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只有打得赢,才能谈得好!

2021-01-27 21:08阅读:

罗援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罗援

关注

导语
人类历史一直是在战争与和平的交替中曲折前行,而战争又是在“打”与“谈”的轮回中浴火逢生。战争是扫除政治障碍的暴力手段。战争的过程就是“打”的过程,战争的结束最终是以“谈”的形式来实现的,或被全歼而“免谈”,或被击溃而“降谈”,或势均力敌、抑或势虽盛但为了以小的代价获取大的利益而“和谈”。“和谈”是双方权衡利弊的结果,往往取决于政治的需要,但政治的需要必须以军事实力和军事能力为后盾。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和谈也是政治的继续。当和谈的障碍不可克服时也只能用战争来扫除。
从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来看,如果没有首战两水洞、激战云山城、会战清川江、鏖战长津湖等,就不会有13国的“五步停火提案”;如果没有随后的3次、4次、5次战役,没有汉江南岸保卫战,美国就不会再次提出停战谈判;如果没有志愿军构筑起铜墙铁壁般的纵深防御阵地,实施多次进攻战役,粉碎“绞杀战”、抵御“细菌战”;特别是如果没有血战铁原、血战上甘岭和金城反击战,不可一世的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就不可能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这里,我们想向大家介绍的只是“打打谈谈,谈谈打打,以打促谈”的一例:鸡雄山阻击战。
19516月,抗美援朝战争我军发动的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已将“联合国军”打到了“三八线”以南。美国人看到经过一年的朝鲜战争,尽管美军已经付出了10万余人的伤亡和100多亿美元的战争经费,但并没有取得战争的胜利。要想取得胜利必须加大人员和装备的投入,但它已经力不从心,无兵可调。而且美国当时的战略重心在欧洲,长期打下去势必会影响其在欧洲的利益。所以美国萌生了停止朝鲜战争的想法,并于1951531日,由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委托曾在美国住苏联大使馆工作过的乔治﹒凯南以私人身份会见了苏联常驻联
合国代表马力克,婉转地表达了美国愿意通过谈判,沿“三八线”一带实现朝鲜停战的意图。党中央、毛主席看透了美帝国主义妄图苟延残喘,利用停战的机会调整部署以再次进攻的险恶用心,决定实行边打边谈的方针,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双管齐下:一方面准备同美国方面举行谈判,争取以“三八线”为界实现停战撤军;另一方面对美国人以及谈判成功与否不抱幻想,在军事上必须做好长期持久的打算,以坚定的军事打击粉碎敌人的任何进攻,以配合停战谈判的顺利进行。
果不其然,美国人一面打出要和谈的牌,一面加紧在战场上采取军事行动,妄图利用战场上取得的优势加大在谈判桌上的“筹码”。
就在我军结束第五次战役准备后撤进行休整之际,美军利用其机械化部队快速机动的优势,采取所谓的“磁性战术”,尾追我志愿军向北进犯,企图追歼我志愿军有生力量,将战线推向“三八线”以北。
为阻止“联合国军”向“三八线”以北的袭扰,配合即将举行的停战谈判,我志愿军第26军第77师第230团在第20军第1751个连的支援下,奉命担负金化以北鸡雄山阵地防御任务,坚决阻击敌人北犯。
230团在17昼夜惨烈的鸡雄山阻击战中一共涌现出以王兆才、宋兰君两个英雄个人和以一营2连为代表的10个连、排、班英雄群体,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英雄赞歌。
鸡雄山阻击战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敌人企图将战线向北推进的阴谋,不得不在710日与我军进行停战谈判。但是,美帝国主义是不会甘心失败的,在谈判的过程中,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和金城战役,我军用实际的作战行动狠狠地打击了美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逼迫其最后不得不签署了朝鲜战争停战协议。
实践证明,和平是打出来的。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绝难得到。
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言:“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这一点,至今仍然对我们有极大的启示作用。这一点,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高举“能打仗,打胜仗”旗帜的理论和现实基础。

