋卓著特功八连 白老虎连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这些英雄的团队和连队在坚守着他们的阵地,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寸土不让。因此,我们才能“乱云飞渡仍从容”。
“白台山英雄团”就是这批光荣部队的光荣代表。“白台山英雄团”的光荣称号来自于辽沈战役。辽沈战役的关键是打锦州,形成“关门打狗”之势。蒋介石集团为了解锦州之围,组织了东进兵团和西进兵团驰援锦州。为了阻击敌东进兵团,我东北野战军决心在位于锦州和葫芦岛之间的塔山组织防御作战而塔山的制高点——白台山海拔只有261米,基本无险可守。但为了顾全大局,负责塔山阻击战的四纵司令员吴克华说:“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必须完成任务!我们必须守住塔山。只有抱定一个决心,和眼前的阵地共存亡,绝不能让敌人前进一步,确保打锦州的胜利。”四纵决定以1234团负责在塔山堡组织防御,以36团负责在白台山组织防御。
36团全体指战员在兄弟部队的配合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在白台山阵地上与敌短兵相接,反复争夺,浴血奋战。在六天六夜的激战中,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阻击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击溃了敌人号称为“赵子龙师”的进攻,取得毙伤俘敌正副团长以下1140余人的辉煌战绩,与兄弟部队配合死死拖住敌增援部队,为塔山阻击战和攻克锦州的胜利作出突出贡献。
战后,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领导机关授予1236团“白台山英雄团”荣誉称号。
实践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任何敌人不可逾越的钢铁长城。只要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任何企图颠覆中国、摧毁中国的图谋,只能是黄粱美梦。


白台山——一座敌人永远无法逾越的大山
(编写:董晓军)
1948年,当时的国民党军队在全国战场上遭到我军的沉重打击,被迫转入重点防御,毛泽东主席审时度势,指挥我军对国民党军队实施战略反攻,与其进行战略决战。根据当时全国战场的敌我态势,毛泽东主席决定将战略决战的第一场战役放在东北地区。夺取东北地区可以为我军今后的战争行动提供有力支援,成为重要的战略基地。而且东北地区是全国唯一一个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力量超过国民党军队的地区,东北野战军的总兵力已超高100万,并已控制了东北地区97%的土地和86%人口。国民党军队有4兵团14个军44个师,加上地方保安团队只有55万人,被分割、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三个互不相连的地区内。由于部分北宁铁路为人民解放军所控制,长春、沈阳通向山海关内的陆上交通被切断,国民党军队的补给全靠空运,物资供应匮乏。因此毛主席党中央决定将战略决战的首战放在形势最为有利的东北地区,果断发起了辽沈战役。
毛主席为辽沈战役制定的战略构想是,东北野战军主力首先南下北宁线攻克锦州,以“关门打狗”的战法围困敌人于东北地区,然后加以各个歼灭。这样一来攻克锦州就成为辽沈战役取胜的关键之战。
面对东北战局的不利形势,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想保存力量,将东北的国民党军队主力撤至锦州,以便与华北傅作义遥相呼应,进可以夺回东北,退可以撤往关内采取集中兵力,重点守备,相继打通北宁线的方针。
双方都把战略目光瞄向了锦州,特别是当912日辽沈战役开始,我东北野战军主力绕过国民党军坚守的长春和沈阳,千里奔袭包围了锦州以后,蒋介石深知一旦锦州失守,那留守在东北的军队则无法南撤,最终会被解放军歼灭。因此迅速调集兵力,组成东进兵团和西进兵团驰援锦州。东进兵团由由侯镜如指挥暂编62师、151师、8师、157师、独立95师、62军等11个师的兵力从辽宁葫芦岛港登陆向东北的锦州方向增援
葫芦岛距离锦州仅有50余公里,国民党的军队在葫芦岛登陆后10个小时就能到达锦州,使攻打锦州的解放军部队腹背受敌。而阻击敌东进兵团最好的阻击地点,便是位于锦州和葫芦岛之间的塔山。因为塔山是葫芦岛至锦州的必经之道,塔山一下子就成为了敌我双方关注的焦点,塔山阻击战成为了关乎我军能否顺利拿下锦州,甚至是辽沈战役能否取得胜利的关键之战。
塔山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4公里,离葫芦岛不过5公里。塔山称之为山,其实是堡,根本没有山,周围是平缓的起伏坡地,,最高的白台山也才海拔261米,算是塔山地区的制高点了,基本上无险可守。我军为阻击敌东进兵团增援锦州,派出四纵、十一纵两个纵队在塔山、白台山一线组织防御。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命令第四纵队死守塔山主阵地,不能让侯镜如大军越塔山半步。政委罗荣桓对四纵司令吴克华你要记住,塔山阵地,是我们关门打狗的门,瓮中捉鳖的瓮底,塔山阻击战的成败,关乎大局,一旦出问题,东北战场,我们就是败军。
