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状元是同性恋?

2020-05-29 08:02阅读:
清朝状元是同性恋?


文/大河奔流


据《清稗类钞》记载:
毕秋帆制军为陝西巡抚时,幕宾大半有断袖之癖。一日,毕忽语云:「快传中军参将,要鸟鎗兵、弓箭手五百名,进署伺候。」或问何为,曰:「将署中所有兔子,俱打出去。」时嘉定曹习菴学士仁虎以丁内艰游秦,为关中书院山长。曹与毕有连,恆居节署。毕偶于清晨诣其室,学士正酣卧,尚未启门也。见门上贴一联云:「仁虎新居地,祥麟旧战场。」毕笑曰:「此必钱献之所为也。」后毕移镇河南,幕客之好如故,毕又作此语。或正色谓之曰:「不可打也。」问何故,曰:「此处本是梁孝王兔园。」毕复大笑。
这段文言的白话意思是:
毕秋帆制军任陕西巡抚的时候,幕僚中有一大半的人有断袖的癖好。
一天,毕秋帆突然说:'快传中军参将,点鸟枪兵、弓箭手五百名,进署衙伺候。
有人问他为什么,毕秋帆说:“将署中所有的免子,都打出去。”
当时嘉定县的曹仁虎学士,因为丁内艰访学陕西,任关中书院的山长。曹仁虎与毕秋帆关系交好,长期居住在暑衙内。一天清晨,毕秋帆偶尔到他的宿舍去,曹学士正在熟睡中,还没有开门。
只见他的门上贴了一副对联:“仁虎新居地,祥麟旧战场。”
毕秋帆笑着说:“这一定是钱献之所写的。”
后来毕秋帆调任河南巡抚,幕客中有这癖好的人依然如故,毕又说这句话,有人一本正经说:“不可以打。”
问他为什么。那人说:“这里本是梁孝王的兔园。”毕秋帆听后又大笑。
毕秋帆毕沅是乾隆朝的状元,学者政治人物。民间有关他的传闻很多,有说侥幸夺魁的,有为政轶事的,但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性取向,坊间传闻他与名伶李桂官交好,幕客中多有同性恋者。这点与他同时代,同为江南老乡的,且关系交好的学者,并年长于他的赵翼与袁枚都曾有过证实与描述。
本文的这段记事,真假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还是肯定的,就是满清时期,朝野上下,对同性恋者,还是持宽容态度,并没有因为毕沅的性取向而治罪或者影响他的仕途。
不过,同性恋毕竟不属正常,时人取笑也是常态。反倒时,毕沅真是好脾气,贵为状元,封疆大吏,对同僚、下属的取笑,淡然豁达,一笑了之。
这段记事,还有二处谬误:
一,关中书院,是明清二代全国四大书院之一,但是到清初,已经开始败落。毕沅任陕西巡抚时期,决心重振关中书院。的确在全国范围内聘请了不少学问大家任教,书院山长也的确是江苏人,但不是曹仁虎,而是江苏江宁人戴祖启。
二、关于学士曹仁虎也有二点不对。一为曹仁虎是嘉定人,丁忧期间应该在江浙一带才是,没理由跑到陕西任教。二是,《清史稿》记载曹仁虎是在任广东学政任上,听闻母亲去世消息,奔丧途中因悲哀过度又正值酷暑天,卒死。
故,这段记事只是坊间有关毕沅的一个笑话传闻。
二0二0年五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