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足有大痣


文/大河奔流


清初陈诜,左脚掌上有颗红痣,常常自诩为贵痣。
他的夫人查氏有个侍婢姓黄,曾经为他洗脚,当手捧着他脚清洗时,看着他脚板底上的痣时,陈诜笑着说:“我之所以官至一品,都是这颗痣的功劳,这是贵相。”
黄侍婢笑着说:“老爷骗我,你脚掌上只有一颗痣,已经贵为公卿,为什么我两只脚掌上都有红痣只能为侍婢呢?”
陈诜大惊,马上叫黄氏脱下鞋袜给他看看,果然二只脚掌上均有一颗红痣。
一番考虑后决定纳黄氏为妾,这就是后来的黄夫人。
黄夫人后来生了二个儿子,长子陈世倌,官至宰相,次子陈世侃,官至翰林学士。
这是《清稗类钞》中记载的清康熙年间一品大臣陈诜的一件趣事。
这陈诜是浙江海宁名人,曾官至工部尚书、礼部尚书。其虽是一代名臣,但了解他的人并不多。但是他的儿子或者有可能是孙子却相当为世人所熟悉。这就是金庸笔下《书剑恩仇录》中说描写 的浙江海宁陈阁老陈世倌,民间传闻乾隆是正是从他家掉换过去的儿子,是真是假我们不去管他。
我们回到故事的本身,脚下有痣。
大清朝浙江海宁陈家官一代陈诜,自诩自己显贵全靠左足下的一颗红痣。而给他洗脚的侍婢黄氏,双脚却有二颗,引起他的极大兴趣,当即决定纳她为妾,结果生了二个儿子,此后母凭子贵,儿子官至宰相,她也得封一品诰命夫人。
不管你信不信,迷信不迷信,有些事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不知道是陈诜成全了黄氏,还黄氏成全陈家官二代。她的二个儿子就这么的出息。
其实偶然中也有必然,黄姓婢女,脚下虽有双痣,如果嫁给一个农民,或许就是农妇。凑巧因为陈诜迷信,迷信认为她足下有痣,纳她为安,自然宠爱黄氏多点,她的二个儿子也因此受到良好教育,走上仕途后,得到陈诜的刻意栽培也是必然的,最后官至极品也是可能的。
二0二0年九月十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