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鸟虫为友,闲中独把鱼竿——洪亮吉诗《寄钱三维乔鄞县》读后

2018-03-22 21:26阅读:
作者洪亮吉是清代经学家、文学家,乾隆进士,授编修,曾被贬,诗人皆工,有《春秋左传诂》《洪北江全集》。
这首诗是作者写给自己的好友钱维乔的,当时,钱维乔是鄞县知县,善诗文,工画山水,与作者交情甚笃。
昨闻急使到和干,珍重临期语百端,昨天听说朝廷来的急使到了城河边上,得知他到鄞县的使命是什么后,临分别时嘱托到多劝你要自我珍重。
风云鸟虫为友,闲中独把鱼竿——洪亮吉诗《寄钱三维乔鄞县》读后
诗人写这封信——这首诗是事情过后的第二天,因事后又又许多感触,故以此书相寄:念及情心成痰疾,著书踪迹尚平安,前句是说,一想到好友对朝廷对国家一片忠心真情,却像自己一样变成获罪受谪的灾患,真是惦念担心。后句回过头来说明自己的近况,著书和衣食住行各方面都还平安顺利。
闲中阅世谁先觉?梦里闻君欲去官,脱离宦海沉浮的烦恼,悠闲安静地看着世道变幻的情趣,有谁能醒悟到这一点呢?恰巧昨夜在梦中听说你想要辞去官职。
绕宅太湖三万顷,几时同我把鱼竿,怎么样?在太湖边上盖下房子,面对万顷碧波,山水如画,你什么时候来同我一起,在蓝天白云之下,落日晚霞之中握竿垂钓呢?
这首诗把诗人自己对好友的情感和自己的情绪表现得自然真实,既惦念好友的命运,又结合自己受谪后的心理情绪,希望两人能一起有一份闲中阅世的情趣。
风云鸟虫为友,闲中独把鱼竿——洪亮吉诗《寄钱三维乔鄞县》读后
这首诗没有超出一般封建士大夫遭贬受谪之后一种共同的心路历程。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他们最完美的生活信条和选择方式。
这首诗透露的其实是一种欲,能的封建士大夫的文化人格心理,也可以说是几千年来士大夫们的一种典型的共性的文化人格心理。
诗的结尾景致和情致都很美,清波绿浪之滨,竹笠蓑衣,风云为友,鸟虫为朋,独把鱼竿……但是,谁能说这鱼竿和姜太公的鱼竿没有相同之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