纵队司令员吴克华立即召集作战会议,讲完敌情和我方作战部署后,十分严肃地说:同志们,情况就是这样,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场硬仗,要准备打一场恶仗,打一场苦仗。增援的敌人,可谓来者不善,他们还有空中、海上的支援,这对我们四纵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考验!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必须完成任务!我们必须守住塔山。只有抱定一个决心,和眼前的阵地共存亡,绝不能让敌人前进一步,确保打锦州的胜利。
根据塔山的地形,针对其无险可守的特点,我军将防御部署摆成了前轻后重的阵势。在兵力部署上,吴克华司令员决定以一个师外加一个营的兵力为第一梯队,1234团负责在塔山堡组织防御,以36团负责在白台山组织防御。以另两个师为第二梯队,来保持强大的后劲儿,做好与敌人反复争夺的准备,通过大量杀伤敌人达到阻敌增援的目的。
担任白台山防御任务的36团,其前身为胶东军区东海军分区独立团。19462月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4纵队第1236团。此前曾参加过三保本溪鞍海战役四保临江新开岭围歼战攻占辽阳城鞍山战役等著名战役,屡建战功,是一支英勇善战敢打硬仗的部队。
1010日拂晓,塔山阻击战打响。国民党军以3个师的兵力向打鱼山至白台山一线阵地实施全线进攻。先是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成千发炮弹一起呼啸着倾泻到我军各个阵地,对我军仓促修筑的工事造成了很大破坏。36依托残破的工事,奋勇拼杀,击退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连、营,甚至是团规模的集团冲锋。白台山7号阵地是敌人重点攻击点,36团的一个连在此组织防御。一上午就打退了敌人五次营、连规模的冲击,当下午敌人发起第六次冲击时,2排阵地上只剩下9名战士,两名战士党员挺身而出,带领战士们用一阵手榴弹将敌人击退。当日敌军共向白台山阵地进行了7集团冲锋,全部被我36团击退
1011日,拂晓前,敌人的一个团趁着夜色的掩护攻占了白台山207高地,36团在上级炮兵火力支援下,迅速组织反冲击将阵地夺了回来。
国民党军在督战队的机枪威逼下如蝗虫一样漫向我军阵地。我36团的勇士们拼死抵抗,前仆后继,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搏斗。前沿阵地被突破了,我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反冲击又夺回来,形成了拉锯战。进攻我367号阵地的敌军发起集团冲击,该团四连五班全班弹药耗尽,班长徐忠智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涌上阵地的敌人同归于尽。
久攻不下,敌人把据说从未打过败仗的有“赵子龙师”绰号的独立95师派上了阵。该师全部美械装备,号称“没有95师攻不下来的阵地”。发起进攻之前他们组成军官敢死队,每人发放50万金圆券,并许诺攻下塔山每人都官升三级。进攻发起后,他们采用了所谓的“波浪式战法”,即以团为单位分成三个冲击波,一次冲击波为一个营,在强大火力掩护下,以军官敢死队打头阵,一波又一波地向我军阵地疯狂的进攻。第一波的敌人被打死在阵地前沿,后面冲上来的敌人甚至用这些尸体做掩体向我军射击,可见敌人疯狂之极。经过2的战斗95师损失近三分之二,最后撤出战斗时仅剩下约3个营的兵力,灰溜溜地撤到塘沽去了。
36团只有一个连防守的7号阵,打到最后只剩下连长焦连九和几个战士,他们耳朵、鼻子都震出了血,耳朵都听不见声音了,但仍然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阵地上。白台山阵地牢牢地控制在我军手里。
36团顽强防守白台山,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但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部队减员很大,师领导曾想将36团换下来休整,36团团长江海、政委王淳坚决请求继续坚守阵地,表示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直到锦州被我军攻克,攻击塔山、白台山的敌人也没有跨越我军阵地一步,六天六夜的激战彻底粉碎了敌人增援锦州的美梦。
白台山,因为有36团的勇士们的坚守而成为敌人永远无法逾越的大山!白台山之战也成为了敌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梦魇!
