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见幽人独往来,拣尽寒枝不肯栖:读苏轼《卜算子》

2017-11-05 21:49阅读:
这首《卜算子》词有副题:黄州定慧院寓居作。是苏东坡初到黄州贬所之作,是他人生最低谷时写下的作品。
上半阙起句写夜深: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几个字,极写幽独凄清的心境。接下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幽人是作者自指,孤鸿是对幽人的衬托。这里把孤鸿幽人合在一起,写孤鸿也就是写作者自己。
下半阙: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寂寞这许多字面,更明显地写出作者在患难之中忧谗畏讥的情绪。
谁见幽人独往来,拣尽寒枝不肯栖:读苏轼《卜算子》

那一年是元丰二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讼诗讽时政遭弹劾,几乎丧命。次年,被贬黄州,处境窘迫,自耕为生。
更难的是人为处境,他在给友人李廌的信中写道:得罪以来,身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渔樵杂处。往往为醉人所推骂,自喜渐不为人识。由此可见苏东坡当时的忧惧心情。
后来,苏轼的朋友陈慥邀约他到武昌去住,他也不敢去。他给陈慥写信说:又恐好事君子,便加粉饰……虽复往来无常,然多言者何所不至。读这些信札,可以了解诗人以惊起却回头孤鸿自比的用意。他在这种战战兢兢的境遇里,即使有高枝可栖,还是拣来拣去不肯栖,只好宿在沙洲里,与寂寞寒冷为伴。
这首词读来让人心情沉重,苏轼博学多才,又恰为此所累,一生坎坷,几度被贬,虽他乐观豁达,但终是苦中作乐,以往多读他豪放之词,今读这悲戚词句,难免不无压抑。
不过,这也让后人了解到苏轼的另一面,举凡性情中人,不懂不会遮遮掩掩,活得很真实。这也给后人以启示:人生就是如此,有显达也有低靡,有过显达而后低靡就更加落魄,但能做到随遇而安如苏东坡者也令人称道并应效法之。
[宋代·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