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道14:股市预测的水晶球

2017-01-12 14:13阅读:

本文发表于《钱经》2013年10月刊 文 / 荣令睿
圣菲研究所(SFI,Santa FeInstitute)是一间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菲市的非盈利性研究机构,以复杂系统科学研究著名。该研究所的学者们,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爱尔 法罗问题,《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一书中对此有阐述。
爱尔 法罗 (El Farol) 是靠近圣菲研究院的一个酒吧,它在星期四晚间专门播放爱尔兰音乐。假设有100个人喜欢周四到爱尔 法罗酒吧听音乐,但是如果酒吧过于拥挤,他们谁也不会去;并假设酒吧每星期都公布它周四的上座率。在过去的10周里,上座率分别为:15、18、83、66、45、76、67、56、88、37。音乐爱好者们可以根据这些过去的数字来估计下周去酒吧的人数。现在假设每个去爱尔 法罗酒吧的人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即它预计去的人人数少于60人才去,100人中每个人都单独做出决定,他们可以使用过去几周的任何数据来做出决策。由于各自使用的预测指标不同,有些人将会在周四出现在酒吧,而另一些人将呆在家里,因为他们的预测数字超过60。到第二天酒吧又公布了新的上坐人数,这100位音乐爱好者又重新更新他们的模式准备进行下周的预测。
经过研究发现,预测者选定模型后,预测者的预测结果正确与否取决于其他预测者的预测模型,演变成“我预测别人如何预测我”循环往复的类似问题。随着历史数据的不断变换、预测模型调整等,以前预测对的可能又错了,预测错的可能又对了。人们在正确与错误中,不断的调整预测模型,仍然将得到不确定的结果。后来这被称为“爱尔 法罗现象”,其解释了复杂自适应系统现象,传统的线性分析无法处理复杂自适应系统。
而股市是更复杂自适应系统,远比这个模型要复杂的多,不但基于历史数据,更包括参与各方对未来的预期甚至其当时的情绪,所以很多券商、基金、著名投资人等做出的指数预测经常错的离谱也就不足为奇。一个有心的投资者记录了“中国券商历年预测”,可从中发现大部分券商都错的离谱,在股指波动比较大的年份更是如此:比如对2006年的预测多数较悲观,就算乐观的平安证券也仅预测说能达到1500点,结果最高是2698.90点;对2007年较大胆的预测是3000多点,较低的预测在2000点以下,结果最高是6124.04点;对2008年的预测普遍在4000点-7000点之间,个别甚至预测到10000点,
结果最低是1664.93点!
另外,最近著名投资人关于贵州茅台能否跌破1500亿元市值的赌局格外引人瞩目,再说裸奔30分钟、剃光头等这样的赌注也给股市平添了许多乐趣。再早些关于不到4000点输100万元人民币的事件也是如此,只是让关注结局的人倒了胃口。格雷厄姆说股市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影响短期股价的因素包括但不限于经济、政策、公司业绩、估值、媒体报道、趋势演变、情绪变化等,既然那么复杂,你我承认自己无知,没有能力预测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相比另外一个著名投资人似乎更有自知之明,比如预测一年内如茅台涨不到300元的赌注仅仅是请客吃饭而已。
身处复杂的股市系统中,我们是否要完全放弃预测,变成不可知论者?查理 芒格又说所谓投资这种游戏就是比别人更好地对未来做出预测,但条件是把尝试的预测限制在自己能力许可的那些个领域内。显然,指数预测、短期股价预测等不属于他的那个领域。
而很多机构、投资者为什么总是做看似不可能很好完成的预测呢?我认为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原因:一是激励模式导致的结果,预测仅仅是他们的工作;二是过于自信,高估自己的能力并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三是对概率忽略,偶然的预测成功当成必然;四是生存者偏差,人往往记住预测的成功者,忽略占大多数失败的预测者。五是骗子,就像下面的案例。
某人弄到了一百万个手机号码(或者邮箱),然后他每个月发出股市预测。1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50万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50万人;1月底,结果揭晓后,他将预测错误的号码删掉;2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25万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25万人;2月底,结果揭晓后,他将预测错误的号码删掉;……;12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200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200人。这样,到了12月底,共有200人连续12个月收到了正确的股市预测信息,这200人中要是一部分把“预测者”看成“股神”,并委托他理财,预计将是悲哀的结果,希望这些人中没有你我。