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不发威,别以为是病猫!

2020-06-20 00:29阅读:
在国庆阅兵的战旗方队中,有一面战旗别具特色:上绣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老虎及“死打硬拼”4个大字,这就是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以善打硬仗、打恶仗、打胜仗而著称的“白老虎连”。其前身是抗战初期成立于热河省五龙山区的抗日大刀队。在辽沈大决战的揭幕战——锦北渗透战中,该连如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于锦北门户白老虎屯拼死阻击住10多倍敌军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的15次进攻,全连183名官兵战至最后37人仍坚守阵地,牵制了大量敌军,圆满完成战斗任务。
如今,这种白老虎精神再次在中印边境发威。6月15日晚,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公然打破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在加勒万河谷现地局势已经趋缓的情况下,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甚至暴力攻击中方前往现地交涉的官兵,进而引发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
据报道,有3名印度士兵当场毙命,有17名印度士兵受伤后因得不到印军及时救治,而被冻死和失血死亡。还有的印军掉进加勒万河淹死了,这一切皆为印军无能,训练乏术,保障不力而为。另有外媒报道称,印度有34人失踪,据称被解放军俘虏,中方留下了两个军官作为人质,其它32个印度士兵统统给放了。

现在大家担心,我军有没有伤亡?我可以大胆地回答大家,我军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不做亏本生意。不打则以,打则必胜。这不是空话,是我经过到一线调研得出来的结论。

2015年8月,我有幸到中印边境实地考察,亲眼目睹了我们边防官兵的战备状况和精神风貌,他们常备不懈,时刻准备打仗。在争议地区,经常与印军发生肢体冲突,每次我们都不吃亏,凯旋而归。小伙子们挂在口头上的誓言就是,“我们的背后就是祖国,我们绝对不会把祖国的一寸土地守丢了!”“不要跟我们说什么地理位置重要不重要,只要是上级让我们守的地方,我们就寸土不让!”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打不打,听党中央的;赢不赢,看咱们哥儿们的!”我真想念这些可爱的娃娃兵,他们也就十八九岁,离乡背井,在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为祖国站岗放哨,相信他们这次一定在胸前又增添了军功章。干得好,小伙子们!这次参“打”部队(还不能名副其实地叫“参战”,因为,只是拳脚相加,使用的是石器和冷兵器,还真没有动真刀真枪),我军只是小试锋芒,就把印军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以后,一旦收复失地之战打响,我边防官兵必将“脱手斩得小楼兰”。

这支部队不知她的前身是哪支雄狮劲旅?但有一点敢肯定,必定是一支虎虎生威的铁军。在我军的英雄部队中,以猛兽命名频率最高的就是“虎”,“猛虎连”、“海上猛虎艇”、“夜老虎团”、“白老虎连”。特别是“白老虎连”战旗上还绣了四个大字“敢打硬拼”。
“敢打硬拼”不仅是“白老虎连”的虎威,而且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威,只可惜,印军碰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只山地猛虎,让它领教了什么是虎威。否则,它还真得以为自己是山中代王了。

