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军人的最高境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2020-06-28 11:21阅读:
毛泽东主席曾经数次提到,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这句口号已经家喻户晓,成为我军世代相传的座右铭。
一、毛泽东主席是在什么情况下发出这样的号召?
第一次是在1962年中印边境反击作战结束 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进京向毛主席汇报,当他谈到此次作战打得异常艰苦,部队官兵首先树立了吃大苦、耐大劳的思想,克服了高原缺氧、超负荷攀登的困难,完成了山地战前训练。接着全体指战员在战斗中体现出了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其中第155团1营2连6班作战异常勇猛,在班长阳廷安的带领下,全班在战斗中8人牺牲了7人,最后1人刘汉斌仍旧坚持战斗。战后,6班被国防部命名为“阳廷安班”。听到这里,毛主席非常感动,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第二次是在1965年7月14日,原济南军区坦克第2师工兵营1连5班班长王杰在即将结束的民兵地雷班示范地雷试爆时,炸药发生意外爆炸,为保护在场的12名民兵和人武干部,他奋不顾身扑向炸点,壮烈牺牲。在整理烈士的遗物时发现他写了大量日记,其中有一篇写道:“我们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做一个大无畏的人”。毛主席听到他的事迹后甚为赞许。《人民日报》1965年11月8日第一版发表社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学习王杰同志一心为革命的崇高精神”,社论高度评价王杰“他为革命而生,为革命而死。他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提倡“我们要向王杰同志学习‘一心为革命’的思想,也就是学习他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1965年11月27日,国防部命名王杰生前所在班为“王杰班”。
第三次是1969年珍宝岛反击战胜利之后,在紧接下来4月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当战斗英雄孙玉国代表边防部队在大会上汇报我军为捍卫国家主权与苏修作斗争的经过时,毛泽东主席激动地几次站起来带头鼓掌,全场代表无比振奋,欢呼声,口号声响彻云天。“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作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仅成为毛主席对边防战士的褒奖,也成为全国人民战天斗地的座右铭。


二、毛泽东主席为什么一再强调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理解就是要我们树立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人的一生必须要跨过两个坎儿。一个是苦乐关,一个是生死关。特别是军人,只有通过这两个考验,才能百炼成钢,破茧成蝶,成为真正的军人,人生的境界才能有一个质的升华。
1、“一不怕苦”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是有具体内容的。
首先,一当兵我们面临的就是要过好思乡关、思亲关。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在家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而现在我们要离乡背井,在一个相对封闭的、陌生的、严格的环境里独立生活,一切都要自己来,都要接受组织的安排,这对处 于成长期的青年来说是一个考验。
其二,要过好生活关。一旦入伍,一日生活制度便与以往相对懒散的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早晨,天还蒙蒙亮就要起床出操;晚上,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去执勤换岗。多想在床上再多迷瞪一会呀,但军人的纪律不允许。到了军营,我们就进入了“五湖四海”,我们要经历南国的酷暑、北国的严寒;北方人要学会吃辣椒,南方人要习惯吃高粱。我们曾经被蚊虫叮咬、蚂蝗缠身、湿气烂裆、严寒裂肤,但我们顽强地挺过来了。
其三,我们要倔强地面对训练关。射击、刺杀、投弹、队列、越野、单兵战术、分队战术、联合演练,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别人能做好的,我们立志做得更好,在摸爬滚打中,我们练就了军人的筋骨。
其四,更重要的是要过好任务关。在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我们谁也不能掉链子,谁都不是孬种。2015年,我曾经到中印边境调研,一到边防某团,前来迎接的团领导班子,齐刷刷,清一色黝黑的面孔,乌青的嘴唇,让人感到一阵鼻酸,让人肃然起敬!谁都知道这是高山反应留给他们的沧桑,可谁又知道这沧桑背后给他们留下了多少辛酸,而辛酸后面正是他们留给祖国的忠诚。西藏军区的领导班子,可能是全军军以上领导班子人数最多的,为什么?他们必须要有备用干部,一位干部出现了情况,另一名干部顶上去。他们常年身上带着三大件:药丸、大衣、墨镜。必备的药丸是,丹参滴丸和速效救心丸。生物学家断言,4000米以上不适合人类居住;4500米以上是生命禁区。我们的官兵们他们不是一天两天经受着这些煎熬,他们是长年累月啊!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缺氧情况下工作,在西藏工作十年以上的官兵80%的人血红蛋白成倍增高,60%的人患上不同程度的高原心脏病。我亲眼看到一位军区副政委心动过缓,每分钟才跳30多次,他是戴着起搏器在工作,这哪里是在工作?说准确点,这是在拼命。心脏病、高血压对西藏军区的官兵们来说是常见病,他们是在以生命的付出来维护祖国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生活的幸福安康。我的一位好朋友,原军事科学院作战与条令研究部副部长刘金胜曾经对我说,这次中印军队发生冲突的地区是我国新疆和田县阿克赛钦南部的加勒万河谷,属于中印边界西段,海拔4300多米,高原缺氧,荒无人烟,植被稀少,条件十分艰苦。他曾经随调研组赴这一地区勘察。他们住在加勒万河谷附近的一个边防连,高原缺氧反应特别严重,只觉得头痛欲裂、喷状呕吐,一位调研组成员当场陷于半昏迷状态。他们在这里执行任务也只有两天时间,而我们的边防官兵是长年累月地驻防在这里呀!这次,我们的小伙子们重拳出击,国人都拍手称快,可谁又知道他们打出的每一拳,挥出去的每一棒,踢出去的每一脚,又耗费了他们多少体能,透支了他们多少生命啊!没有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行吗?