鸡雄山上的“英雄赞歌”
鸡雄山位于金化城以北,海拔600多米,山脚下有几条公路通过,占领了鸡雄山就可以瞰制通往金城和平康的公路,是我26军坚守五圣山防御主阵地的重要屏障,是阻止美军北进的一个重要的支撑点,战略位置非常重要。美军若想北进就必须拿下鸡雄山,因此鸡雄山一下子就成为了我必守而敌必攻的焦点。
230团将兵力部署在鸡雄山及左右凤尾北山和上甘岭东山一线阵地上,抗击美军25师及后来的南朝鲜军第9师在六个炮兵群100余门火炮、几十架次飞机和100余辆坦克的支援下的疯狂进攻,激战17昼夜。先后毙伤敌2300余人,击溃美军第2535团,重创韩军第9师,胜利完成阻击、迟滞敌人北犯的任务。在这期间,230团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群体和个人。
23012连防守鸡雄山主峰,该连官兵浴血奋战,守得坚决,攻得勇猛,先后与美军第25师、南朝鲜军第929团激战17昼夜,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与敌人先后进行了六次阵地争夺战,在粮食弹药供应不上的情况下,经受了敌六个炮群百余门火炮的轮番轰炸,打退敌人在飞机、坦克掩护下连、营规模的数十次进攻。
弹药用光了就用刺刀拼、石头砸,誓与阵地共存亡。最后以全连牺牲25人,负伤49人的代价,取得毙伤俘敌540余人(其中美军102人)、击毁坦克3辆,缴获各种枪械200余支的辉煌战果,圆满完成阻击任务。战后被授予“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荣誉称号。其中21排防守鸡雄山主阵地,遭到敌人从一个排到一个营十多次疯狂进攻,1排依仗地形优势,在排长宋兰君率领下与敌人展开了血战,连续奋战,打退敌人十多次进攻,毙敌一百余人。
美军眼见伤亡惨重,呼叫多批次飞机对1排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同时坦克、大炮也展开了猛烈轰击,一排的战壕、掩蔽部、地堡全部被摧毁了,交通道路也被敌人火力封锁,一排陷入了弹尽粮绝的险境。
在连番血战及敌人轰炸下,一排伤亡惨重,杀红了眼的战士们,一方面抓紧时间修复工事,另一方面继续打击冲上来的敌人,直到3排副排长王兆才率领增援部队赶到才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2连的1班在鸡雄山前方的上里东北小高地担负警戒阵地阻击任务,他们在班长李广的带领下,一天的时间里连续击退敌人2个连的十多次冲击,当弹药消耗殆尽时就用刺刀拼,石头砸。班长李广身上三处负伤仍然不下火线,率领全班毙伤敌人70多名。后因弹药不足,按命令主动撤至主阵地,全班仅31亡。战后21班被授予“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班”荣誉称号
2连的5班和7班,面对敌人1个营的兵力,不畏强敌,勇敢战斗,共歼灭敌人90余名。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和修工事的铁镐与敌人拼杀。直至战斗到最后,这两个班的战士全部牺牲在阵地上。
28班位于主峰东南方向最前沿,张胜坤在战前是第三战斗小组组长,他率领2名战士,奋勇打退敌人先头部队的3次进攻。在敌人以2个排的兵力发起第四次攻击时,张胜坤巧妙配合班里另两个小组的战友伏击杀伤敌人30多名。在班长王兆才担任付排长后张胜坤担任8班班长,率领全班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恶战中,战壕打没了,子弹打光了,战士吴步伦抱住冲上来的敌人,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8班与敌人血战整整9个小时,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23排在反击敌人的战斗中敢打硬拼,勇往直前,打得敌人丢盔弃甲。第一次3排奉命反击鸡雄山东侧的507高地,指导员率领336名勇士,在灌木丛中曲折前进,巧妙地避开敌人炮兵拦阻射击的炮弹与空中敌机的扫射,直奔到507高地下面,分成两路展开反击。敌人正在山顶上躺着休息,根本没想到我军反击得这样快。当他们发觉不妙时,突击勇士的手榴弹已经在他们中间炸开花,冲锋枪也对着他们猛扫,敌人四散奔逃,我军则穷追不舍。敌军被这一突然攻击打懵了,不少人当了俘虏。仅20分钟,3排就夺回507高地,把1个营的敌人打下山去。第二次是在2连连长崔延生率领下反击507高地之敌,战士们首先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爬到半山腰,先是投出了几十颗手榴弹,在爆炸声中冲上山顶,经过激战夺下了高地。
