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文人借梅自喻,妙思曲笔值得借鉴:曹组《蓦山溪》读后

2017-11-30 18:25阅读:
这首咏梅词,上半阙写梅花品格之高洁,下半阙写赏梅者情怀之抑郁,被词评家认为是古诗词诸多咏梅之作中的佳品。
起句洗妆真态,不作铅华御。说明作者意在直接写梅,而不用铺排衬托。第二句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接着写梅花,一连化用苏东坡、杜甫诗句竹外一枝斜更好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接下去黄昏院落,无处著清香风细细,雪垂垂,一幅梅风雪景图,展示在读者眼前。有评家写道:白玉为骨冰为魂,耿耿独与参黄昏。其国色天香,方之佳人,幽趣何如?
失意文人借梅自喻,妙思曲笔值得借鉴:曹组《蓦山溪》读后
下半阙抒情,写赏梅者即作者本人的抑郁心情,月边疏影,梦到消魂处。结子欲黄时,又须着廉纤细雨。用月下疏影梦魂
细雨,造成一种令人抑郁的气氛。
最后孤芳一世,供断有情愁。消瘦损,东阳也,试问花知否?作者将自己比作南宋大臣沈约。沈约为文学家、史学家,曾为东阳太守,后折戟官场,抑郁而死。
作者将自己与梅花、沈约视为一体,认为自己孤芳一世,唯有花知,而故以问花作结,词笔十分生动。
唐代诗词文人多写牡丹,宋代诗人词家则多写梅花,更多借梅自喻,尤其是仕途失意,人生坎坷者,更是寄情于梅,抒发心志,但每每基调哀伤,沉郁压抑,似为今人不可取。然而其妙思曲笔,词法运势,却值得借鉴。
曹组,北宋词人,其词以“侧艳”和“滑稽下俚”著称,在北宋末曾传唱一时,另有词描写其羁旅生活,感受真切,境界颇为深远,无论手法、情韵,都与柳永词有继承关系,存词36首。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