2、“二不怕死”更是中国军人的本色。
怕死不当兵,当兵不怕死。我们这支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他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顽强地战斗下去。连死都不怕的军队,还有什么可畏惧的?长征初期,红军五万英烈血染湘江。他们各个都是英雄好汉,哪怕敌众我寡,哪怕血溅七尺,也敢于与敌人刺刀见红,血战到底;抗日战争中,狼牙山五壮士,弹尽粮绝,誓死不降,跳崖殉国;解放战争中,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高呼:“为了新中国前进!”壮烈牺牲;抗美援朝战争中,黄继光飞身堵枪眼,邱少云浴火潜敌阵,杨根思手抱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在中印反击作战中,阳廷安率领全班英勇杀敌,全班几近拼光;在珍宝岛反击作战中,涌现了珍宝岛战斗功臣连;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涌现了攻歼英雄连、猛虎连、英雄坦克营等英雄个人和英雄群体……他们都是那个时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典型代表,都是我军引以为荣的精神图腾。由于我军长期在兵力对比敌强我弱,火力对比敌优我劣的情况下作战,战创成为我军勇敢精神的外化表现。我军可能是中外军队中,高级将领受伤最多的一支铁血之师。解放军十大元帅,七个受过重伤,累记战创约16个,平均每人一个以上。受伤最多的是刘伯承,九次受伤,身上有十块弹片;解放军十员大将,七个受过重伤,累记战创37个,平均每人3.7个。受伤最多的是徐海东,九次受伤,身上有二十块弹片。粟裕大将在火化时,从头颅里取出了四块弹片。这几块弹片成为我们军事科学院院史馆的镇馆之宝。在我军1600多名开国将帅中,还有一批因战创而断臂断腿,终身残疾的独臂将军、独脚英雄。他们就是以这种伤残之躯和铁血精神打下了人民的江山。将军尚且如此,广大指战员的勇敢精神更是感天动地。我军之所以攻必克,守必固,其精神动力就源于此。
最近,习主席反复强调我军要弘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他指出,“军人必须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血性胆魄的生动写照,要成为革命军人的座右铭”。
现在,天下并不太平,我们要前打虎后拒狼,要完成统一祖国的伟业,形势逼人,我们必须要进一步锤炼广大指战员“两不怕”的血性胆魄,激发全军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随时准备完成党中央、习主席赋予我们的光荣的战斗任务。


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

——记阳廷安班

我军在面对各种各样敌人的时候,尽管在数量和武器装备方面远远地落后于敌人,但是我军硬是凭借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和顽强作风战胜了一个个强大的敌人。在由100面荣誉旗帜组成的国庆70周年阅兵式战旗方队中,有一面旗帜,就是对这种英勇顽强、奋战到底的战斗精神最好的诠释。这就是“阳廷安班”!