“死打硬拼”铸就的“白老虎连”
——记白老虎连
1948年9月,在锦州外围“白老虎屯”阻击作战中,东北野战军第9纵队第25师第74团第1营第1连指战员坚决抗击敌人以飞机、坦克作掩护,先后动用3个加强营兵力发动的猛烈进攻,与敌人连续激战16个小时,打退了敌15次进攻,胜利完成阻击任务。第9纵队授予该连为死打硬拼白老虎连。白老虎连后延续为第26集团军装甲第8旅第1营第1连,现为北部战区陆军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某连。
一、插入敌人的心脏
1948年9月,锦州战役拉开了国共两军大决战的序幕,这场战役的胜负将对东北乃至全国战局产生关键性影响。攻克锦州的前提是要夺取敌军在锦州周边构筑的外围阵地。锦州守敌凭借锦州西北的大山,以帽山为中心,构筑坚固工事,把防线延伸到义县,以敌22师为防守主力。为消灭锦州城北的外围敌人,“东总”于9月24日下午以4A急电命令正在“拉练”途中的9纵队25师于当晚以夜摸渗透战法割裂锦北防线,切断敌22师退路,并阻击锦州之敌北援,配合我9纵26师协同8纵消灭敌22师,夺取锦北有利地势,为最终攻占锦州创造有利条件。9纵队25师74团1连的任务是在次日天亮之前插到锦州城北的白老虎屯。连指导员田广文(上图)在动员会上号召全连要像钢刀插入敌人心脏一样,“插得进、站得稳、顶得住,夺取胜利,为解放锦州立头功!”一夜急行军,1连穿越“山山有碉堡、村村有敌人”的防御纵深,终于在25日凌晨4点到达指定位置。
白老虎屯,北倚小山,南距锦州城只有4里半路,附近盘踞着敌18师一部,村南有敌城防工事;村西南两三百米处是敌碉堡群;村西紧靠锦州通往帽山的公路,是锦州守敌向北増援的必经之路。连长陈学良(上图)立即组织大家勘察地形、构筑工事,以主要兵力控制公路,构成环形防御。1排防守屯东的小山包,3排占领紧靠公路的北山,2排一部防守村西南、一部为预备队。
拂晓,3排截获敌人派往帽山送信的联络副官,了解到锦州守敌1个师正准备经过这里去增援敌22师,炮兵和坦克也将出动。田指导员抓紧时机,进行阵前动员,要大家准备迎接这一场恶战。陈连长听说要来坦克,指挥大家在街口堆上柴禾,挡住坦克的进路。
二、最前沿的阻击战
敌人完全没料到,共军竟敢在义县未克、帽山未占的情况下,深入到他们眼皮子底下虎口拔牙,卡住其增援22师的咽喉要道。察觉情况不妙,立刻疯狂出动大量兵力,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7时许开始向白老虎屯、五姓屯一线发起轮番猛攻。白老虎屯因距敌最近、最为要害,首当其冲。震天动地的隆隆炮声宣告:国共两军你死我活的辽沈大决战的序幕战开打了!敌1个加强连在炮火掩护下,从东面向1排阵地冲击,1排以近战火力将敌击退。接着1、2排连续打退敌在更多炮火掩护下的多次进攻。这时,连长将重机枪调到北山,加强3排的防御,牢牢控制公路。果然很快就有敌军1个团兵力从城中窜出,顺着公路企图往北增援。3排发现敌情,立刻予以迎头痛击。敌人狗急跳墙,转而在2辆坦克掩护下,冲着北山阵地围了上来。2排集中火力打坦克车后之敌,机枪手赵俊生、李长福跳出工事,端起机枪向敌猛扫;3排以各种火器向敌射击。田指导员站在高处发现敌督战队不断逼着士兵向前冲,立刻提醒大家:“瞄准了打,打戴大沿帽儿的,打机枪手。”大家都沉住气瞄着准向敌群射击。全连终于将3面围攻之敌击退。
敌多次冲击不成,又出动6架飞机轰炸1连阵地,工事多半被毁,人员伤亡较大。接着,敌在3辆坦克引导下,分3路以密集队形向1连冲击。各排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与敌在前沿短兵相接,攻上来、打下去,又攻上来、再打下去,反复争夺。1排打退敌5次冲锋,子弹快打光了,陶排长身负重伤。当敌再冲过来时,他带领战士用刺刀将敌挑落下去。2排吕排长为接应1排冲出包围,腿被打断,翻滚着指挥战斗。1排连续8次击退10倍之敌的冲击,忽从范家屯方向又冲来敌1个连,他们腹背受敌,阵地被突破。战士们跳出工事,与敌白刃格斗。8班副王高金和战士姚尚云刺刀拚弯,最后拉响手榴弹,冲进敌群,与敌同归于尽。为缩短防线,固守阵地,1连主动放弃了白老虎屯外面的山头,退到屯里继续拼杀。
三、血拼到底、宁死不屈的37勇士
