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种牙


文/大河奔流


6月底拔了二颗牙,因为牙齿本就松动,并不觉得有多可怕与疼痛。
拔牙的汤主任说我不适合种植牙,建议我三个月后还找他装假牙,一是便宜,二是简单。并交代二周后,一定要先洗牙。
我感觉到他有点推销生意的意思。
拖了二个月,捉摸着,装牙前还是要先洗下牙,要不然医生不给装。
9月初去医院洗牙,想想来都来了,还是要先咨询一下种植牙的事。
跑到种植科,正巧这个科室的一把手主任老谢正闲着。
二话没说,就叫我去拍片。拍完片告诉我非常适合种牙,经不起他一番忽悠,当即决定种牙,预约了9月15日下午1点半。
因为之前对种牙没有概念,内心有点发怵。
老婆看出我的心思,坚持要陪我一起去医院。
一番术前问询,句句都很吓人。
平时我的血压并不高,我表面上也装的若无其事,但是仪器不会骗人。术前测量,着实吓人,97/160。
躺上手术椅,始觉得后悔,应该听之前拔牙的汤主任的建议,做那种简单点装牙。
这个时候,脑中最先冒出的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壮胆上了。
护士用那种长长的蓝色手术布,二层从头裹到膝盖,只留嘴部一个洞,人在厚厚的布下,眼睛只能闭着,脑子飞快地想着各种可能,这个时候最觉得无助与害怕。
打完麻药,不到十分钟功夫,能感觉到谢主任先用什么工具,在原牙根洞里使劲地掏了半天,咯咯的声音,因为麻药的作用,并不觉得疼,聚然有种关云长刮骨疗伤的气概。到这地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但是接下来的程序,远超自己的想象。
老谢用电钻在下腭骨上钻孔,整个脑袋都嗡嗡的抖动。
然,嘴巴一直固定地张着,完全不知道疼痛。
钻孔只是难受,并不感觉到疼,但是吸痰器在嘴里碰到皮肤粘膜组织,还是很疼。
疼也喊不出,只能忍着。
钻完孔就是埋镙钉,用电动起子拧镙钉的感觉,仿佛整个脸都给拧得变形。
电动工具后,又感觉到老谢用手动镙丝刀调整着拧,整个脑袋都在随他的动作拧巴。
这个时候,我最担心老谢会不会用力过猛,将我下腭拧裂了?
ok,一切顺利,总算镙钉埋好,但是缝合伤口那种抽线动作,让我觉得嘴唇拉得很疼。
撤走蒙在身上的手术布,眼前一片光明。
谢天谢地谢医生。
最难熬的过程终算结束了,历时五十分钟。
又过半小时后出院,始觉得整个腮帮子酸疼发涨,脑瓜子嗡嗡的发蒙。
回到家一量血压,好家伙,106/167.
老婆问:要不要去医院开点降压药?
我说:不用了吧,明早如果还是这么高,就去开药。
又莫名的担心,种颗牙会不会引发高血压?
这么高的血压,整个脸都阴酸的难受,头发涨,也不敢多走动,躺床上弄二个冰袋,一块敷嘴上,一块放头上。
一小时量一次,到晚上八点血压才正常。
最恐怖的一天终于过去,不知道三个月后去装牙还会不会再经历一次折腾?
早二十年,每经历一次曲折,内心就会强大一级。
但是到了现在这年纪,经历一次磨难,内心就脆弱一次。
TMD的种牙这事,真不是人能忍受的。
二0二0年九月十五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