阳廷安是一个24岁的共产党员,20岁入伍后很快就练就了一身非比寻常的杀敌本领,射击、投弹样样精通,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指挥能力而担任了班长。阳廷安所在的班原为西藏军区步兵155团2连6班,这支部队的前身为1938年组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先后参加了陇海战役、千里跃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昌都战役等,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和显赫战功的部队。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为了修通川藏公路,正在执行进藏任务的18军和近万名藏族民工,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筑路大军,而阳廷安所在的班就在这支筑路大军当中。
当时他们所在部队被派到海拔4796米的敏拉山进行筑路施工。4796米是个什么概念?国外通常将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称为“人类禁区”。因为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空气稀薄,特别缺氧,人呆在这里什么事都不做呼吸都会很困难,严重的高原反应甚至会夺去人的性命。而且气候恶劣,一天三变,时常刮风下雪,晚上战士们睡在帐篷里,帐篷经常不是被大风刮跑了就是被大雪压垮了,大家不得不半夜起来收拾营地,在这种情况下施工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就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官兵们非常坚定地为完成任务而拼尽全力。特别是在一处叫皮康崖的险段,几十米高的陡壁,像刀削斧砍一般,下面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尼洋河。
有句藏族民谣形容说:“飞鹰难过皮康崖”,当地的藏族乡亲们都认为在这里修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当时有一个藏族的小贵族说:“那个地方连牦牛都爬不上去,你们能把公路修出来那你们简直就是神仙。”我们的战士回答这位藏族小贵族说:“我们都是凡人,但是我们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就这样,他们攀上悬崖绝壁,用几十米长的绳子吊着身体在悬空中打眼放炮,硬是开出了一条能站住脚的小道,又在这条小道上一步一步向前推进,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终于在这个悬崖上凿出来一条公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在后来这个班参加的边境作战中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展示。
20世纪60年代,当时的印度地区霸权主义野心膨胀,不断在我边境地区挑起事端,制造摩擦,并枪杀我边民。我国决定采取有限的军事行动狠狠打击这个地区霸权主义国家。
1962年5月开始,印军第七旅越过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入侵西藏错那县克节朗草场,驱逐、抓捕和打伤我西藏牧民。西藏边防部队在草场设立岗哨后,印军又派出第七旅第九旁遮普营与我对峙,9月20日打死我边防连长刘道臣,打伤战士谢富田。在我发出强烈警告的情况下,印军又于10月8日派出旁遮普营一个加强连,对我发动了三次进攻,打死打伤我军33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1962年10月20日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边防部队奉命对入侵的印军发起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次反击作战的第一仗,就是歼灭入侵克节朗地区的印军第7旅。军委总的作战指导思想很明确:“务求初战必胜”,其核心在于“打狠打痛”、“全歼速决”。西藏军区张国华司令员为了贯彻军委意图,和军区前指其他领导经过反复研究,特别是充分听取了藏字419部队(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的代号)司令员柴洪泉、政委阴法唐的意见,最终决定采取这样的打法:集中主力从印军两翼(沙则和卡龙)开刀,将主要突击方向选择在印军左翼(卡龙、枪等),并迂回其侧后(章多),同时以一部兵力正面牵制,将敌人分割成数块,予以各个歼灭。
根据军区前指的作战部署,藏字419部队155团担任主要突击任务,首先歼灭枪等和卡龙的印军,尔后攻歼扯冬和绒不丢的印军,最后再向色兄朗沟发展进攻,聚歼入侵该地的印军。155团团长刘广桐根据任务、地形和敌情,决心以第1营执行攻歼卡龙地区印军的任务。
卡龙是一块林间牧场,位于克节朗河南岸,东南方约1000米处为绒不丢牧场,正东方约800余米处为扯冬牧场,这里背山面水,地势南高北低,周围多是松杉密林,有一条乡村道路横贯其间,连接东面的扯冬和西面的枪等。入侵该地的印军为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指挥所带第4连共140余人(加强81迫击炮4门,重机枪2挺)。其据点位于卡龙牧场西北侧,构筑有土木质地堡64个,由交通壕和堑壕相连接,整个印军防御阵地正面宽约250米,纵深约150米。