战至中午,全连只剩下小炮班、5班、伤员及连部勤杂人员。连长和指导员分析敌我情况,若继续分散阻击,于我不利,便决定收拢屯内,依托房院,集中打击敌人。他们撤到村西北角一所大院内。院北是三间正房,南面是土墙和木门,东面是土墙,西面是3间厢房,房后50多米远就是公路。官兵们利用墙垛、门洞,以5班阻击东南方向,连长亲自把守西墙岔口,伤员依托墙根、房角,连勤杂人员也都参加了战斗。他们决心据院坚守,把大院变成一座扼住公路的堡垒。敌人以迫击炮和轻重机枪向大院射击,并从左右两面向院墙逼近。1连战士则用60炮、机枪、掷弹筒和手榴弹一次次把靠近的敌人击退。全连英勇奋战,手榴弹投光了,就用石头砸,枪管打热了就用水冲、用尿浇,打得敌人始终无法冲进院子。下午3点多钟,敌点燃东边的豆秸垛,阴谋借浓烟掩护冲进院内。呛人的浓烟,热辣的气浪,战士睁眼困难、呼吸短促。指导员田广文高喊:“同志们,眼晴注意监视敌人、瞄准敌人,狠狠地打!”同志们用准确的步、机枪火力,将进攻之敌击退。
黄昏,靠东面的两间正房已被打塌,1连最后剩下的37人,近一半负伤。为了更有效地守住阵地,他们又撤至靠西的一间正房坚守。子弹快打光了,情况非常危急。田指导员庄严地鼓舞大家:“同志们,我们是党和人民的军队,战斗到一个人,也要守住这所院子!”连长坚定地说:“子弹打光了,用刺刀拼、用砖头砸、用牙齿咬,坚决不让敌人从这条路通过!”
外面敌人再次发动冲锋,情况危急。指导员田广文想到,万一敌人冲进来怎么办?自己是共产党员,宁死不能当俘虏!他率先砸碎手表、烧毁文件,决心与阵地共存亡。大家一起动手,把各自携带的望远镜、小炮、铜号、联络旗、药瓶、菜金等等,能拆的拆、能烧的烧。指导员看大家收拾得差不多了,说到:“既然同志们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咱们就要和敌人血拚到底,死里求生,我们要学习狼牙山五壮士,死要死得荣誉、有价值!”这时,大家高唱《光荣的朱德投弹手》、《狼牙山五壮士》等战斗歌曲,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把小屋变成了坚不可摧的钢铁堡垒。
晚8点左右,西北方向传来激烈枪声。我主力部队在全歼帽山守敌22师及93骑兵团后,正挥师前来接应穿插部队。1连在敌人心脏地带苦战16个小时,打退敌1个多团兵力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的15次进攻,终于胜利完成任务。以74团1连为代表的25师在锦州城北的出色阻击,为后来解放锦州起到重要作用。此时,帽山主阵地全部被我军攻占,锦州已无险可守,敌军城防在我军俯瞰之下暴露无余。
锦北战斗的胜利还有一个未曾料到的重大作用,就是控制了锦州城北的飞机场,阻断了敌人从空中增援的捷径。如果没有锦北的胜利,蒋介石派出的空中增援部队将进入锦州,后果不堪设想。为保住锦州,蒋介石只得急忙改从华北抽调部队经葫芦岛驰援,不惜血本地企图打开增援通道,我军也在塔山一带不惜一切代价予以阻击。1连因在这次惨烈的战斗中表现卓绝,贡献巨大,被纵队授予“白老虎连”的荣誉称号,并奖“死打硬拼”锦旗一面;全连指战员各记三大功;连长陈学良、指导员田广文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田广文还荣获“毛泽东奖章”,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战斗英雄代表大会。
陕北新华广播电台、东北日报迅速报道了他们的英雄事迹。总攻锦州前夕,东北野战军总部号召各部队向白老虎连学习,指出“在锦州外围战斗中,25师1个连的兵力控制白老虎屯阵地,……顽强死守,伤亡过半。在最危急时,全连指战员将表打碎、钞票焚烧,准备全部牺牲,最后由我反击将敌击退,保持了阵地。这一战例盼你们很好发扬。……不论情况如何严重,都不能当俘虏,要学习白老虎连37勇士的坚决顽强精神”。
四、“死打硬拼”的“白老虎精神”代代相传
他们在锦州战役整编后,“白老虎连”番号变为46军136师407团1营1连。经历了营口追击、解放天津、衡宝战役、湘西南剿匪,一直随部队打到广东,共参加大小战斗20余次,并于1952年8月入朝作战。在朝鲜停战前夕收官战之一的马踏里战斗中,该连在战至只剩副指导员1名干部时,几十名官兵仍重新组织起来,攻占主峰阵地,进而拼死抗住美军“王牌师”的强劲火力,硬是用血肉之躯牢牢控制住了阵地。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发展,连队逐渐积淀形成了“铁心向党、死打硬拼、压倒一切、敢于胜利”的“白老虎精神”。
据了解,该连自1977年以来连续40多年集体立功,其中荣立集体二等功达14次;连队曾被四总部联合表彰为“全军先进基层单位”,被总政治部2次表彰为“全军先进基层党组织”;在上级组织的各项比武竞赛中先后1000多次夺冠,荣获近30面锦旗。一块块金牌、一座座奖杯、一面面锦旗,见证了新一代虎连人强军路上顽强的拼搏精神!

编写:王 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