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阅读随感:孙犁说古今日记

2020-08-01 10:55阅读:

元东元

读物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从中学时代起,我开始写日记,屈指数来已数十年,其间有一个时期是“周记”或“月记”,那是出国那几年,至今仍在持续。
近读过世的老作家孙犁先生《耕堂读书记》,其中有谈及日记的篇章,给了我新的感悟和启示。
阅读随感:孙犁说古今日记
孙犁在《缘督庐日记钞》一篇中写道:“日记这一形式,古已有之,然保存至今者寥寥,每种篇幅,亦甚单薄,至晚清,始有大部头日记”。
孙犁说,日记,按道理讲,最能保存时代生活真貌,及作者真实情感。然泛览古人日记,实与此道相违。
阅读随感:孙犁说古今日记
原因是什么呢?孙犁认为,人们虽然都知道日记对历史人生,有其特殊功能。但是,人们也都知道,这种文字以其是直接的实录,亲身的记载,带着个人感情,亦最易招惹是非,成为灾祸根源。
孙犁举例说,古今抄家,最注意者即为日记与书信。记事者一怕触犯朝廷,二怕得罪私人。古人谈日记之戒,甚至说:“无事只记阴晴风雨。”如果是这样,日记只能成为气象记录。
孙犁接下去写道:“日记,如只是给自己看,只是作为家乘,当然就不能饱后人的眼福。如果为了发表,视若著作,也就失去了日记的原来意义,减低了它的价值。这实在是这一形式本身的一大矛盾。
阅读随感:孙犁说古今日记

孙犁先生坦承自己并不写日记,是在阅读了鲁迅日记后,对日记产生浓厚兴趣,并以藏书家的身份,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向各地古旧书店,索阅书目,函购书籍,收藏了不少日记刊本,为后人留下一批珍贵史料。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