10月20日早晨7点42分,战斗打响,1营向卡龙守敌发起了进攻。2连作为主攻连按预定计划向敌人猛烈射击,在连的火力掩护下,2排长帅全兴率领5班和6班仅仅用了3分钟时间就突破了印军阵地前沿。达成突破之后,两个班交替掩护、逐段跃进,直插印军防御阵地内的地堡群。6班班长阳廷安带领战士们抄近道向敌军的地堡发起攻击。他一只手端枪,一只手举着手榴弹,迅速冲向敌人的主堡。他用一捆集束手榴弹炸飞了一个地堡,又用炸药包消灭了敌人一个机枪火力点。不到半个小时六班就摧毁了敌人18个地堡。连长高友贵决定乘胜向敌人纵深发展进攻,全歼卡龙守敌。随后,六班在一片爆炸声、喊杀声当中又向敌人的子母地堡群冲过去。守敌开始向我军反击,轻、重机枪组成密集的火网向战士们开火,阳廷安班长不惧枪林弹雨,对身边的战士喊道:“同志们,我们不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吗?跟我来,我们一定能打进去!”阳廷安没有想到,他在战场上喊出的这句口号,日后会成为激励全国全军的伟大精神。在呐喊声中,阳廷安率领战士们利用堑壕的掩护,向敌军纵深穿插过去。当阳廷安跳过一棵横倒的大树时,敌人一个地堡内射出一梭子弹击中了他,他身旁一个叫徐瑞清的战士匍匐到他的身旁大声呼喊着:“班长,你醒醒啊!”但是阳廷安已经壮烈牺牲了。徐瑞清满眼含泪愤怒地向敌人的地堡投出一枚手榴弹后,也中弹牺牲在了班长的身边。这个时候,另外两名战士颜瑞成和何德中从右侧向前攻击,一路上连续炸掉了两个地堡。当他们向一个大地堡攻击时,何德中中弹牺牲,颜瑞成只身战斗,腿部负了重伤,他就爬着前进,一会儿开枪射击,一会儿投出手榴弹,爬到敌人大地堡的入口处时再次中弹,不幸牺牲。
战友的鲜血,如同在战士们燃烧的战斗精神烈焰上泼上了油。副班长曾祥智此时挺身而出,他大喊一声:“现在六班听我指挥,为班长报仇,冲啊!”他指挥杨秀洲、李世明和刘汉彬继续战斗。他们在连、排火力的支援下,又连续炸掉了敌人7个地堡,逼近了印军营指挥所的西北侧。
正在这时,敌人的一发炮弹飞过来爆炸,曾祥智被炸起的碎石击中头部负了重伤。杨秀洲立即给他包扎伤口,此时曾祥智一息尚存,他虽然说不出话来,但牺牲前仍然用手势为其他同志指引着进攻的方向,这是副班长下达的最后一道、也是无声的命令。曾祥智牺牲之后,杨秀洲对另外两个战士说:“现在听我指挥,敲掉前面的地堡。”他和李世明在攻打印军营指挥所前的大地堡时,遭到敌人交叉火力射击,相继中弹牺牲。此时,全班8个人最后只剩下了新战士刘汉彬一人继续孤身奋战。他看到五班的战友冲上来后,拿起班长阳廷安的冲锋枪和手榴弹,主动加入到5班的战斗行列中,和战友们一起摧毁了最后5个地堡。在5班的协同下,6班的战士英勇无畏,前仆后继,在战斗中共攻克印军地堡27个,歼敌55人,缴获火炮2门、火箭筒2具、各种枪59支,为全歼卡龙之敌奠定了胜利的基础。战后,为了表彰6班突出的战绩和对战役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国防部在1963年3月授予西藏军区步兵155团2连6班“阳廷安班”荣誉称号,全班荣立集体一等功,为班长阳廷安追记一等功,其余战士分别记功。
他们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雄壮举,这种前赴后继的战斗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所有的参战部队。正在前线指挥作战的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将军专程到这支部队,含着眼泪对官兵们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句话说得好,我们部队有了这股劲头,世界上任何敌人,只要他胆敢来犯,就让他有来无回!”
1963年2月,张国华司令员奉命进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他在会上介绍作战情况,当他讲到我们这支部队为什么能够战胜敌人?当时我们战士靠的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时,毛泽东主席插话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过去金兀术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今天我要说,撼山易,撼解放军难。”著名的“两不怕”口号由此叫响,成为了我们克敌制胜的精神法宝。
“阳廷安班”的勇士们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什么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这,就是保证人民军队百折不挠、所向披靡,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精神力量!“两不怕”精神不仅高度浓缩了我军英勇善战的光辉历史,更是喊出了我军一直以来特有的战斗精神。过去,我们凭借“两不怕”精神战胜了强大的敌人,今后我们还会凭借“两不怕”精神战胜各种困难。因为毛泽东主席说过:“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中国古代贤人老子也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疫情也好,贸易战也罢,什么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们实现“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强军梦,都不能阻挡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崛起的中国梦。


(编写:董晓军)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