2连还涌现出一位孤胆英雄,他就是3排副排长王兆才。王兆才战前是38班的班长,鸡雄山阻击战斗开始后被任命为3排副排长。他在受命率领一个混合排接替防守鸡雄山主峰的1排阵地时,阵地上的工事完全被敌人的炮火摧毁,1排的战士大部分负伤或牺牲。他立即组织还能战斗的人员抢修工事,用手榴弹和机枪对准蜂拥而至的敌人猛打。经过几轮激烈的战斗,王兆才率领的混合排只剩5名同志了,而敌人得到补充后,又向阵地发动了进攻。
王兆才机智地与几名战友“诈降”,待敌人毫无警惕地走到战士们面前时,王兆才突然端起手中的卡宾枪对准敌人就是一梭子子弹,当场击毙了6个鬼子,其他的敌人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去了。当再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这时阵地上仅剩王兆才一个人还能战斗。他把战友们的弹药都收集到一起,当敌人又冲上来时,他一口气扔出了15颗手榴弹,炸得敌人鬼哭狼嚎,狼狈逃窜。
此时天色已黑,王兆才利用黑夜的掩护到敌人死尸堆里搜集弹药。为了迷惑敌人,王兆才把收集到的弹药分别摆在阵地的几个地方,当敌人趁着夜色又一次发动进攻时,王兆才就在阵地上来回变换位置。在阵地东边打上一梭子子弹,在西边扔出去几颗手榴弹,使敌人摸不清我们的阵地上还有多少人在战斗。
当敌人又一次发起冲击时,王兆才只顾着对准正面进攻的敌人进行射击,不料有6个鬼子从阵地的另一侧摸上来,企图活捉王兆才。王兆才猛一回头发现了敌人,随手顺过卡宾枪就是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当场撂倒4个鬼子,另外2个鬼子吓得掉头就跑。
天亮以后,王兆才估计敌人是最放松警惕的时候,他想到多消灭一些敌人就会减轻对付敌人进攻的压力。于是他拿着两捆手榴弹摸到敌人的进攻待机阵地上。敌人做梦都想不到志愿军敢在白天对他们进行偷袭,所以在阵地上根本没有派出警戒哨,王兆才很容易地就摸到了鬼子睡觉的帐篷外。他把手榴弹塞进敌人的帐篷里,“轰、轰”两声巨响,帐篷和帐篷里的鬼子一起飞上了天。恼羞成怒的敌人又对鸡雄山进行狂轰滥炸,王兆才机警地躲在阵地侧后方的猫耳洞里安然无恙。
当敌人冲上空无一人的阵地时,还没来得及高兴,王兆才就从阵地后方冲上来,一阵弹雨和手榴弹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不知道志愿军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也搞不清有多少人,只好狼狈地溃逃下去了。就在王兆才身上三处中弹负伤,腿部被弹片击伤无法行动,身上只剩下两发子弹,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时候,2连的增援部队赶到了。就这样,王兆才凭借着机智勇敢和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一个人与敌人周旋二天一夜,只身消灭了五十多个鬼子,守住了阵地。战后,王兆才荣立特等功,被授予“一级英雄”荣誉称号,并由副排长直接提升为连长。
17个昼夜里,敌人向鸡雄山发射了数不清的炮弹和炸弹,山上的工事基本上被摧毁,山峰标高下降了一米,山上的土地全部被烧焦。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守住了阵地!这是2连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战后,100多人的2连除了牺牲和重伤抬下阵地的战士,仅剩下20余人,战斗的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一唱雄鸡天下白。鸡雄山阻击战打出了我军的军威,大灭美军的嚣张气焰,为停战谈判奠定了基础。鸡雄山阻击战至今被美国西点军校作为相关研究课题。
(编写:董晓军、郝建军)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