36团全体指战员在兄弟部队的配合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在白台山阵地上与敌短兵相接,浴血奋战。六天六夜的时间里,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阻击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取得击毙敌正副团长以下1140余人的辉煌战绩,与兄弟部队配合死死拖住敌增援部队,为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作出突出贡献。六天六夜,铁血荣光,意志与钢铁的较量最终谱写出胜利的乐章
鉴于36团在塔山阻击战中的英雄事迹, 19481016日,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领导机关授予1236团“白台山英雄团”荣誉称号。
辽沈战役结束后的1948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36所在的第四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36团编入41123师,番号369团,随大部队入关作战,先后参加了诸如平津战役、渡江战役、衡宝战役以及解放两广等作战行动。此后36团随41署在广东潮汕地区。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战火硝烟的洗礼,极难险重任务的锤炼,锻造了“白台山英雄团”的团魂,那就是:英勇善战攻无不克的钢铁意志死打硬拼守如泰山的英雄主义团结紧张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谦虚谨慎无私奉献的高尚品德艰苦朴素勤俭建团的优良传统真抓实干争创一流的工作精神。正是秉承着这样的团魂,在和平建设年代,“白台山英雄团”的指战员们也像战争年代一样做出了骄人的成绩。
19792月,“白台山英雄团”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在战斗中“白台山英雄团”369团在41123师编成内行动,担任向敌后穿插,断敌退路,阻敌增援,配合正面进攻部队全歼高平守敌的任务。369团克服道路泥泞难行、沿途不断遭敌火力打击和兵力伏击、地形复杂经常迷路等重重困难,于20日按时穿插到上级指定地区,随即转入防御作战。此次穿插作战,123师击毙越军1130人,杀伤179人,俘虏187人,缴获各种枪支418()、火炮45门,缴获击毁汽车177辆。123师也付出很大代价,减员1400余人。
1985年全军裁军整编时,“白台山英雄团”随师编为第41集团军123师,番号为369团。上世纪90年代驻防广西梧州,和当地人民群众同甘共苦。在梧州遭遇特大洪水、冰冻灾害需要抢险的关键时刻,总有白台山英雄团子弟兵的身影及时出现,与梧州人民并肩作战,为梧州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白台山英雄团始终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积极做好军事训练工作,努力提高核心军事能力,每年均能全面超额完成上级交付的各项任务,当好一支履行历史使命、让人民放心的部队。特别是2009年,该团成功地完成了参加新中国60周年阅兵任务,展现了英雄团队新的风采
2016年军改后36团编入第××集团军合成旅。
几十年来,“白台山英雄团”的团歌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后辈们砥砺前行:钢铁的战士,英雄的兵团,胶东挥戈跨渤海,东北转战建功勋嘿 ! 白台山一仗威名天下传。
如今,“白台山英雄团”的旗帜高高飘扬,指引着英雄的后辈们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征途上阔步前进。

参考资料:
1、《中越战争——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向本涌著
2、第四野战军网站
3、360百科:白台山英雄团
4、澎湃新闻网:2017.02.07. 《41军白台山英雄团将编入某作战旅并移防,张万年曾在此服役
5、快资讯 2018.11.22. 《对越作战中的“塔山英雄团”的穿插先锋刘粤军
6解放军报 2016.03.29. 41集团军白台山英雄团着眼能打胜仗密切内部关系 平时亲如兄弟 战时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