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道11:意识形态和卵子效应

2017-01-12 14:07阅读:

本文发表于《钱经》2013年6月刊
文 / 荣令睿
大学刚毕业时我租房,房东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确信“上帝”是真实存在的,尽管他夫妻双方都曾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而我喜欢看科普类的书籍并且当时年少气盛,经常跟他争论“进化论”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我很难说服他,虔诚的基督教徒一旦心中有了“上帝”,就很难接受人类是从猴子演变而来的念头,何况“进化论”并不是个完美的、可以实证的理论。揪住“进化论”的缺陷或者不足并对其全盘否定,这种思维逻辑受到已有意识形态的严重扭曲,因为那种思维的角度不是去开放、理性地探寻客观事实,而是不断寻找证据拒绝接受不同的思想。
强烈的意识形态与理性思维基本是不相容的,甚至最能扭曲人类的认知。比如宗教要求信仰比理性更为重要,对其教义信徒要整体地接受它,基本拒绝任何分析和批评。对于政治来说,也有类似的成分。有一本书叫《乌合之众》,读者有空可以去翻翻。
话说回来,投资最需要的是理性思维,巴菲特、查理 芒格在年幼时就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免受意识形态的影响。“沃伦在童年时就观察到这一点,他认为意识形态是危险的东西,决定离它远远的;他终生都离意识形态远远的,这极大地提高了他认知的准确性。我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得到了同样的教训,我的父亲仇恨意识形态,因此,我只要模仿我的父亲、别离开那条我认为正确的道路就好了。”查理 芒格说。
当然,对于我们很多人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如果说是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帽子扣的就太了点,但头脑中已有的认知往往影响我们去接受投资的本质。比如:
第一,先入为主带来的偏见。绝大多数人刚开始投资时,最先接触的就是行情软件,看到的是K线和各种技术指标,主流媒体上也充斥着侃侃而谈的成功人士或技术分析专家,所以容易接受这就是投资方法,有上进心并勤奋的人往往会深陷其中。
第二,原有股市认知的延续。中国的股市发展时间短,存在问题多特别是发展初期更严重,比如老鼠仓、庄家联合炒作、财务造假、恶意圈钱等,还有制度方面的不合理,比如上市和退市制度不完善、投资资金不能在跨市场流动等。因为有这些认知,认为中国股市根本不适合价值投资就再自然不过了。
第三,社会认知偏差的迁移。我见过很多人,看不到中国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开口闭口就是社会不公平、经济要完蛋、房地产泡沫要破灭、钓鱼岛问题要打仗等。这些热血青年或者愤青
,往往认为股票都是没有价值的、上市公司都是来圈钱的,很难理性的看待和分析投资问题,但可悲的是他们还不愿意彻底离开这个市场。
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的理解就离股票和股市的本质越来越远,关注更多的是如何短期博弈、快速挣钱的方法,而不认同股票是企业的一部分,不愿意在“买什么、花多少钱买”这方面下功夫。
新思想之所以很难被接受,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太过复杂,其不被接受,往往是因为与原有的旧思想不一致。查理 芒格有一个很好的比喻,笔者权且把它称为“卵子效应”:人的大脑有时候就像卵子,它有自己的关闭机制,当第一个精子破壳而入后,它就关闭了。有些想法和理念,一些人看到后一下子就接受了,一些人却接受起来非常困难甚至永远不会接受。
卵子不能选择什么样的精子进入其内(如果能选,你我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们的大脑选择接受什么样的思想,大脑自身也基本没得选择,因为这取决于你我的性格、习惯、经验、环境甚至大量的偶然事件等,一定程度上是大量的偶然事件造就了现在的你我。
当然,对于大脑接受什么样的思想,我们也不是束手无策,还是有些办法去应对,比如,一是靠近并向理性、有智慧的人学习以及共事,给自己接触正确思想的机会;二是读些心理学、历史、科普类书籍,而不仅仅是经济类,拓宽视野,努力保持客观、理性和开放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