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道13:投资中的“事后诸葛亮”

2017-01-12 14:11阅读:

本文发表于《钱经》2013年9月刊
文 / 荣令睿
事后聪明式偏差(Hindsight Bias),洋鬼子的心理学术语,直译后就是这样拗口。但没有关系,我们汉语可是博大精深、灵活又形象,比如用下面这句话表达同样的意思——“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美国9.11事件发生以后,人们发现从9月11日早晨开始回溯,指向灾难的种种信号看起来似乎非常明显,一份美国参议院的调查报告列出了这些被忽视或误解的线索甚至警告。 FBI显然忽视了这些正确的预警,也未能把它和其他一些预见恐怖分子可能会使用飞机作为武器的报告联系在一起。很多人可能会骂“这些该死的笨蛋!”。但是,事后看来十分清晰明了的事实,事前却没有那么清晰可辨。情报机关充斥着大量的“噪音”,点滴有用信息的周围是堆积如山的无用信息。根据资料显示,在9.11之前的六年中,FBI的反恐机构中有68000件事情毫无头绪。但在事后看,那些极少的有用信息现却是如此明显!
其实,我们这个世界充斥着“事后诸葛亮”,往往会过度责备他人的错误,而忽略他人的成就。比如“我早知道他们就要输了”、“我早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事情不是明摆着吗”、“这不过是常识而已,结论也太简单了”等。
对于我们自己曾经的决策,往往也是这样。比如一些投资者对“显而易见”的机会没有把握住,该超底的没抄到底、该逃顶的没有逃到顶,常常后悔不已。我们真的应该后悔吗?
心理学家Hawkins和Hastie总结过大量的实验案例,分析归纳了人们产生“事后聪明式偏差”的原因:(1)对初始观点直接回忆:我们并不能记起当初自己决策时的所有观点,但往往能记起与后来发生结果相一致的观点;(2)锚定于目前观点而调整推断初始观点:结果发生后我们才有了目前的观点,但我们倾向于用目前的观点代替我们已经不能记起的当初的观点;(3)认知重构:记忆并不是在我们过去的经历存进记忆库中的拷贝;相反,记忆是在我们提取它的时候才建立起来的。记忆受到主观的影响而不是客观存在,我们的记忆会重新建构、重新组织,对结果的已知状态可能诱使记忆发生扭曲,我们回忆起来的观点已经不是当初的观点了。
我有个朋友,在2006、2007年的牛市中,资产翻了几倍,但2008年股市下跌,又基本回到了解放前,后来经常后悔当初高点没有把股票卖掉,并说:“当时他决定要逃顶了
!我知道当时A股的估值过高,整体市盈率达到60倍;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已经出现爆发的苗头;投资大师巴菲特卖出中国石油,并发出了股市风险的警告;政府已经提高了印花税意图给股市降温;央行已经开始加息等等。多么显而易见!”。但事实可能并不是他说的那样,记忆已经发生扭曲了——他当时并不想卖出!比如笔者随便列举一些充斥在各类媒体影响他决策的论调,你若不看到还能记起多少?
(1)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在畅想“奥运后经济”的美好,经济的“黄金十年”;(2)2007年我国累计贸易顺差增长了47.7%,比2001年增长了11.6倍;(3)2007年我GDP比上年增长11.4%,连续5年增速达到或超过10%;(4)A股上市公司整体2007年上半年利润增长率达到70%;(5)券商平均预计2008年波动区间在4500—7800点,有的专家喊出2008年8002点,甚至10000点;(6)2007年全民炒股、开户创纪录,新开户数比2006年增长十几倍;(7)“买了中石油,一生不用愁;买了中石化,一生不用怕”,40元以上的中石油还有人说“少涨了4000多个点”;(8)卖方研究报告很多对50倍PE以上的公司还给出“推荐评级”;(9)炒股致富的“股神”频现报端,人们到处都在“谈股论金”等。
投资中,每个人都存在“事后聪明式偏差”,就看我们是否能意识到自己思维和记忆的缺陷,以及如何应对它。若任其泛滥而不加控制,可能会有以下负面的结果:(1)高估自己:这种事后“显而易见”的感觉可能让人高估对下一次类似事件的判断决策能力,其实你我到时还像“猪一样”一点都不奇怪;(2)反思陷阱:有些人经常反思,因当时没有做出正确的决定而懊恼,甚至影响心情和生活,这往往是没有必要的,你我当时并没有像自己回忆的那样愚蠢。
我们难以避免这种偏差,但可以记住自己有这种倾向。当别人犯病嘲笑你的时候,不要理他;当自己犯病的时候,调侃一下只不过“事后诸葛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